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大美身形瘦比竹竿,喜欢梳马尾,一点也不介意自己干瘦高耸的颧骨露在外面。

    她把课本摔在讲台上,先声夺人后便开始训:“你们怎么回事?下课该休息不好好休息,也不抓紧时间在课间好好学习,一直在起哄做什么?我在办公室里都能听到你们的声音,整栋楼最响!”

    这是事实。这个班集合了“没有政治意识”的历史科的学生,还有各种性格活泼的特长生,真是全年级最差的班。

    在没有来这个班之前,有些情况她从没有想过,也很不理解。比如,都高三了,这个班还有混日子的人,还有沉迷游戏的,还有抽烟耍酷的,还有早恋的……

    想着这些,她的目光扫过那几对光明正大坐一起的情侣……咦。

    “怎么又有同学私自调桌位?林墉同学你给我说说,这次为什么又私自调桌位?”她脸若冰霜,怒火腾腾上涨。

    都高三了,一切以学习为重,学生里出现早恋的事情,学校在没有切确的证据的情况下,一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因此班里几对情侣打着共同提高的名义私自调整桌位,她也没有太过计较。

    但林墉上个月才调了跟陈卓琪同桌,显然又换成孙起娜,这是为啥?移情别恋?高三了还这么花心?

    林墉挠挠头,想起这位现年二十八了,据说从没有谈过恋爱。有同学声称听过她跟好友抱怨对未来婚姻的担忧。

    在林墉的记忆里,她的婚姻来得确实比较迟。据说她在几年后依旧没有找到对象,一气之下辞掉了现在这份比较繁忙的工作,开创了一个补习辅导班,在三十五岁方以一个女强人的身份踏入婚姻的殿堂。

    这是一个恨嫁的老姑娘啊。

    想到这些,林墉站起来,决定不说和恋爱有关的任何词语:“老师,对不起,我这次调桌位目的是想专心学习。”

    “不是更改目标追孙起娜?”姚大美的话脱口而出。

    这话因为说得太快,还出现了奇怪的破音。这也招来了一阵挖藕的起哄。孙起娜顿时就小鸵鸟般把脑袋缩到桌子下面去了。

    姚大美说完这些,自己也有些窘迫。追得又不是她,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急切。

    她自己调整了一下,放缓语速道:“我记得你上次调桌位也是这么说的。”

    嗯?我上次也这么说?林墉觉得自己十几年的历练真活到狗肚子里去了,过了十几年找到的借口还和十几年前一样。自己这脑子。

    他也稍微调整了一下,却发现身后的陈卓琪不知道何时已经擦干了眼泪,也正看着他。

    他语气坚决道:“绝对不是。当然这不是说孙同学不优秀……”

    “挖藕——”当众夸孙起娜,同学起哄得更加厉害了。

    林墉稳着自己,四下压压手继续道:“而是我认识到,在已经临近高考的时候,花时间在这些暧昧关系上,不但会浪费学习时间,而且还会影响女同学的成绩。这可是会耽误人一辈子的事情。为了不影响女同学,也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让自己在进入社会后能承担更多来自社会和家庭的责任,我痛改前非。才决定调整桌位,坐到这里来的。”

    “哦?”姚大美看看林墉,再看看陈卓琪,目光玩味。

    她看出陈卓琪哭过。但她也看到在林墉说这些的时候,陈卓琪正在收拾心情,似乎正接受林墉的说法,这就有意思了。

    小年轻分个手都能把社会和家庭责任这样的词都搬出来……所以是自己老了?

    林墉伸手保证道:“老师,我跟你保证,在高考之前,绝不早恋。一定努力学习,考上清北双鸭山。”

    才正经两句就不正经了。但得了这个保证,姚大美还是很开心的,终于有一个差生想上进了。

    “坐下吧。你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同学们帮我监督他。孙起娜同学,要是他对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随时跟我报告。”她又看了看班里其他几对,说了一些学习为重,相互促进之类的话,便开始正式上课。

    “大家拿出数学第二册,我们继续复习……”

    林墉翻出数学第一册,耐着性子从第一页开始看。看到那些公式,数字,图形的时候,他脑子里总是闪过“人在着急的情况下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数学题估计不行。”这样的段子。

    当然,他发现段子是真的。因为他发现就算写在书上的公式他都不能在一时半伙里看明白。要做题,那就真是呵呵了。

    耐着性子看了二十分钟,他试着做了一下课后题,结果发现前面二十分钟白看了。

    他崩溃到想放弃,想着数学有后面那九十分的大题基本就够了。但他又觉得这样可能不行。那有后面的试题全对,前面的题目靠懵的?而且此后他还要经历好多次模拟考呢,都交白卷怎么说得过去?

    他又尝试去想高考试卷的那些小题。在稿纸上写写画画。

    不过事情过得太久了。大题还因为涉及到的知识点多,陈卓琪有强调过还记得,这些小题实在很难想起来了。

    一节课下来,他两边不沾,脑子已经跟浆糊一样乱了。

    下课是中午放学,大多数同学快速往外冲。林墉看到杨蓓还想往他这般过来,又被陈卓琪拉住了。陈卓琪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稿纸,跟杨蓓说了什么,杨蓓瞪了这边一眼,便拉着陈卓琪走了。陈卓琪倒还有些不舍往林墉这边看。

    平时都是他们两个一起走的。

    林墉觉得无比烦躁,伸手摸口袋,手机没有,烟也没有。

    他扭头便把手伸向后排几个后进生:“给根烟。”

    “喔,失恋的借烟消愁了。”

    此时人人快步往外,后排这几个慢慢悠悠收拾自己的CD或者MP3,擦着嘴边流出的口水,商议着出去吃什么。这几个都是模拟考二百分的后进生,他们的目标就是大专B线,或者明年复读考个大专B线的。所以他们显得特别悠闲散漫。平时泡网吧打游戏抽烟一样都不落下。

    体型胖胖的刘川摸出烟晃了晃道:“刚答应大美好好学习,这就向我们靠拢了?”

    “组织欢迎你哦。”旁人应和着。

    平时林墉和他们几个后进生打交道是不多的。大家目标不同,各有自己的小圈子。不过作为心理年纪大一轮的人,林墉自然不憷和他们打交道。

    他拿过烟抽出一支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指指刘川道:“靠近组织不敢,但我不白抽你这支烟。我给你一个能让你创造终生财富的建议——要是你把服装卖到了非洲,记得把中文的商标印大一点,越大越好。”

    刘川这个胖子高考后捐了一个本科。毕业后在家里工作,在15年后往非洲卖衣服和自行车。混得风生水起,身边常带着不同肤色的女伴。

    关于衣服上打中文商标这点,还是他自己在做了几年贸易后总结出来的。因为不少非洲人以此来判断这些衣服是不是来自中国的。

    林墉将他自己的经验提前十年告诉他,肯定能让他多赚很多钱。换支烟而已,赚翻了。

    几个人看看林墉手里的烟有些失神。学校本来就不允许学生抽烟。这位居然还在教室里抽,让他们看了有些懵。

    之后他们听到林墉这符合他们圈子的玩笑,顿时都乐了起来:“胖子你要记住啦,你是要做国际贸易的人。”

    “国家外汇储备就靠你啦。”

    “来,派烟,派烟。我也抽一支国际富商的烟。”

    “哈哈哈哈。”

    教室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嘭。”

    “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身后,姚大美一脚踢在教室门上,脸上寒霜凝结。

    她上课的时候看到林墉还在翻高一上册的课本,而且似乎颇为纠结,有心找他谈谈,了解一下他的学习情况。回办公室后放下书想着现在吃饭人多,可以先找林墉聊聊再走。结果一进教室门就看到林墉叼着烟嬉闹的样子。

    她失望透了。

    几个后进生愣住了。他们一想到在教室里抽烟被抓到的严重后果,懊恼有之,惊惧有之。有手快的直接将烟往课桌下丢,而后往后闪。

    林墉暗骂自己一句糊涂,若无其事将手里的烟在桌子上按灭了,过去夺刘川手里烟,又将其他人手里的烟都收了,说道:“都跟你们说了,烟就是这么难抽的,你们还不信。现在都闻到了吧?怪不得学校禁止抽烟,都别玩了,都出去吃饭去吧。”

    挥挥手将他们几个从教室后门赶出去,示意这事我来解决,林墉走到姚大美身前:“姚老师,你找我?”

    姚大美气到浑身发抖,“好,好,反应还挺快。真把我当傻子了!”

章节目录

不做首富好多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夜读小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读小树并收藏不做首富好多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