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庄严在小会议室里整理白天考核的成绩记录。

    他毕竟将所有的训练成绩进行分类,按照自己定下的标准划分几个等级,然后有针对性地开始组织训练科目。

    门口响起脚步声,庄严回过头,看到了指导员赵寰彬。

    “指导员。”庄严说:“你回来了?连长怎样了?”

    中午的时候,刘洪贵被送去了师医院。

    由于庄严要留在营里继续盯着考核考核进度,所以是指导员赵寰彬将连长刘洪贵送到师医院去的。

    可是这一去居然到了晚上才回来。

    庄严不由得心里有了不祥预感。

    “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情况有些复杂。”

    赵寰彬拿着杯子径直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一边喝,一边说:“师医院查不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后来转送到临海市的骨科医院去了。”

    庄严心头一紧,问:“有那么严重?”

    赵寰彬说:“连长的这个膝盖已经不是一两天这样了,几个月前就疼过,当时我还劝他去医院查看一下,不过因为师里要改编,而且当时新兵下连队也没多久,工作都很紧,他也就没去医院,只是开了点消炎药吃,后来我没见他提过脚疼的事,我还以为好了……”

    庄严问:“人民医院怎么说?”

    “留院观察,医生说要做详细检查。”赵寰彬看起来心情不大好,阴沉着脸。

    也难怪,全师侦察骨干集训已经快要开始了,通知都发出去了,后天人员必须到侦察营这边集中,然后统一开始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集训。

    就这节骨眼上,连长居然进了医院,作为指导员,肩膀上的担子不轻。

    “庄严啊……”

    走到庄严面前,赵寰彬拖过一张椅子,坐下。

    “连长住院了,我是个政工干部,在侦察专业上可没那么熟悉,看来这次的集训你要多花点儿心思,连长手头上的工作,你能多担待就多担待。”

    庄严说:“不是还有宋副连长吗?”

    赵寰彬摇摇头,苦笑道:“你可能不清楚,宋月飘这人你别指望太多,人办点事还是挺有板有眼的,可是说到带队搞集训,他也不是那块料。”

    昨晚,宋月飘和自己谈过。

    从对话中,庄严也能听出宋月飘似乎有些情绪,也不能说是什么情绪,不过是没有什么工作热情,好像心里有些厌倦。

    这里的驻地条件并不是太好,像宋月飘那样有点儿想法也不奇怪。

    看来指导员也是了解宋副连长的。

    “行,我会看着点。”

    庄严将考核成绩的表格递给赵寰彬:“指导员,这是今天考核的成绩表,各项内容我都做了细分,按照我定出的标准进行了细分,不过我的标准可能有些高,因为是按照从前在我们大队时候的一些标准制定的,你看看,如果需要降低或者调整,再跟我说下。”

    赵寰彬接过表格,快速浏览了一下,然后对庄严说:“说实话,搞政工,做思想工作,我是行家里手,说到训练,我还是那句话,既然营长也说了,让你主持整个集训,并且担任集训队队长,我就给你做好配合,主要是政工和后勤上,训练上的事,我没意见,都听你的。”

    作为上尉指导员,赵寰彬这番话说得是推心置腹。

    庄严觉得他也是个实诚人,至少没有摆架子。

    基层部队最怕就是遇到摆架子的主官,一旦遇到这种主官,训练就得黄。

    “行!谢谢指导员的支持!”庄严站起来:“那我先去靶场那边看看,他们在打夜间射击考核。”

    “去吧去吧,要做什么事,要怎么训,你拿主意,连长之前已经跟几个排长都打过招呼了,最近这连里的训练事宜,你说了算。”

    庄严心里有事一股儿热乎。

    连队主官那么支持自己,那就没二话了,也没任何理由和借口不去做好这次集训。

    走到门口,忽然,庄严停下了脚步。

    “指导员,明天中午我想请个假。”庄严忽然想起个事。

    赵寰彬说:“你要去办什么事?”

    庄严说:“其实也没啥,我只是想去骨科医院看看我老班长。”

    赵寰彬“噢”了一声,说:“好,明天中午我也要去,因为今天做了检查,医生说要明天才出结果,我得去看看。你到时候跟我一道过去。”

    “好!”庄严敬了礼,转身离开了连部会议室。

    回到排里,刚放好表格准备出去,外面却响起了队列口号声。

    打靶的人回来了。

    过不了多久,二排长朱子莹过来,将今晚打枪的成绩登记表递给庄严。

    “二排长,今天咱们的夜间射击打得怎样?”

    庄严还没看,便顺口一问。

    “还不错。”

    朱子莹说完便转身离开。

    庄严回到自己的床边,将成绩登记本打开,一看,笑了。

    只有夜间步枪射击,其余的各种枪械都没有。

    例如85冲,85狙还有手枪。

    再看看步枪射击,水平也是一般化,全优率只有40%。

    这个水准,按照以前1师的水平,怕连步兵连都比不过。

    庄严只好拿着登记本回去找朱子莹。

    “二排长,今晚没打微冲和手枪还有狙击枪?”

    朱子莹已经脱掉了迷彩服上衣,正拿着毛巾抹着满头的汗,看了一眼庄严,惊讶道:“那些枪,不是只打白天练习吗?”

    庄严一愣,旋即道:“你们就没打过夜间战斗射击和特种射击?”

    朱子莹又是一愣,然后笑了:“我说一排长,我们这里可不是你们‘红箭’大队,夜间85微和手枪还有狙击枪我们没怎么练,何况了,没夜视器材,怎么打?”

    “可以闪光靶。”庄严说。

    “那是你们,可不是我们。”朱子莹笑了笑,拿着毛巾往肩膀上一搭,走了。

    庄严站在原地,良久没动。

    他突然有些灰心。

    妈的,这是什么鬼侦察连?

    就这个水平?

    见鬼了!

    他顿时感到自己当这个集训队长可不好当。

    要将这么一支部队锻炼出来,首先别说兵的素质,这干部素质到底行不行还是个未知数。

    更何况,庄严从未见过训练如此差的一个侦察部队。

    从前1师张大炮的侦察连,虽说跟教导队喜欢来点儿小摩擦,可那些兵拉出来一个个都是嗷嗷叫的。

    4师侦察连不光是训练水准没达到要求,而是整个连队的士气都有些问题。

    一想到这里,庄严就觉得头疼。

    像宋月飘这种副连长,还有朱子莹这种排长,好像对于训练都无所谓。

    也不知道以前他们是怎么通过日常考核的。

    但毕竟是刚来没多久,何况自己仅仅是个实习排长,没有任何的权力,更无法对人家一个老资格的二排长指手画脚。

    难啊……

    第二天中午,庄严和赵寰彬去市里的骨科医院,想看看连长刘洪贵的诊断结果。

    在车上,庄严一直犹豫要不要和赵寰彬说点什么,说点关于连队士气训练的问题。

    但一想到自己来这里时间尚短,才来几天就提出一大堆意见,会不会招人嫌。

    还没最后决定下来,车已经到了骨科医院。

    下了车,刚在住院部找到刘洪贵的病房,主治医师就出现在病房里,把赵寰彬叫了去。

    “庄严,你在这等等,我去和医生谈谈就来。”

    “好,我在这里陪陪我老班长。”

    庄严觉得医生找赵寰彬,兴许是要谈刘洪贵的伤势。

    看刚才那个医生凝重的表情,似乎刘洪贵的伤势不轻。

    庄严本打算刘洪贵能早点回到连队,至少刘洪贵在,他能和这位老班长好好研究研究目前武侦连这种状况。

    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庄严拿起个苹果,用一把小刀削了起来。

    “老班长,今天感觉怎样了?”

    庄严一边削苹果一边问。

    刘洪贵不以为然道:“嗨!我看就是点拉上扭伤,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都说不用那么麻烦了,你们却硬拉着我来住院。”

    庄严将削好的苹果递给他,然后问:“昨天医生怎么说的,让你转院,看来伤势不轻。”

    刘洪贵说:“开始在师医院拍了片子,医生说有点儿问题要查清楚,可是我问他什么情况,他又不说,我看啊,就是他们的水平不够!”

    他一边说,一边还呵呵地笑了起来。

    “我还是想早点回连队,一大堆事还等着做呢。”

    庄严道:“你还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再说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刘洪贵忽然停住了手,不吃苹果了,看着庄严问:“对了,考核的结果怎样?”

    庄严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削另外一个苹果。

    刘洪贵似乎察觉到什么,说:“你我都不是外人了,直说吧,是不是训练水平不入你这个兵王的法眼?”

    庄严削苹果的刀子停了下来。

    良久,将那个削了一半的苹果往往盆子里一方,叹了口气道:“老班长,昨晚所有科目都考核完毕了,说实话,你在1师待过也清楚,这种训练水平,就不说跟1师的侦察营比了,也别跟教导队比,跟普通连队比,估计都够呛!”

    刘洪贵默默地点了点头,微微叹气道:“唉,你说的是事实。4师从前也不是全训部队,一直就是乙类,也就是今年忽然宣布改编了,短短这一点点时间,训练是很难有太大的提高,我这个连长不合格……”

    “跟你没关系,你不就是年初才提的吗?估计是从前就这样。”庄严说:“我现在头疼得很,按照他们这种水平,我得好好加两把火锤炼锤炼。”

    “那好啊!我支持你!”刘洪贵听了,猛地想从床上坐起来,一动,马上呲牙裂嘴,又躺了回去。

    “我精神上支持你!等我病好了,我马上回连队,身体力行支持你。”

章节目录

特种岁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严七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严七官并收藏特种岁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