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宗]

    星辰虚幻中,两股气息相斗已经几十回合,双方都未成有丝毫的松懈。墨尘历经的冰火之行所留下的疲惫,也逐渐的展现出来。

    那位对墨尘突然出手的老者也察觉到墨尘这微妙的变化,随即毫无情面的发起了总攻,这看似风平浪静的虚幻中老者的本源气息已经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随着墨尘身体的越发疲惫,本源气息的转化效率也都满了不少,老者强大气息的不断进攻是的墨尘节节败退,最终一口鲜血猛然吐出,老者才及其不愿的停手。

    虚幻中,再次回荡起老者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怜悯,只有那严父办的苛刻,“小子!你还现任宗主!这等实力兼职丢尽辰宗的脸!”

    墨尘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抹去嘴角尚留的血迹,即使现在墨尘心中有着万般的不服、千般的委屈,他心里也要把它咽下去,望着这无尽的虚空与老者对话道:“属强属弱,想必你心中清楚,墨尘并无遗憾。”

    “哈哈哈哈,你小子实力一般,这心智还算入我眼。”虚幻中星芒巨烁,向墨尘体内打进一抹白芒,修复着他这具疲惫不堪的躯体,白芒蕴养的极快速度让墨尘颇有惊叹,这等秘法怕是要比寒凌那蕴伤寒气更为精妙。

    见着自己的身体状况恢复如初,墨尘对着这星空虚幻拱手道:“多谢长者。”

    “这可不必谢我,我才不会此等精妙疗伤秘法,我是个粗人。”

    “这人啊,终于肯承认自己是个粗人,也是难得。”

    “可不是,这些年头竟说那尖酸刻薄的话。”

    听着虚幻中戏谑的三人,接不上话的墨尘略显尴尬,再次拱手对着虚幻道:“不知三位长者如何称呼,不知是否可以现身一见。”

    “我等灵魂已融入这轮回塔星辰虚幻当中,已不能现身。我是辰宗第六位宗主,墨晏”

    “我是第七位宗主,墨雪。”

    “我是第八位宗主,墨天。”

    墨尘一问,虚幻中只有三名历代宗主为之相应,这让墨尘心中有些疑问,历代宗主除了前五位,理应都在这轮回塔中,为什么现在只有三人。

    带着疑问问道:“三位世宗,不知为何只有你等三人?其余的世宗呢?”

    “呵呵呵”虚幻中这墨雪嫣然一笑,让墨尘感到更加的思索,“历代世宗有强有弱,那弱者自然甘愿贡献自己的毕生来维持这轮回塔。”

    “你是说祭奠了吗?”墨尘迫不及待的追问,想早些明白这轮回塔的奥秘。

    “可以这么理解,所以如今就剩下我等三人了。”墨雪的话语中透露出了无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小子!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你到这来的目的吧。”墨晏还是如初般小子小子的称呼着墨尘,别人看来此人定是那为老不尊之辈。

    在世宗面前,墨尘的礼节也是做的面面俱到,生怕从一些小细节中得罪了世宗,“如今我实话实说,辰宗现已受重创,达里瑞局势危在旦夕,墨尘临危受命。可奈何自身修为欠涨,宗内物资匮乏,成员几乎尽数丧生与外来势力的战争中。我来到此地,是想得到各位世宗的传承,来挽救辰宗、挽救我们世代守护的净土。”

    铿锵有力的话语,展现出墨尘坚定不移的心,三位世宗也是被墨尘的心智所折服,“赤子之心让人沸腾啊,不过眼前还有一事需要你去办。”

    “墨天世宗请说,墨尘定全力以赴。”那坚定不移的眼神透过虚空,宛如虚幻中又多了一颗繁星。

    星辰虚幻中出现一个扭曲的漩涡,渐渐形成一个黑漆漆的空洞,接下来显现出几十个身穿辰宗宗服的年轻人,正被獒人团团包围,墨尘看到眉头一紧“是墨雨他们!”

    “你的人被困与当年与獒人大战的幻境当中,他们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你的第一个考验便是解救幻境中的他们。”这墨天世宗回荡的声音消落,墨尘便不由自主的悬浮起来,接着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拉进幻境。

    这是当年达里瑞人类与獒人白皑山脉的生死存亡一战,被强行拉进幻境的墨尘从空中坠落,逐渐恢复神智。

    一眼望下獒人大军已经密密麻麻的涌进这乱石山道,而墨雨为首的辰宗年轻一代正与当年的勇士一起,在辰宗禁地构建起一道道防线,准备最后的死守。

    底下的墨雨也是注意到天空坠落的人影,眼睛瞪的大大,脸上已经是透露出大写的惊字,朝着大家直呼:“是墨尘!墨尘!”

    此刻所有辰宗年轻一代的目光都投向与墨雨同一个方向,看着那坠落的白衣少年。

    空中坠落的墨尘随即催动逆寒功法,稳定姿态朝那底下的人群飞落。几息间,墨尘便缓落至地。

    “重逢的话,等这场硬战结束了再说。”墨尘对着那墨雨与之辰宗的年轻一代说道,但他们眼中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个事实,墨雨冲向墨尘狠狠的乎了一巴掌。

    “墨雨你干嘛!有病啊!”墨尘抚摸着自己脸上那炙红的手掌印,凶神恶煞盯着墨雨,谁料她却深情的看着墨尘,发出阵阵的傻笑。

    “对我有病,不过现在好了。”墨雨哽咽中倾吐,这是墨尘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的投情,那嘴唇微微抽搐,欲哭欲止的模样更像一个犯错的小女生。

    “好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墨尘走过墨雨,来到年轻一辈面前,深吸一口气,喊道:“大家现在必须团结一致,为了辰宗!为了达里瑞!”

    墨尘拔出手中的佩剑,寒芒点缀如同那胜利的曙光,幻境中当年那最后的人类守军也为之相应,呐喊声响彻白皑山脉,透过山壁不断回传着“为了辰宗!为了达里瑞!”

    “部署两队弓箭手与禁地两侧山脉,由你两负责。迅速组织三队盾矛士兵构建第一道防线,由你负责。你两组织一队死士,负责死守山脉两侧弓手阵地。墨雨,组织全部修炼寒冰诀功法之人,跟与山脉两侧给獒人最沉重的打击。其余的人跟我!死守乱石道!”墨尘积极组织着战术布局,辰宗的年轻一代都被眼前这年少的少宗主所折服,在场论实力属他最强,论兵术他更胜一筹。

    被墨尘折服的辰宗年轻一代,一口同声道:“得令!我等誓死追随少宗主!”

    獒人进攻的步伐近在咫尺,一场生死存亡的大战即将打响。墨尘也未成想到,自己能在这幻境中感受到这一切。

    【冰谷】

    几日的奔波,大长老与二长老两人终于抵达这冰谷。

    冰谷位于达里瑞最西北端,白皑山脉最西端的一角,这所有称为冰谷,那是应为这个势力就建立在巨大冰谷的中央。

    冰谷护卫见其鹿车抵近,便前来拦截“来者何人?这是冰谷,请标明你的身法。”

    大长老掀开车门帘,从中走出恭敬道:“我是辰宗大长老,来冰河谷与谷主有要事相谈,还望通报一声。”

    这护卫听其是辰宗大长老,心中也为之联想,辰宗?不是被外来势力大败,现在人物撂倒了吗,这一来是搬救兵的还是求资助的....不过这也不用他来管“好,请长老在此等候。我这便通告。”

    护卫转身并向谷内急奔,随后二长老也跟随大长老站在鹿车旁等候回音。

    冰谷大堂之上,方才那名护卫正向谷主禀报:“禀报谷主,谷前辰宗长老求见。”

    谷主听到这个消息,脸上透露出喜悦,可这喜悦别有用心,“好,你前去告知辰宗长老让他等会片刻,我随后亲自迎接!”

    “是!”护卫随即离开。

    “谷主,看来天助我们冰谷啊,我们这代替辰宗成为达里瑞第一的本土势力,就在眼前啊”大堂中坐在一侧的冰谷长老随即向谷主说道。

    “以防万无一失,我们要亲自动手。”谷主对着老者,严肃的说道,一场暗杀计划悄然执行,这所谓是羊入虎口。

    冰谷入口前,两位长老看到冲冲赶回的护卫,连忙向前迎到“这位兄弟,如何?”

    “谷主说,请您二人稍等片刻,谷主随后亲自迎接。”听着护卫的回话,两位长老也便嬉笑开来。

    这时冰谷两侧已经悄然的埋伏了杀手,正蓄势待发,一举拿下两位长老的向上人头。谁料,一位杀手不小心一脚踏空,将冰谷上的冰块踩落,这一举动引起了两人的察觉。

    “不好,冰谷是要留我们!”两位长老运转功法,释放出本源气息。“老二不要恋战,我们速速撤离!”

    埋伏等人见已暴露,也便不顾的纷纷下跃,漏出那寒芒匕首。

    长老两人迅速的撤离,向后续追来的冰谷杀手打出一道道冰锥,阻挡着他们前进。

    随后赶来的冰谷谷主,传音下令,停止追杀辰宗两位长老。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冰谷谷主当场斩首那名失足的暗杀护卫,随即道:“派人将这人头送去辰宗,就说潜伏在冰谷追杀他们的外来势力已被冰谷尽数截杀,欢迎他们再来冰谷做客。”

    (墨尘与墨雨等人在轮回塔中重逢,却是面临着重重考验。两位长老的冰谷一行,颇为不顺,在这个世界上,已无一方净土了。)

章节目录

辰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墨笔无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笔无锋并收藏辰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