洪思成心中有点奇怪,难道马志红没跟你说吗?今天开会其中一项议题就是要处理你,要免掉你的卫生监督员。

    13号宿舍楼出现的问题,你的处理方法实在是太粗暴了,把整栋楼的学生都得罪了,居然还把矛头指向我们宿管部,搞得我当场下不来台,严重影响到我们宿管部的声誉。

    这货脸皮也够可以的,都这样了还能觍着脸过来开会,我从没见过这么官迷心窍的家伙。

    马志红对张弛过来开会有了心理准备,会议室已经来了不少人,几位领导都预留了位置,还专门制作了粉红色的铭牌。

    张大仙人扫了一眼,心说这就是领导的特权,自己和其他二十几个卫生监督员连名字都没有。

    马志红正在准备倒茶,张弛笑眯眯凑了上去:“马姐让我来吧。”

    马志红跟他客气了一下,也就将这件事交给了他,这个小学弟现在献殷勤是不是太晚了,而且献殷勤的对象也不对,你对我越好,洪思成看你越不顺眼。

    张弛可不是想要献殷勤,这货昨晚花了小半宿练出了一颗真言丹,今天就想对洪思成下手,炼丹不容易,可将炼好的金丹顺利塞到目标的肚子里更不容易,总不能抓住洪思成强行给他灌下去?

    来到会场之后,张弛观察发现,只有利用倒茶的机会才能在洪思成的茶杯做手脚,让这厮顺利将真言丹吃下去,对付洪思成这种普通人,半颗金丹就足够了。

    张弛事先已经将金丹研磨成粉末,趁着众人不备,悄悄将真言丹的粉末倒入茶杯之中,真言丹遇水即溶,无色无味,偏门丹药就是见不得光,坑人于无形。

    张弛将倒好的茶杯放在洪思成的铭牌前方,洪思成还没有回他的位子坐下,正在门口和几个同学说话,他们聊得很开心。

    张弛继续倒水。这时候听到掌声,却是学生会副会长许婉秋到了,她今天是应邀过来参加宿管部的会议。

    张弛为领导们到好茶,放下暖壶,到后排坐了,心中还是有点小紧张,万一洪思成不喝,那不是前功尽弃了,半颗金丹成本虽然不高,可我花费了小半宿的时间。

    许婉秋在洪思成的引导下来到她的位子坐下,洪思成今天负责主持会议,坐下之后,他习惯性地端起茶杯,茶有点热,他没喝就放下了。

    张弛暗叫可惜,恨不能冲上去将这杯溶化了半颗金丹的加料版绿茶给他灌下去。

    洪思成试了试麦克风道:“大家好,今天我们学生会宿管部召开一次开学前的例会,这次会议,我们特别邀请了学生会许副会长列席,大家欢迎许副会长讲话。”

    众人开始鼓掌,人不多,掌声挺大。

    张弛发现许婉秋在众人鼓掌的时候双目在发光,魅力值也从原来的99上升到了110,看来99果然不是上限,张弛试图观看别人魅力值的时候,自己的魅力值会下降,许婉秋变成了111,他变成了54。

    看来这技能不能轻易使用,如果因为好奇心多看几次,那么自己的魅力值又要被扣成负数了。

    许婉秋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今天只是按照程序常规列席,宿管部在洪部的带领下工作非常出色,我过来也是特地学习宿管部的工作经验的。”

    她说话的时候,洪思成端起了茶杯,咕嘟咕嘟喝了两口。

    张大仙人始终关注着洪思成,看到他终于喝了茶,这才放下心来,下面就等着药效发作了。

    许婉秋将发言权再度交还给了洪思成,洪思成笑道:“谢谢许副会长对我们宿管部的工作肯定,其实我们的工作……本来就做得非常不错。”

    他本来想说工作中仍然存在许多不足的,怎么脱口而出了这句话,洪思成感到有些尴尬,与会者在短暂的错愕中认为他是通过这种幽默的方式活跃气氛,所有人笑了起来然后鼓掌。

    洪思成赶紧端起茶杯又灌了两口,喝茶能够掩盖自己的尴尬,他们看不出来,放下茶杯之后,洪思成笑道:“开个玩笑,其实……”

    他准备这次说我们的工作还是存在不足之处,可话到唇边却变成了:“其实学生会那么多部门里面,最辛苦的是我们,最踏实做事的是我们,可最后出风头的都是别人。”

    掌声雷动,因为是宿管部的内部会议,洪思成的这番话说得没毛病。

    张大仙人心中大喜,他知道服下真言丹的后果,可没想到见效那么快,只不过用了半颗,洪思成刚刚喝下去就开始往外倒实话了,估计他喝到肚子里的还不到四分之一。

    许婉秋不由得看了洪思成一眼,她敏锐察觉到洪思成有点一反常态,居然吐槽起学生会的其他部委了。

    许婉秋还是有大局观的,微笑道:“洪部为宿管部尽心尽力,这一点值得我们学习。”

    洪思成呵呵笑了一声:“你可真虚伪!”

    现场瞬间静了下去,洪思成这句话是说许婉秋吗?他脑子是不是糊涂了?人家许婉秋可是学生会副会长。

    许婉秋的俏脸上写满错愕的表情,她也无法相信洪思成会说出这句话。

    洪思成道:“你有什么能力当学生会副会长?不就是家里有些背景,不就是男朋友楚江河极力提携你,你除了长得好看一点,胸大一点,腿长一点,会发嗲之外还有什么本事?”

    许婉秋气得满脸通红,这种状况下她还是保持着相当的涵养,微笑道:“洪部早晨喝酒了?”

    一旁的杨忠明过来赶紧将许婉秋和洪思成分隔开来,这两位他都得罪不起,洪思成怎么回事?吃错药了?

    他劝洪思成道:“洪部,您冷静冷静,这是在开会。”

    洪思成道:“我知道是开会,杨忠明,你特么别拦着我,你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因为你舅舅是我们土木系的教授,如果不是因为我要报考他的研究生,我会推荐你?废物一个。”

    心中想什么就说什么,憋了那么久说出来真特么痛快。

    杨忠明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现场传来一阵阵噢,这样!原来如此!小小一个宿管部内幕竟然如此黑暗。

    马志红走过来劝说许婉秋离开,这种状况下留下来是不明智的,洪思成跟吃错药一样,什么话都往外倒。

    张弛也勇敢地往前凑,这货是打着保护许副会长的旗号凑近了看热闹,马蒂歌波依德,太浪费了,早知道药效那么强,我给他下四分之一粒就足够了。

    现在的洪思成就像个不依不饶的泼妇,看到谁就把火力指向谁,他指着马志红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你早就想接替我的位子,我凭什么要推荐你?你能给我什么?除了端茶倒水,连顿饭都没请我吃过,长得也不好看。”

    张大仙人心中这个乐啊,洪思成,你这心里也太阴暗了,他主动上前,装出义愤填膺的模样:“洪思成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辞!”

    洪思成看到这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张弛的鼻子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整你?谁让你站错队?马志红能推荐你,我就能撤掉你,我不但要撤掉你,我还要处分你,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宿管部只有我说了才算!我让谁上谁就能上,我说不用谁,谁也不能用!”

    张弛装出震惊无比的样子:“哦,原来你是故意抽查我们13号宿舍楼,故意调我们毛病,故意给我们下整改通知书。”

    “对!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要整你,我就是要马志红难看,她凭什么跟杨忠明竞争啊,人家忠明请我吃了多少顿饭,还要给我介绍学妹认识呢。”

    现场一片哗然,这货太不要脸了,一个宿管部的头儿居然也敢搞,搞还有脸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许婉秋恨恨点了点头,拂袖而去,洪思成不依不饶地冲着她喊道:“许婉秋,你的位子本来应该是我的,没有楚江河你算什么?”

    许婉秋停下脚步,一张俏脸已经由红转白,她知道自己担任学生会副会长遭遇了不少的非议,可她是通过竞选投票才得到了这个位子,和楚江河无关,她最忌讳别人在这个问题上说三道四,许婉秋转身朝洪思成走去,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扬起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洪思成狠狠一记耳光。

    这巴掌把洪思成给打懵了,反应过来之后,感到受到奇耻大辱的他失去了理智,犹如一头愤怒的豹子向许婉秋冲了上去,挥拳照着许婉秋的脸上打去。

    这货竟然要打女人,半颗真言丹不但让他说了真话,而且让他隐藏的真性情全都爆发了出来,这货的素质本来就不怎么样。

    关键时刻,一只有力的手臂伸了出来,抓住了洪思成的手腕,随手一拧,化解洪思成的攻击,然后将这厮摁在了课桌上。

    张弛出现得恰到好处,他现在虽然没到一品武者的境界,可武力值碾压洪思成没有任何问题。英雄救美,好钢必须用在刀刃上。

    张大仙人正义凛然道:“你丫算不算男人,竟敢对我许姐动手,有种跟我单挑。”

    这货的魅力值瞬间+1+3+5……一连加了15之多,达到了69,这种英雄救美的行为本身就狂涨魅力值,更何况他一个卫生监督员灭掉宿管委员,又是一个加分大项。

    洪思成被张弛拧住手腕,痛得连连惨叫,嘴上还不服输:“你放开我,我跟你单挑。”

    “单挑你妈!”张大仙人反手抽了他一个大嘴巴子,打得洪思成满眼都是小星星。

    许婉秋充满感激地看了张弛一眼,这个新生不错,关键时刻出手相助,自己避免了遭遇一场暴力。

    马志红陪着她赶紧离开了,这场会议在混乱中结束。

    张弛放开了洪思成,洪思成还处在药效期,高声叫喊着:“你们给我等着,我去学校告你们,让学校处分你们……”

    除了张弛之外,其他人全都走了,连杨忠明都不想跟他呆在一起,怕被沾染上晦气。马蒂歌波依德,什么事都被他倒出来了,被他出卖的干干净净,我以后还怎么在学生会混下去。

    张弛笑眯眯望着这厮,轻声道:“洪思成,你丫一点逼数都没有,你告谁啊?你能处分谁啊?”

    洪思成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不过这会儿理性开始慢慢回归,心底有点发虚,我刚才干啥了?我到底干啥了?

    其实他心中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不肯承认现实,自己一定是中邪了,怎么可能那么说话,怎么可能把什么话都往外面说?真言丹效果来得快去得快,这就是偏门货和大道行货的区别,既不经久也不耐用,可效果达到了就好。

    张弛道:“给你个建议啊,自己主动辞职吧。”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洪思成大闹宿管部的事迹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校园。

    这件事因为发生在学生会,影响非常恶劣,当天下午学生会就召开了一个会议,具体内容不详,不过会议之后的第二天,洪思成就请辞了宿管委员一职,这件事并不意外,在洪思成大闹宿管部,痛骂许婉秋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因为洪思成的问题,牵连到了他所推荐的继任人选杨忠明,宿管委员一职暂时由马志红代理,马志红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用张弛,让张弛加入了宿管部,顶了杨忠明的缺。

    杨忠明也非常明智,洪思成在这么多人面前公然挑明了他和舅舅之间的关系,影响非常不好,舅舅听说后专门找到了他,让他以学业为重,杨忠明在成为宿管委员无望的状况下干脆主动请辞退出了学生会。

    林黛雨也听说了这件事,因为关乎到张弛,所以她格外留意了一下,听说张弛顺利进入了校学生会,还成为了宿管部成员,这在水木的历史上非常少见。

    毕竟张弛还只是一个新生,到现在还没正式开学,居然就进了校学生会,听说还是学生会破格吸收的。

    林黛雨给他打了个电话,准备恭喜他一下,电话打过去,通是通了,不过没人接,过了一会儿,信息回过来了——我在开会。

章节目录

天降我才必有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石章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章鱼并收藏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