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夜晚十一点整,星辉交映,皎洁的月光如银白面纱般盖住大地。

    接到公司电话的那一刻起,艾娃.罗萨琳博士就知道今晚是个不眠之夜,但她知道有些工作必须由自己去完成。不同于那些技术部员工,西格蒙德公司特派专员的工时向来不稳定。

    ——并非完全由责任感驱使,只是她知道,死神也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

    有些年头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而过,一切如同往常,自己的搭档奈尔.瓦茨博士开车。他是个喜欢抱怨的家伙,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的诉说着自己对于任务的不满,诸如此类的小毛病还有很多,虽然如此,但说到专业技巧,奈尔绝对是十分靠谱的同伴。

    罗萨琳用手杵着自己的下巴,愣神的望着窗外的夜景。

    自己到底在感慨些什么呢......?罗萨琳轻声叹息着,或许是长时间的工作经历,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本能的让她感到有些惆怅。诸如“愿望会是什么?”或“是否能够完成”的想法不断浮现。

    “这次的任务是个棘手对象。”

    想到公司提供的资料,罗萨琳闭上眼靠向座椅,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吱—————!”就在这时,刺耳的刹车声划破宁静的夜幕,随之而来的巨大反冲力让刚准备小憩一会的罗萨琳猛的前冲,撞在立刻弹出的安全气囊上。

    随着一阵刺耳的响声,老旧汽车总算是在一颗枯松树的帮助下停了下来。

    虽然车前盖已经冒着徐徐白烟,看样子是发动机遭受了损坏,但幸运的是没出现重大的交通意外,否则在这样的荒郊野岭估计是求救无援。

    罗萨琳博士气冲冲的跳出座位,“你眼睛长哪去了,奈尔?!”

    “啊哈,请原谅我。”奈尔.瓦茨博士也从另一边的车门处下来,但神色却没有沮丧,而是一脸骄傲的说着:“英雄般的我躲过了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松鼠!”

    “但你还是压过去了啊......”

    罗萨琳捂着额头,回头看了高速公路一眼,发现松鼠的尸体正安静的躺在路面上。

    奈尔顺着她声音将视线挪过去,发现结果不尽人意后,别过头去平静的应了声:“噢”

    “你压了过去。”罗萨琳继续说:“而且,把车撞到了树上。”

    奈尔.瓦茨站在原地愣住,接着无所谓的摊开手:“好啦,别担心,这辆是公车。”

    “公你大爷,老板会弄死我们的!”搭档的话让罗萨琳的太阳穴抽了抽,她可没准备用接下来半年的工资偿还奈尔的“一个不小心”。

    “恩......就说我是为了拯救一只小狗?”瓦茨思索了一会:“他很喜欢小狗,对吧?”

    罗萨琳考虑了一下,慎重的摇摇头:“我认为他是猫派的。”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如此复杂呢。”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后,瓦茨转过身去叹息着:“好吧,不管他喜欢哪种毛球。我们避免了一场灾难,不是吗?”

    “很好。回去我会把它写在你的报告里。”

    罗萨琳憋了瓦茨一眼,自顾自离开车门前,看着阴森的山路皱了皱眉:“去把[装置]从车里抱出来,然后我们才能继续行动。”

    汽车似乎不能继续使用,但总算是勉强达到了目的地,这次任务的委托者住在山崖顶端的一幢别墅中,刚好这段路并不像能够提供汽车直达,所以接下来的路只能通过步行,而在一男一女的配置下,搬运公司提供的装置这项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奈尔.瓦茨博士的头上。

    整理过因车祸乱得一团糟的车厢,瓦茨在后座拿出印有西格蒙德公司徽章的精密仪器。

    “喂,等等,别忘了锁车。”

    看罗萨琳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腾不开手的瓦茨连忙叫了句。

    “我还以为你记不住了呢。”艾娃.罗萨琳博士头也不回的应了声,按下汽车钥匙的遥控按钮后,车窗也随着警报声缓缓闭合。

    “......您还真是亲切。”瓦茨叹了口气,连忙跟上走得快要没影的罗萨琳。

    通向山顶的道路很长,虽然有些陡峭崎岖,但并非是完全没有修缮过的土路,而且从那些阶梯上还清晰可见的足迹来看,可见直到最近还有人居住在这个地方。

    委托人居住的房子建在海岸线附近,这片区域似乎还没有经过那些满身铜臭的投资商开发,繁星照耀下的森林简直美得惊人,海浪随着潮汐的变更打在礁岩与岸边上,宛若按照乐谱般,不断传来阵阵有节奏的声响,罗萨琳贪婪的呼吸着夜晚清新空气,心中的浮躁被渐渐抚慰下来。

    “恩?那边的,是一座灯塔吗?”走到山腰时,罗萨琳发现海岸线边的某栋建筑。

    在山脚完全没发现,虽然碍于夜间的光线问题影响了不少可视度,但值得庆幸的是今夜的天气还不错,月光照应下能够看到塔状的建筑物屹立在海边,似乎能通过另一条路到达那里。

    “这可还真是怀念,记得我小时候......”

    “你、你能别说了吗?”还没到罗萨琳说完,奈尔.瓦茨博士便打断了她,气喘吁吁的擦了擦额头,抱怨着:“比起那些东西,我更希望能抱着这个该死的装置见到委托人。”

    “我们的时间不多。”

    抱怨归抱怨,尽管满头大汗,但奈尔.瓦茨博士却并没有放下装置休息一会的打算,他盯着罗萨琳,像是尝试般问着:“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艾娃,对吧?”

    “知道。”这个问题让罗萨琳一愣,紧接着白了瓦茨一眼,加快步伐,

    没情调的白痴,我为什么会和这样低情商的家伙搭档?罗萨琳忍不住在心里想。

    ——科技的神奇之处,在于其发展总能超脱人类的想象。

    西格蒙德(Sigmund)就是这样一家著名的科技公司,也是奈尔.瓦茨博士与艾娃.罗萨琳博士的雇主,这间公司拥有全世界最尖端的神经科学技术,神经和大脑便是整个公司的研究方向。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实践,甚至能够做到通过科学仪器连接神经,操纵大脑的运作方式。

    “你看见的并不意味着这就是真实的。”这句话常被用于各种实验与推理中。

    但西格蒙德公司却能将这句话转换为现实,大脑和神经控制着每个人的记忆和行为,通过修改神经纤维网络,能够很轻易便改变某些事物的细节,甚至于......改变整个人生。

    虽然对现实没有任何影响,但只要在脑海中发生过,那就是发生过。

    当然,科技总是一把双刃剑。

    如果牵扯到改变神经纤维,会带来的变化和后果完全无法预计。毕竟如果将数名优秀科学家的记忆修改为穷凶极恶的罪犯,那么西格蒙德公司能够在极端的时间内掌控极为恐怖的力量。政府对此设定了十分繁杂的法案,唯一能接受公司服务的对象,只有那些“将死之人”。

    ————帮助有需要的客户改变人生,就是西格蒙德公司最主要的业务。

章节目录

去月球Tothemoon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玩火的枫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玩火的枫叶并收藏去月球Tothemoon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