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微乱。

    焦点聚集于君不器一人身上。

    只因为他的身份——外门杂役。

    唯有一人是因为他的名字而起意。

    “巨象,怎么了?”

    金百通注意到身边张巨象的反应,微微侧头问道。

    后者收敛了神色,微笑回应:“没什么,徒儿只是听见下面有些热闹。”

    他自然不可能说,自己要杀的人居然没死,而派去杀人的人用假消息隐瞒了他。

    “宗主,我这就处理。”

    主持长老担心金百通身体久坐不适,转而朝下方哄笑的人群震喝一声。

    “胡闹!”

    一时间,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主持长老一指刘执事,训斥道:“你干什么吃的!不管好手底下的杂役,竟然还让他在这种场合搅和!”

    刘执事吓得一惊,连忙低首认错。

    “这和刘执事无关,是弟子自己的决定!”

    君不器扬声开口:“弟子近日有幸突破到凝元境,虽没来得及向宗门汇报,但想必应该有资格参加宗门小比吧?”

    众人这才恍然。

    怪不得一个外门杂役敢上场夺擂,原来是步入凝元境了。

    只需登记一二,他便是内门弟子。

    角落的刘执事顿时目光大亮,低着的头高高抬起,想起君不器的那句“不想再看果林”,欣慰的双眼竟有些老泪纵横。

    就如麻雀当中飞出了一只凤凰。

    一干杂役羡慕嫉妒得眼睛发红。

    主持长老闻言一愣,从高台上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君不器身前,抓起他的胳膊一探。

    元气充盈,精元已聚。

    “纵然如此,你尚未习得傀儡术,又如何去与其他内门弟子相争?”

    他神色微缓,松开君不器手腕,劝说道:“还是等来年吧!”

    “弟子想试试。”

    君不器自然不可能等到来年。

    好言相劝不听,主持长老双眉一竖。

    正要呵斥,却听高台上传来一声低沉而刚劲的声音。

    “就让他试试吧。”

    金百通温和开口:“杂役中走出这样的孩子,也不容易。”

    “是!”

    主持长老恭敬行礼,跃回高台,示意大家继续。

    “请师兄指教!”

    君不器踏入擂台,朝始终盘膝闭目的甲三抱拳行礼。

    后者装作刚睡醒般睁眼,紧接着大惊跳起,指着君不器,一脸不可思议。

    “什么!竟然是你?你不是已经被我……”

    甲三这番表演,实则是演给张巨象看的,装作对君不器还活着感到十分惊讶。

    君不器瞬间会意,配合着冷哼道:“师兄对我做过什么,我永世难忘,所以今日特地向师兄请教一二!”

    “很好!你居然还敢找上我,那我便如你所愿!”

    甲三暴喝一声,抬手将身后背着的铁球掷出。

    那铁球刚一落地,便噼里啪啦迅速膨胀扩大,形成一尊两人高的钢铁巨猿。

    正是他的傀儡!

    “看来李重和这君不器,早已结怨。”

    “君不器应该是特地来报仇,怪不得他执意要挑战李重!”

    “只不过,他虽然步入了凝元境,可连傀儡都尚未炼制,又如何斗得过拥有金刚猿的李重!”

    两人的一番表演,不知能不能骗得过张巨象,但周围的那些弟子显然都当真了,还在揣测到底是何仇何怨。

    瞧见甲三动用起傀儡,所有人都一边倒的认定君不器必败无疑。

    而且是惨败!

    “莫要伤及性命!”

    就连主持长老都看不下去了,沉声提醒了一声。

    然而甲三宛若闻若未闻,蹲身一跃骑在金刚猿脖子上,以元气化丝控制着傀儡朝君不器大步奔去。

    “老子要砸烂你!”

    甲三暴喝一声,金刚猿速度越来越快,舞动硕大拳头轰来。

    看着那金刚巨拳,君不器心头微惊。

    这家伙玩真的?

    “不会!”

    他暗暗否定,甲三不可能违背他的命令。

    君不器配合着摆出招架的姿势,他倒想看看,这家伙要如何不漏痕迹的输给他。

    “看你李爷爷给你开个瓢!”

    人未到,声先至。

    那金刚猿是由金铁炼制,一拳下来,脑袋怕是比鸡蛋还脆。

    咚咚咚咚……

    沉重的踏地声来临。

    金刚猿轰出的拳头,贴着君不器的头皮,直愣愣的伸了出去。

    紧接着,两腿一跨。

    金刚猿竟是带着甲三,从君不器头顶迈过,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擂台。

    那围成擂台的白绫,硬是被拉出一个夸张的弧度,发出嗤嗤之声,从十几根石柱上迅速抽离。

    金刚猿托着甲三,扯着白绫扬长而去。

    这一幕,就好像长跑冠军抵达终点,带着彩带狂奔一般。

    众人正处于呆愣当中,便听见甲三发出恼怒暴喝,疯狂的拍打着身下的金刚猿。

    “停下!给老子停下!”

    在他刻意引导之下,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是傀儡失控了!

    这种情况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想必是经过多场战斗,傀儡的某个控制零件受损了。

    可是,傀儡主人完全可以切断元气丝脱离开来,不至于为了傀儡,跟着一起跳下山去吧?

    看着已经消失在山顶平台的身影,以及那一阵越来越远的惨叫,所有人都一阵莞尔与不解。

    这也太戏剧了!

    这也太拼命了!

    前者,是其他人对李重的想法。

    后者,是君不器对甲三的感叹。

    只有他知道,这戏剧化的一幕,就是甲三打假赛的戏码。

    好在,经过之前两人那段相互仇怨的对话,众人倒是没有怀疑这其中蹊跷。

    况且,谁能为了让对手赢,输得如此不要命?

    大家并未担心甲三安危,山顶往下是一条并不陡峭的台阶,滚下去顶多皮开肉绽,并无性命之忧。

    所有人的目光,倒是全都齐聚在了君不器身上。

    按照规则,谁先碰到擂台边缘的白绫,谁就算输。

    “此场守擂战,李重率先触碰边界,君不器获胜,成为擂主!”

    主持长老眼皮跳动着宣布出结果,如果不是宗主在旁,他恐怕会追下山去将甲三暴打一顿。

    甲三何止是触碰白绫,白绫都被扯下山去了!

    眼下搭好的擂台都被拆了一半,他又如何不怒。

    “这小子就赢了?”

    “也太他娘的好运了吧!”

    大家面面相觑,想笑却笑不出。

    更是有不少之前挑战失败的弟子,一脸的愤愤不平,凭什么好事轮不到他们身上!

    “这也没什么,就算他赢了,也只是进入前十而已。”

    有人心底看得透彻,毫不在意道:“等接下来选拔前五,排名前十之人一对一交手,他依旧会被打得屁滚尿流!”

    听到这些言论,君不器只是淡淡一笑。

    因为接下来,甲二会用尽办法选择他当对手。

    想到这,他倒也很好奇,接下来甲二又会用什么办法输给他呢?

    君不器目光瞥向甲二,却发现这家伙正满眼血丝的蹲在地上,双手抓得脑袋蓬头垢面,浑身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娘的!这个直娘贼,竟然将我想到的主意拿去偷用了!”

章节目录

你被我克隆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一撕生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撕生鸡并收藏你被我克隆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