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痴快速越过雷鸣城,直接进入雷鸣宗。

    雷鸣城这一路上没有人敢走在街上,所以这段时间雷鸣城会显得比较冷清;执法殿的弟子一个个分布各个大街上,维持秩序,以防有人会趁乱打劫。

    剑痴进入雷鸣宗,直接奔向雷鸣宗深处。

    来到大殿,两位老者依旧闭着眼睛。

    剑痴走进大门,大门悄然开启,刷的一下进入到里面。

    里面只有两道人影,一个是老宗主,另一个是宗主,两个人皆是雷鸣宗的话语权最高的两位,并不包括太上长老,他几乎不管宗门之事。

    剑痴行弟子之礼,恭敬地道:“弟子见过老宗主,宗主。”

    “你师父呢?”

    老宗主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他自己去天星宗了。”剑痴老实地回答道,闻言两人眉头微微一皱,宗主不解道:“你不是跟他去堵门吗,怎么他去了天星宗你没去?”

    剑痴只好将在地冥宗和天星宗发生地事情一一告诉了他们,但是在去天星宗途中那几位长老遗留下来的令牌,他没有说,毕竟当时自己师父的脸色也发生微妙的变化,所以他还是选择隐瞒下来,等到自己师父回来之后再看他怎么说吧。

    良久,两人露出凝重的神色。

    “看来天星宗是不想你成长起来。”

    “嗯,你这个月来徒步回来很辛苦吧。”老宗主十分关心,他也很清楚那么远的距离,想要踏空回来是不现实的,踏空也是需要元气也催动。

    一个月时间不御空飞行回来,那么就要必须经过那重重山脉,还有里头的蛮兽,数不尽的蛮兽,比起这次围城更是危险巨大。

    剑痴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辛苦,在回来途中我还是得到历练的,正好可以磨练我的剑法。”

    这可不是吹的,蛮兽他杀的不知有多少了,剑法自然会得到提高。

    “接下来你回来宗门了,有什么打算吗?”

    老宗主问道。

    “emmm……”

    剑痴沉默一会儿,他想起了很久之前邪天给他观看的炼药手法,对此他产生一种要当药师的理想,片刻他开口道:“我想去六长老那里,学习辨认药草。”

    “你要学炼丹?”老宗主诧异的看着他,炼丹师虽然吃香,但是很困难能成为炼丹师的,毕竟这需要天赋,但天赋对于剑痴而言重要吗?

    老宗主暗自摇头,天赋对剑痴来说根本不是事。

    剑痴微微颔首。

    沉默了一小会,道:“行吧,你可以去六长老那学习炼丹,等你学完了有兴趣可以去四长老看看炼器,但是我提醒你一下,作为我们武者而言,精力是有限的,不能贪得无厌,否则最后样样不精,不成气候。”

    剑痴认真聆听老宗主的教诲,毕竟长者都是过来人,有经验,但是经验这东西会跟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只可听,至于做哪要取决于自己的能力。

    “我是修阵法,当初你闯关的最后一个阵法便是我布下的,那套阵法很强,是我偶然得到,所以你对阵法感兴趣,可以来问问我,我可以讲解一些阵法,以免你日后遇到不知所措。”

    “弟子明白。”剑痴感激道,然后没什么事剑痴就默默离开了。

    剑痴没有着急去找六长老,反而来到了外门。此时外门十分忙碌,所有执事长老等人齐齐出动,安抚那些在战乱中阵亡的弟子。

    他站在远边,都可以看见在山门下摆放着一具具整整齐齐的尸体,他们都用白布盖上,数百具尸体令人感到悲凉,而且还有源源不断抬回来的尸体。

    很痛苦。

    很凄凉。

    他们原本在雷鸣宗生活的很好,虽然有竞争,有争斗,但是没有生命危险,生命有了一定的保障,但是他们在雷鸣城危机的时候没有退缩,或许退缩的惩罚太严厉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去上。

    但,这又如何。

    他们依旧上战场杀敌。

    他们依旧将生命放在另一边,

    他们把一座大城的平民百姓放在了首位,

    他们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攻打过来的蛮兽,让城里手无寸铁,没有修为的百姓得到安稳和性命的保障。

    他们是好样的!

    他们是英雄!

    剑痴严肃的望着那数百具尸体,这个时候李华过来了,他在这一战收获很多,而且也是杀敌最猛的其一,他左臂上露出一大块缺口,那是蛮兽咬出来的。

    但此时他眉头都不带皱一下,只是很平静地看向那数百具尸体。

    “没事吧?”剑痴见到那个骇人的伤口,不由得问道。

    李华摇摇头,表示不在意,平静地声音却听得出暗含了一丝颤抖,道:“你说人的生命为什么这么廉价,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唉……

    剑痴不忍,轻轻的拍了拍他右手的肩膀,他知道李华有不少好友都死在那场战乱上,可这就是命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

    就好像他自己也是如此,面对上千具的尸体,他现在所作所为都无法让死去的人活过来。

    八长老来了。

    悄然地来到他们身后,沧桑的声音缓缓响起:“当你们踏上了修行之路,就意味着你们不可能跟凡人一样,你们的寿命比他们还长,但是更容易死去,只要你有争斗的心,那么你就已经一只脚踏入死亡的边缘。”

    长老的话触动了剑痴某一个心弦,李华扭过头看去长老,脸色有些苍白。

    “搬到后山上厚葬吧,他们都是雷鸣宗的好孩子。”

    后山原本种满树木果园,却在这一天全部夷平了,光秃秃的山,剑痴和所有弟子将这些外门内门弟子的尸体,安稳的放入已经挖好的土堆里。

    将其填上,在众多弟子坟头前立上一块墓碑。

    勇士之墓!

    他们确实都是勇士,在生死边缘上不退缩,不放弃,拼尽全力杀敌,这不是勇士是什么,必须得厚葬。

    “九长老,抚恤金都发放到死去的家人手上了吗?”

    宗主的声音充满威严,九长老正色答道:“全部已经发放了,死亡人数一千三百四十二人,家庭共计一千三百二十七个,另有十人分别来自五个家庭,还有五人是孤儿。

    下发抚恤金共计一百万金币,并且将他们列入宗门保护对象,每一个家庭都发放一个永久有效的令牌,此令牌可作为他们如果还有孩子可凭此令牌直接进入外门修炼,享有六级住处,拥有两年无法被争夺住处的特权;另外五个家庭因他们两位孩子都已逝世,所以抚恤金双倍,令牌双倍;

    至于另外五人孤儿,我便擅自做主用他们的抚恤金建造了一个孤儿所,安置在雷鸣城中流放的孤儿乞丐,并安排教书学字。”

    宗主听闻点头,道:“做的不错,通知一下雷鸣城城主让他安抚好百姓。”

    九长老称是。

    ……

    许多,终于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弄完了。

    剑痴一身疲惫,回去后他闭门疗伤,和郑雄切磋,胸口上的伤口一直没有去处理,只是止了血而已。

    数日过去,剑痴又恢复成神采飞扬,他精神抖擞,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六长老所在的地方,他来到一大片田园,地里种的都是花花草草,有些花儿飘来一阵芳香,不知不觉会让人沉醉下来。

    好几亩田地有不少弟子,确切的说是童子,杂役弟子,他们真正认认真真的除杂草和给花草浇水。

    见到剑痴路过,他们微微一愣,然后又继续干活。

    他又经过了一片河塘,他目光看下河里,依稀可以看见里面有几条大鱼在游动。

    剑痴加快了脚步,很快来到一处房子前,恭敬地说道:“弟子剑痴求见六长老。”门前的童子见到剑痴有事求见,他只好进去禀报。

    杂役弟子是宗门最低级的弟子,所有时间都用来给长老们服务,至于给弟子服务,那是不可能的,至少在雷鸣宗这是不可能的。

    几个呼吸,那个杂役弟子出来了,恭敬地站在一旁,虚手一引,道:“师兄请。”说话的时候还是弯腰的。

    剑痴彬彬有礼的笑了下,然后走了进去。

    一进门,里面充满丹香的味道,他四处张望,两边墙上摆放了各种各样的炉子,看似是炼丹用的。

    “咳咳……”

    一阵咳嗽声传来,剑痴收回心思,看去里面,一个老者坐在那里笑脸嘻嘻的看着自己。

    剑痴来到六长老面前,恭敬地道:“弟子见过六长老。”

    “不用多礼,你来我这是为了丹药的事?”六长老猜测,他是炼丹师,很多长老都会来他这讨要丹药,这很正常,所以他也认为剑痴也是来讨要丹药的。

    “不是。”

    “……”

    六长老一愣,傻眼了。

    简直光速打脸。

    “咳咳……”六长老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你来我这是干嘛的?”

    “学习。”

    六长老眼睛一凝,声音稍微有些严肃的说道:“你是来拜师的?不对,你是来学习炼丹的。”很快他想到关键。

    “额,算是吧。”

    “什么叫做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小子别给我在这打哑谜,老夫等会就给你攀出去。”六长老目光不善的看着他,一直在后方的杂役弟子浑身一颤,默默的给这位师兄默哀,炼丹师的长老是那么得罪的吗,小心禁止给你提供丹药呢!

章节目录

浮天剑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百味聊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味聊生并收藏浮天剑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