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莫问幽幽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马车之上。

    一个身穿道袍的少年正坐在马车前载着他一路向南行去。

    莫问没有第一时间出声,而是闭着眼仔细观察自己的身体。

    当真是前所未有的好。

    渡劫以后,他此刻便是大成期的前期,在人间已经算是决定的高手了。说不得在某些天道稳定的地方,他还会即将突破凡界,前往更高一层的世界去。

    经过分魂、化骨、炼脉、渡劫多个阶段的磨炼,他的身体已经强化到仿佛若神兵利器的地步。或许,在人世间,除了真正的神兵利器,便再没有什么能伤得了他的了。

    而原本潜藏在体内的种种杂质,也在先前的九通神雷洗礼之下,悉数被清除出去。

    他躺在那里,发现自己的三件宝贝也似乎有了一定程度的成长。

    其实,渡劫的不光是他,还有这三件。只可惜莫问不会知道。

    这一切的前因后果,还都得需要系统来解释才行。

    但莫问却不用管这些,他只需要知道,自己是被谁救走的。

    莫问侧过头来,看着那个少年的背影,眼神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般模样啊。

    他咳嗽一声,接着用嘶哑地声音问道:“我在哪里,你是谁?”

    那道袍少年扭过头来,看着莫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前辈你醒了啊,贫道太武,乃是蜀山剑圣门下弟子。如今正在四方游历。前辈你刚才晕倒在一片狼藉之中,似乎是和人战斗过。晚辈当时还不愿意节外生枝,可看到前辈腰间插着的拂尘,那样式到像是三清观的制式拂尘。三清观是我逍遥师弟女儿拜师学艺的地方,自然是我蜀山的同胞。我既然看到了,就不能不救你。不过,前辈你身上的那把剑当真是有灵性,我还没靠近就差点被它给重伤了。若不是弟子急中生智,用蜀山的令牌博取了它的信任,怕到时候弟子只能扭头就跑了。”

    说完,他还心有余悸地看着莫问手中的那把剑,眼神中还有些后怕。

    显然,这把剑给他的,却是十足的危险。

    莫问看向自己的天峨剑,见它铮鸣了一下,似乎在邀功,便笑着抚了抚它。他又看向自己腰间的拂尘,琢磨着太武刚才的话,便渐渐琢磨出一些味来。

    看样子,为了增加自己的辨识度,小环和小白他们可没少下功夫。连自己的拂尘都能有样学样打造出制式出来,看样子,他们对自己可是真的用心。

    但很快,莫问却琢磨出另外一层信息。

    他冷着脸,在脑海里质问系统道:“系统,是不是这把拂尘在你那里原本就不值钱?”

    他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如意拂尘却更委屈。

    自己平白地在不少世界帮了莫问大忙,得到的却是莫问这般地质疑?

    它不住地在莫问怀间晃动,搞得莫问都没空搭理始终保持沉默的系统。为了打消拂尘的不安,他不得不好言相抚,手都放在拂尘上不住抚摸。

    于是在马车一晃一晃的过程中,莫问的身子也跟着一晃一晃,手也在腰间一晃一晃。

    咦……

    安抚了拂尘,莫问坐在太武身边,用手拍了拍太武的肩膀,笑到:“我说太武啊,我怎么不记得你们蜀山还有下山历练的传统?莫不是你是偷偷溜出来的?”

    太武笑到:“这位前辈,你怕是不知道我们蜀山的传统。想我蜀山弟子,修行到一定程度,就需要下山历练一番。以前的曾师祖徐长卿、我师父剑圣,还有酒剑仙师叔,都曾经下山历练过。不然,如何能历经时间的历练,然后修行更近一层楼呢。”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师父最近经常感慨,说修行之人不能只顾着平步青云,飞升仙界。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都需要历练的,不然,就只会以为普通人与自己无关,仙界才是自己的归宿。若是人忘了本,他纵然能够飞升仙界又如何呢。以前的镇狱明王,飞升仙界以后,一直视自己为仙人,拒绝承认自己出身凡间。但他最后不还是被凡间的高人给杀死了吗?”

    太武最后总结道:“所以人不能忘本,一忘本就会飘了,然后就找不到自己了。”

    莫问点了点头,笑着拍着太武的肩膀说:“孺子可教。”

    他是没有想到,原来独孤剑圣的弟子竟然如此优秀,看来,天不该蜀山灭亡啊。

    他起身,笑着说:“贤侄,我倒是想和你一直就这么走下去。不过我离开三清观太久了,如今只想着早一点回去。所以就先行一步了。”

    他看着太武,赞叹地说:“你啊,不错,回去告诉你师父,就说我回来了。”

    说完,不待太武反应过来,莫问便化作一缕风消失在他面前。只留下太武一人坐在马车上挠着头发,丝毫不知道自己救下的到底是谁。

    莫问像是钻入到了水中的游鱼一般,在风中畅意行走。此刻的他,仿佛是挣脱了樊笼的苍鹰,又仿佛是没了镣铐的猛兽。总之他一路疾驰,抱着一颗早早回去的心,在路上不停地向前飞去。

    快了,快了。

    很快就到家了。

    经过了这么多事,莫问也累了,也希望能找到一个落脚点好好歇一歇。仙剑世界里,三清观就是他的一个归宿。

    快了,快了。

    很快就能见到小环了。

    这十年,他过得非常辛苦。小环也是。

    十年或许是一瞬,但一瞬之中,却留有多少次孤独的夜里某个人对莫问的长久思念?

    怕莫问是数不清的。

    此刻的他,就只想早点回去。

    千里江陵一日还。

    终于,他很快发现前方三清观的踪迹。

    三清观里,如今早已经热闹非凡。

    许是因为林月如收沈欺霜为徒的缘故,三清观的第二代弟子们,也一个个的收了徒弟。

    当然除了莫焱。

    莫焱这十年来只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呼呼大睡。按照她的逻辑,龙有千年岁月,这短短十年,不过是几天的罢了。也就够她睡一觉的。

    因为这个缘故,其他人都随她了。

    在这么多师兄弟里,小女娃姜婉儿是第二受欢迎。她机灵古怪,又有一肚子的有趣故事,哪个小孩子不喜欢她?

    当然,唯一能比得过她的,也就小环的小徒弟李霄灵了。

    这小姑娘长得一副呆萌的样子,却足以迷倒老老少少。以至于三清观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

    只可惜,这也是一个活宝。有她和姜婉儿在,整个三清观不被闹得底朝天都算是值得让人庆幸的。

    这一日,他们又开始闹了。

    据说,是因为知道鹿的角是可以掉落重生的,而三师兄鹿生,本身就是一头梅花鹿化形的,是以李霄灵好奇自己三师兄鹿生到底会不会换角。

    为此,他们在三师兄的饭里下了四师姐韩梦慈研制的显身丹。这丹是为了让那些平日里伪装成人的模样害人的妖精准备的。却没想到,韩梦慈还没来得及实战检验,就被看在眼里的蒋琬和李霄灵给偷了出来,接着替自己四师姐实验了一次。

    结果,鹿生捂着肚子难受了半天,最后实在忍受不了跑去找韩梦慈。这把韩梦慈下出乎了一身冷汗,也惊动了最近不常出现的小环和小白。

    得知一切真相以后,小环忍不住抓住姜婉儿一阵痛揍,至于李霄灵,则要被自己最害怕的狐狸外婆给接过去好好调教了。

    为了躲避狐狸外婆的搜骚扰,李霄灵趁机跑了出去。

    她一心只想躲过小白,却不想自己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下一刻自己就腾空了。

    她心下大惊,急得直蹬腿,却怎么都不能从来人的手里挣脱出来。

    于是他忍不住大喊大叫:“婉儿姐,月如姐,帮帮我啊!”

    其他人的目光却不再她身上。

    所有人就像是定住了身子一样,并且用一种惊喜地眼神看向李霄灵的身后。

    他们在看什么?

    久久挣扎得不到回应的李霄灵扭过头,看到眼前的一幕,有些不能理解。

    好在,很快就有人帮她解释了原因。

    “小婉儿,你还是这么调皮啊。鹿生,你这是吃错药了吗?小白姐,你这衣服品味怎么也得迷倒不少人,穿这么好看,是终于想明白自己不能一个人守活寡了吗?”

    小白原本还笑嘻嘻地,但听力莫问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还知道回来啊。”

    莫问闻言,却只是笑笑没有说话。他转过身,看着一脸惊喜的小环,看着她情绪渐渐失控,便笑着来到小环的身边,用一只手托住小环的下巴,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慰小环。

    “小环,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莫问柔声说道,此刻,他的心是万分激动的。

    但看着憔悴的小环,他又有些愧疚。自己一直以来,似乎必能没有好好的对她。而她还如此默默地支持自己。

    “我回来了。”莫问笑着对小环说。

    小环则回以灿烂地微笑。

章节目录

系统你玩我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天地十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地十人并收藏系统你玩我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