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成了目的,白墨十分高兴,这一趟墨家没有白来,心情好了,白墨就想隐晦的提醒六指黑侠几句,免得六指黑侠着了焱妃的道。

    “巨子,我曾听说阴阳家的六魂恐咒对墨家的武功十分克制,你们墨家没有想过改进一下自身武学吗?”白墨突然开口道。

    六指黑侠闻言微微一愣,随即苦笑道:“阴阳家的一些阴阳咒印,特别是六魂恐咒的确对我墨家武学十分克制,我们自然想改进……可是墨子先祖费尽心血创造出的武功哪里那么容易改进啊,难啊……”

    “也怪我们这些后人愚笨,除了墨子先祖,其他巨子包括我都不能修炼到墨家心法最高的第十曾兼爱境界,否则就是我墨家武学克制阴阳家了。”

    “这样啊,先辈智慧结晶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改进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阴阳家的关系与你们墨家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前些日子我与阴阳家的东君焱妃交了手。”

    “那个女人的阴阳术造诣很高,实力不在巨子实力之下,以后巨子如果遇到可要小心了,不要一不小心中了她的道。”白墨脸色有些严肃道。

    “阴阳家的东君?阴阳家的东君也开始行走江湖了吗?此人极为神秘,我墨家知道这个人,不过到底是什么样子却没有见过……”六指黑侠闻言脸色也严肃起来了,既然白墨说对方实力不在他之下,那么就一定不在他之下,六指黑侠相信白墨的武功和眼光。

    “这个女人的长相是这样的……”白墨就是在等六指黑侠这些话,你不知道焱妃的样子,他知道啊。

    白墨一股脑的将焱妃的样貌描述出来,之后连焱妃的气质也描述了出来,以后六指黑侠见到对方,不可能毫无察觉……如果这样提醒,六指黑侠还中了暗算而死,那么就真的是命了,他白墨已经尽力了。

    “多谢白掌教提醒,以后见到此女,我一定会提高警惕的。”六指黑侠闻言拱拱手道。

    “客气,客气,应该的,与巨子统领的墨家相处得非常愉快,我可不希望巨子未来中了暗算,换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当巨子。”白墨意味深长道。

    六指黑侠闻言非常高兴,虽然这不是墨家内部对他这个巨子的认可,但外人的认可同样难得可贵,双方的关系倒是拉得越来近了,宴会的气氛也越来越好……

    吃好喝好之后,六指黑侠亲自安排白墨三人的住处,超级VIP贵宾房,咳咳,虽然在白墨看起来仍然很普通,崇山峻岭中条件有限,不过比起头领的住处都要好上不少。

    白墨抱着两女休息,很多人都有熬夜的习惯,曾经前世白墨也有,空床独守,寂寞难耐,容易失眠,睡不着。不过这一世没了,软玉温香在怀,那股柔情甜意让白墨多早都能睡着,睡得还非常香甜!

    ……

    第二天,白墨和两女就忙碌起来了,白墨上午跟着两女一起学习如何驾驶机关朱雀,顺便让墨家的人送信到中牟城,将钱财交给墨家的人。

    这笔钱财十分庞大,足以让普通人衣食无忧一辈子,还是那种小康生活水准,不过对于人教倒不是太大的负担,翡翠虎的赚钱能力很强,哪怕已经不在韩国境内,不能垄断经营。

    说起来价格上白墨还是占了一些便宜的,六指黑侠相当够意思!也许是为了回报白墨昨晚的提醒,价格是成本价,机关朱雀却是库存的一只,比起栽人回来的那只更新,磨损更小。

    这个机关朱雀一般需要三人操控,白墨,焰灵姬,弄玉正好三人,因此都在跟着老司机班大师学习如何操控机关朱雀……

    这基础操作并不难,也就几个按钮,扳手,关键是实战运用,各种地形的操控,还是有一番学问的,想要操控好还是需要花费一番精力的。

    三人都非常有兴趣,脸上都挂着笑容,就跟拿到驾照后买了一辆高端的轿车一样,兴奋,手痒,玩起来怎么也不嫌烦。

    上午学习如何操控机关朱雀,实战飞行,下午白墨就翻越墨家的典籍了,典籍一般都是墨家弟子扳到白墨的住处来。

    墨家跟道家天宗不一样,功法秘术是跟先贤典籍放在一起的,让白墨进去翻越不太方便。

    白墨翻看墨家的典籍就没有道家天宗典籍那么愉快了,果然墨家典籍想要找到灵感没有那么容易,一个下午收获非常少,不过也不能算一无所获,只要有一丝收获都是值得。

    道家天宗的典籍白墨看得津津有味,可以忘记了时间,因为里面虽然天宗典籍也有各种思想,但对于天地的感悟,猜测也很多。

    白墨已经成年,有了自己独立的人格思想,墨家的思想虽然大部分都很好,但有些还是不合口味的,不合口味的看起来就没那么好过了。

    白墨花了一周的时间阅览了墨家的典籍,墨家的典籍其实比天宗的还要多,只是白墨浏览得非常快,沉下心来思考,感悟的时间比较少,因此速度很快。

    这一周触类旁通之下收获有一些,虽然不如人意但还算能接受。这一周的时间除了学习外,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白墨参观了徐夫子的铸剑庐,见到了水寒剑的剑胚。

    水寒剑尽管只是一个剑胚,但剑身上散发出寒气已经足够使人惊艳,哪怕在灼热的铸剑庐中,在水寒剑三尺之内也能感受到一股寒意,尽管还没有成型,但剑谱第七,名不虚传!

    徐夫子这个铸剑师是有两把刷子的,称为铸剑大师丝毫不为过,不过白墨曾经看帖子提到过此人有可能是秦国派遣或者收买的奸细,而且可能性还比较大。

    徐夫子是不是奸细白墨不是太在意,反正他不是人教的人,而且白墨也不想操心墨家内部的事情,白墨只是单纯的欣赏徐夫子的铸剑技术。

    白墨觉得圣教也应该有一位属于圣教的铸剑师,这名铸剑师所打造的宝剑完全可以作为奖赏,他的子弟也可以为圣教中人打造好兵器。

    徐夫子自然不可能,这个人也许有问题,但是墨家的人,白墨不可能挖墨家的墙角,至少在现在这个蜜月期是不行的。

    白墨首先想到的就是为自己铸造青冥剑的那位南阳铸剑大师,这位铸剑大师铸剑技艺绝对不会逊色徐夫子,而且底子干净,没有与什么势力有过深的瓜葛,手底下有铁匠铺,徒子徒孙不少,简直就是绝佳的拉拢对象。

    有他加入,自己的教派底蕴上定然上深一截,手下人能够用上更精良的武器,一些白甲军军中特殊武器也可以打造出来,好处多多。

    白墨产生了这个想法,打算回中牟城一趟,专门实施这个事情,先把这位大师划到自己碗里来,免得被别人抢先了,有私人飞机就是任性,距离不是问题!

章节目录

秦时之亦正亦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若别离不相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别离不相惜并收藏秦时之亦正亦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