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聪为什么如此肯定他这次可以收拾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呢?

    很简单,因为他有杀手锏。

    他手握六万重兵,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六万重兵并不是他的杀手锏,这会儿朝廷还是讲法度的,他不可能依仗六万大军便能为所欲为,想收拾谁就收拾谁。

    关键是这六万重兵的粮饷,连杨荣这样的商户都知道六万大军断了粮饷后果不堪设想,嘉靖这当皇帝的自然更加清楚。

    他很清楚,嘉靖这会儿肯定不会把他怎么样,因为他一旦下台,这六万大军的粮饷就悬了,更何况还有后面造战船的计划,那也需要大把的银子,嘉靖除非是不想彻底剿灭海盗和倭寇了,不然,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拿他开刀。

    这就是他底气所在,这一年两百余万两岂能白白花出去,谁又接的下这么大个摊子!

    他算准嘉靖肯定会有所忌惮,所以,他玩了手恶人先告状,逮住林长水的时候,他就上奏,把林长水给告了。

    不过,他并没有牵扯到什么海盗和倭寇,他告的就是林长水贪腐,林长水跟他签订的契约就是证据。

    开什么玩笑,一艘苍山船造价撑死也就一千两左右,再刨去利润和其他费用,撑死也就一千五百两,林长水竟然说两万两银子只能造九艘苍山船,这家伙,一把就贪了六七千两啊!

    这样的人,谁敢让他继续当南台船厂的提举。

    当然,他这奏折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告林长水,而是向嘉靖点明,要彻底清剿海盗和倭寇,就必须造两百五十艘苍山船和两百五十艘蜈蚣船,这造船的钱谁来出,他并没有挑明,嘉靖肯定明白,这钱,是他出的,五百艘战船,少说也要四五十万两。

    这份奏折还没传到京城呢,他又把南台船厂相关的吏目、指挥、匠头,卫指挥使,千户所千户,水寨把总全部抓起来,海扁了一顿,然后贬为庶民。

    接下来,他同样恶人先告状,把这些人给告了。

    这次,他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他的矛头直指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言明这些人联合起来暗中操控南台船厂,违抗他的命令,想害得他造不成战船。

    当然,他也不是诬告,这本来就是事实,而且他有充分的证据,那些匠户的供词他一份不落,全交上去了,这足以证明南台船厂的匠户是受人指使,不来干活的。

    开什么玩笑,什么七品、八品、九品,甚至是不入流的小吏都敢不听从他这个超一品总督的号令,还有没有王法了?

    他这么搞,海商豪门肯定不服气了,这是抡起大耳巴子,使劲往人家脸上煽啊,人家能服气才怪。

    他第一份奏折传到京城,赵文华便坐不住了。

    这南台船厂的重要性赵文华当然清楚,那是他们海商豪门控制手下海商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他们海商豪门捞钱的重要手段之一,就这么让杨聪给“霸占”了,那怎么行!

    他当天晚上便跑去找严嵩了,想请严嵩出面,收拾杨聪一顿,夺回南台船厂的控制权。

    不过,这事却比较的麻烦,因为严嵩相当清楚,这事对海商豪门来说虽然是大事,但是对于朝廷来说却是一件小事,开什么玩笑呢,一个总督收拾一个小小七品的提举这简直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啊,更何况人家还有确凿的证据,这种事都要闹起来,怎么闹?

    朝堂之上又不是菜市场,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要拿来吵那还得了。

    严嵩这还在犹豫呢,杨聪第二份奏折又到了。

    这一下可就不是什么小事了,那些吏目、指挥、匠头什么的也就罢了,提举才七品,这些人撑死也就八九品,很多还是不入流的,杨聪收拾这些人也没什么,但是卫指挥使,千户所千户,水寨把总可就不行了,这些虽然都是武官,那也是正五品甚至正三品的大员啊,岂是随随便便就能收拾的。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杨聪这摆明了是在打海商豪门的脸,树立自己的威信啊,如果不把他打压下去,东南岂不是成这家伙的天下了。

    严嵩也知道这时候不能犹豫,更不能纵容,所以,他立马便和赵文华商议了一番,开始发动党羽,上奏弹劾杨聪了。

    他们一致弹劾杨聪以权谋私、胡作非为、无法无天,而且再次要求朝廷派御史前往福建巡按,调查事实真相。

    如果真让他们得逞,杨聪虽然不一定和朱纨一般被气得自杀,至少,这总督之位恐怕是很难保住了。

    不过,这次和上次却不一样了。

    上次朱纨是不分青红皂白,逮住海商豪门手底下的海商就是一顿杀,杀了不知道多少人,而且,朱纨还上奏海盗已经被他清剿的差不多了,结果,他才刚上奏,东南沿海海盗反而闹得越发厉害了,严嵩和海商豪门完全可以利用这个“事实”弹劾朱纨杀良冒功。

    而这次杨聪却只是将一些“忤逆”他的官员贬为庶民,性质根本就不一样,更重要的,杨聪这是要自己掏钱给朝廷造战船,根本就不是为了争权夺利啊。

    嘉靖看到这些奏折,果然如同杨聪猜测的一般,犹豫了,或者说,有些忌惮了。

    开什么玩笑呢,查杨聪,如果气得杨聪撂挑子怎么办,六万大军的粮饷谁来出,五百艘战船谁来造,朝廷哪来的这么多钱?

    这个时候,嘉靖还是很想剿灭海盗和倭寇的,而且杨聪在东南做的也相当不错,虽说这会儿海盗和倭寇还没被剿灭,至少,海盗和倭寇已经不怎么敢上岸劫掠了,沿海各省告急的奏折也越来越少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东南沿海就可以回复安宁了。

    这就一切都杨聪当初的“剿倭之道”并不是在吹牛,嘉靖也相信,等杨聪把战船造出来,海盗和倭寇肯定会逐步被清剿干净。

    那可是五百艘全新的战船和六万大军啊,剿灭海盗和倭寇还不是轻而易举,这个时候收拾杨聪,开什么玩笑!

    再说了,嘉靖也不认为杨聪这是以权谋私,因为人家根本就不是为了私利,任谁掏出几十万两来造船都怕被贪官污吏给贪了不是,杨聪把以前的人全撤了,全换上自己人也在情理之中,最多也就有点滥用职权的嫌疑。

    所以,嘉靖并没有如同严嵩和赵文华他们希望的那般,派出御史前去调查“真相”,而只是发旨问询,让杨聪好好解释一番,让他也好有个台阶下。

章节目录

明朝富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玖并收藏明朝富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