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但是......我一直觉得它们是灯塔。

    通向山顶的路并不复杂,罗萨琳和瓦茨博士很顺利的抵达了委托人的别墅前。

    房子并不小,立于悬崖附近的空地上,虽然现在看来有些陈旧感,但仍能看出建造者当初花了很多心思。从这个高度能一览无余的看清整个海岸线,如果是白天肯定会更美。

    罗萨琳看着手表,指针刚好重叠在十二点的位置,还好,并没有耽搁太长时间。

    “您好,我们是西格蒙德公司的专员。”清了清嗓子后,罗萨琳博士继续敲着门:“我们接到了委托电话,很抱歉迟到了一段时间,请问有人在吗?”

    房门并没有打开,沉默过一会后,房间里传出一个男孩的声音——

    “妈妈!他们来了!”

    罗萨琳愣了愣,公司提供的报告中表示委托人并没有子女,那么这个男孩是哪来的?但这个疑惑几秒后便消失了,毕竟报告可不会永远正确,她见过不少错的离谱的消息。

    何况自己可不是FIB探员,疑神疑鬼对工资并没帮助。

    “退休以后住这里真不错,对吧?”在等待开门时,罗萨琳没由来得突然说着。

    “我能搞个更好的。”奈尔.瓦茨博士东张西望得看着周围,挪了挪自己的眼镜,让月光像故事里的反派似的在他的镜片上反射,用调笑的口吻继续说:“夜班,喜欢还是讨厌?”

    罗萨琳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你这个蠢夜猫子。”

    “看来今天又得熬一宿了。”瓦茨叹了口气:“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提供咖啡......”

    “闭嘴!”

    “......大海的涛声还会唱催眠曲。”看到自己的搭档发怒,瓦茨没有丝毫在意,嘴角带起一丝弧度,像是提示般的继续自言自语:“这种煎熬对女性的皮肤可不太好。”

    罗萨琳的太阳穴微微抽了抽,咬牙切齿的握住右拳:“就算你不胡扯他们也不唱!”

    “你说过塞壬吗?海浪的歌声就像那个,然后你的眼皮就......”

    还没等瓦茨说完,静谧的气氛便被“咔嚓”的锁芯转动声打破,原本紧闭着的门被打开,莫约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前,微笑着:“不好意思,请进。”

    “别忘了把装置拿上,白痴!”罗萨琳瞪了瓦茨一眼,没打算等他,自顾自走进房间。

    看着罗萨琳的背影,瓦茨博士默默转身抱起装置:“......我回去一定要要求加薪。”

    毫无疑问,是间很棒的屋子,委托人的居所给罗萨琳的印象就是这样。

    她仔细观察着房屋内的装潢,屋内十分干净整洁,正对门的走廊尽头是一架古老的钢琴,安静的矗立在玄关和其他房间的交界处,客厅和厨房连在一起,落地灯发出柔和的亮光,给人恬静舒适的感觉。

    “你们就是瓦茨博士与罗萨琳博士对吗?”

    开门的妇女缓缓走到钢琴边,转过身,向进入屋子的瓦茨和罗萨琳深深鞠躬:“赞美主,谢谢你们能用那么短的提示找到这里。”

    瓦茨博士无所谓的耸耸肩:“不客气。我也不擅长判断死路。”

    “......蠢货。”再次瞪了瓦茨一眼,罗萨琳对妇女问道:“请问你是病人的女儿吗?”

    “哦,不,我只是他的保姆。”

    妇女先是一愣,随后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继续说着:“叫我莉莉就可以了。”

    这么说着时,她指着两个在房间中跑过玩闹的孩子:“......这些是我的孩子。莎拉和汤米。你们知道的,这的确不是一个可以通勤的工作,所以强尼让我们住在这里。”

    罗萨琳博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大概这个“强尼”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强尼?听起来像是超人故事里的角色。”奈尔.瓦茨博士愣了愣,露出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听着,如果你要我们去面对一个孩子的话,那你估计找错人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通过西格蒙德公司来实现临终梦想的。

    作为全球最顶尖的科技公司,西格蒙德提供的并不是“在梦中实现”这样简单的服务。

    整个过程都在“梦境”中进行,仪器连接大脑后,西格蒙德公司的专员会一步步回溯委托者的人生,将人生最后的期许渐渐植入到委托者的人生轨迹中,最后直达童年的内心,将愿望的种子深深埋在心中,换而言之,委托人并不仅仅是在死前做了一场关于某个愿望的梦而已。

    “梦境”结合实际,符合客观规律,将委托人的潜力发挥到极限,制造完整的人生记忆。

    每个细节都无比真实,无论是孩童时期努力拿下的某张奖状,还是青年时期历经千辛万苦去学习专业知识,最后在梦寐以求的地方工作或实现自己的价值。

    如果事情顺利,最后他将失去原本的记忆,仪器制作的梦境将替代委托人的整个人生。

    尽管只是虚构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重铸人生”。

    听起来很酷,却并不复杂,听过平行世界理论就能够很直观了解这件事的原理。

    一维,二维,三维,四维......直到第十二维,便包含了整个宇宙,这些维度中有所有的可能。你的人生只是其中一个分支,还有无数的你在另一个时空,另一个地点,经历着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生。造成区别的可能只是因为某些细节差异,有可能是一次选择,也有可能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想法。

    西格蒙德公司的工作,就是让委托人在梦境体会另一个自己的人生。

    这些其他的可能只会在委托人脑内完成,由仪器的一串代码推理,对现实没有任何影响,但并不是毫无意义,任何人都会有后悔做出某件事的时候,它能实现如果当初这么做的“如果”......

    而奈尔.瓦茨和艾娃.罗萨琳就是负责协调仪器与回溯人生、植入愿望的专员。

    但问题是,孩童不在服务的范畴内。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仪器只是辅助,他能协调过去曾经出现的某个想法,但这要比做梦严谨一些,因为这是建立在委托人具有自己的世界观上,而孩子则没有任何人生可以回溯。

    “不,不。他只是希望我们这么叫他。”

    虽然只有一瞬间,罗萨琳捕捉到莉莉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他正在楼上,医生也在。”莉莉叹息着转过身,指着通向二楼的阶梯:“请跟我来。”

    罗萨琳转身看了瓦茨一眼:“快点,带上箱子我们走。”

    “如果哪天我的腰断了,我一定上法院对你提出保障诉讼。”虽然嘴上这么抱怨着,但瓦茨还是抬起仪器跟在后面:“好吧,在我拿不住这箱子前赶紧上楼。”

    等瓦茨和罗萨琳的身影消失在客厅中,某个阴暗的角落传来一阵交流声。

    “他们终于走了。”

    “第一个到的弹钢琴!”

    像是默认般的沉默几秒后,莎拉和汤米从角落里冲了出来,看样子是在赛跑。

    “你耍赖!你刚才推了我!”小女孩莎拉气愤的抓住已经坐在钢琴椅上的汤米,看样子对于自己玩伴的作弊手段并不满意,尽管他并没有。

    “我没有......”

    “随便,反正你抢到的是那两个无聊的音符。”没有理会汤米的反驳,莎拉露出诡计得逞的纯粹笑容,挤到椅子上,坐在汤米身边。

    两双稚嫩的手轻轻跃动,悠扬的琴声回荡在房屋中......

    (PS:如果想听这首钢琴曲的可以百度《Kan.R.Gao——To the Moon》超赞的BGM。)

章节目录

去月球Tothemoon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玩火的枫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玩火的枫叶并收藏去月球Tothemoon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