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墉跟姚大美说把班里的纪律弄好一点的时候,想的收服眼前这几个人,把他们弄得听话一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班的特长生大多都会离开桂城,去花州市中心进行特长特训了。少了那些特长生,再把眼前几个刺头收服,班里的纪律就会好上一大截。

    事实上,姚大美在前世也是抓住了这个时间段整顿纪律改善了班风的。

    在想到可以把题透露给这些人,提高班级升学率的时候,他忽然又想到,手里有这么好的东西只是让升学率提高十个点的话,实在太浪费了。

    当时他脑子里闪过了后世的一些见闻经历,便跟姚大美要了整节班会课,准备大干一场。

    他其实只有中人之姿。这一点并不会因为他重生一次就发生什么改变。如果他还是依照上辈子的节奏做事的话,就算多十几年的先知,也未必能拼得过那些高智商人才。

    他这辈子除了先知这个优势之外,目前另外一个优势便是他才十八岁。他足够年轻。这意味着他有更多的试错机会。他觉得自己应该趁着年轻努力多做一些尝试,争取比那些天才先出头,或者积累更多做大事的经验。

    所以,他打算争取让自己高考考好的同时,让这个班更多的人考好,改变他们的人生方向。

    所以,他打算通过这个事情,把他们班的本科升学率提升到八成以上。

    给姚大美编人设是执行计划的第一步。那是打下行动的基础。表明他做这些的初衷就是为了姚老师。

    第二步就是说服眼前这些人加入他的计划了。他之前极为义气帮刘川等人揽下了抽烟的麻烦,现在又统一了初衷,刘川等人一个个拍着胸口:“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林哥,以前接触的少,我今天算是对你服气了。要帮忙算我一个。”

    “你说说计划,我尽量帮忙。”

    林墉没有直接说自己的计划,而是反问他们道:“你们的高考目标是什么?夏聪燕?”

    “本科呀。”夏聪燕答道。

    “刘川?”

    “目标当然是清华北大。”

    “实际一点。”

    “2B吧。”这是本科B线的意思。本科B线比A线分数低一点,学费高不少。但刘川自然是不担心学费的。

    “吕世才?”

    “3B万岁呀。”

    “有没有一点追求?”

    “那我当然是想2B的,但又不是说了就能考的。”

    “杜月环,老杜?”

    “我老爸说有3A就给我奖一万块。”

    “陈德?”

    “想当然是3A,我有学校录取就行了的。”

    林墉总结着:“一个本科,两个2B,两个3A,我记住了。我目标中大。你们也帮我记一下。我今天就告诉你们,只要你们照我说的去做,接下来八个月里好好努力,明年九月份,你们就能达到你们目标。你们信不信?”

    这话包括夏聪燕都保持着怀疑。另外几人作为后进生,其实都是脑子活泛之人,自然更加不会因为林墉的一句口号而点头信服。

    林墉继续道:“我们跟尖子生的差别在哪里大家有没有想过?智商是一个方面对吧?我知道一百二的智商和一百的智商脑回路确实有所不同。这一点谁都没有办法改变。但大多数人的智商其实都是只有一百左右的。一百二的人很少。”

    “就同是一百智商的人,为什么有些成绩好,而我们成绩差呢?我分析的主要原因是态度问题。说态度很笼统,具体一点说其实是坚持的程度不同。你们觉得是不是?比如,聪燕背单词,她就可以背半个钟不觉得乏味。刘川你自己背十分钟就觉得受不了要抽支烟了,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这话基本就说到几个后进生心里去了。他们还在高三熬着,主观上都是想努力的。但一翻书就犯困,一背单词就头疼,以至于无心向学,只想弄点什么舒缓一下情绪调整自己。调整完其实也未必能够坚持多久,接着又继续想调整,从而进入无线循环,一天又一天。

    这样时间久了,也就自暴自弃了。

    林墉在毕业之后也有这么一段颓废的日子,因此特别理解这种心情。

    林墉继续道:“我想做的就是,第一,从整个班的角度改变环境,让大家都变得更积极,不要再相互懈怠影响。第二,便是争取给我们每个人找一个更积极的人监督我们,让我们每次坚持读书的时间更久一点。从而慢慢改变我们这种来自自身的懈怠。”

    “美国有个总统奥……罗斯福,好像是他还是林肯说的,信念有无限可能。铁娘子撒切尔也说,态度决定一切。我们不搞那么玄虚,我们只是稍微改变一下我们坚持的时间和习惯。找个人提醒监督我们。把我们用来抽烟,打游戏,睡觉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八个月,其实可以的。”

    “有个故事不是说么,说美国有个学校,随即选出了一批学生,告诉他们,他们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每个人都是被埋没的天才。经过几年的培养之后,他们都变成了真正的天才。但后来校长告诉他们,他们其实不是。”

    “现在我们也可以仿照这样做是不是?我们告诉自己,我们是天才,然后花时间去拼这八个月就完事了。”

    “我可以跟你们打赌,我们这里六个人,刚才的目标,起码有五个可以达成。只要照我说的去做。”

    林墉款款而谈。这是做销售时候练出来的口才。

    其实他不是顶尖的销售,缺乏针对客户情绪的能力。不过这绕晕人的话术,他能一口气说两个小时。

    刘川几人面面相觑,真是被林墉侃懵了。对林墉的敬佩变得确实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了。

    怪不得能把姚大美说哭啊。

    好不容易等林墉稍停吃菜,刘川问:“这些道理我们都懂。问题是,你要我们做什么?”

    林墉道:“我跟姚老师要了下周的班会课,打算组织大家上台发言。两个目的,第一,自我表态。第二,统一认知。之后我再找班长商量商量,结合大家的情况调整一下座位,争取让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可以监督和辅导我们学习的同学。”

    “你们要做的事情有两点,第一,回去私下里说说姚老师的事情,告诉他们我们这么做的目的。第二,统计发动一下你们身边的人,看看他们愿不愿站起来一起表态。第三,到时候我们要带头上台表态。”

    刘川道:“我们几个当然没有问题。但是那些特长生不太好谈吧?除非你能搞定副班长。”

    特长生一般都比较特立独行,和这些后进生还不一样。所以,确实可能比较难说服。不过他们也是有小圈子的,他们圈子的核心就是副班长李依灵。

    但李依灵其实更难搞定。她是自诩是要成为大明星的人,平时沉迷在音乐的世界里心无旁骛,要打动他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林墉脑子里闪过不管去哪里都带着耳机的高冷身影,沉吟道:“我去搞定她。”

    众人在此热情讨论着各种细节,直到下午快要上课,才返回学校。

    路过教师办公室的时候,刘川指了指里面。众人便看到陈卓琪正在里面听姚大美说着什么,似乎边听边哭。

    林墉回到座位之后,陈卓琪风一样从他身边闪过去,将一张稿纸放到他桌面上。

    那是林墉和姚大美谈话时候写的估分的那张纸。不过上面多了两个字:我懂。

    很显然,姚大美担心陈卓琪难以走出失恋的阴影,把林墉对她说的那些话转告陈卓琪了。

    陈卓琪本来就从林墉的第一张稿纸上猜到了什么的。如今再听姚大美转告,她越发坚定了林墉只是不想耽误她的猜想。因而变得越发感动了。

    “造孽啊。”林墉捶胸顿首。

    分手就分手,大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了。你懂个屁啊懂?想到姚大美也是好心,林墉也无可奈何,只能放任不管。

    “造孽!”后排传来了杨蓓的声音。

    扭过头,林墉看到杨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章节目录

不做首富好多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夜读小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读小树并收藏不做首富好多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