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六子,总不能独独只为五儿子赐婚。现在瑾王去了北疆,三皇子康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二皇子端王势单力薄不足为惧,就只剩下太子和安王这两个心腹大患。姜皇后琢磨来琢磨去,还是觉得应该给他们俩安排听自己话的太子妃和王妃。

    于是在隔日的早朝结束之后,姜皇后便带着一盅参汤来到了御书房。

    “皇后今日来是有何要事啊?”嘉仁帝微笑看着摆在面前的参汤,后又将视线移向了姜皇后。

    “皇上,臣妾只是昨天跟擎儿说话时突然想到孩子们都大了,安王今年都要过十五岁的生辰了,一时心有所感,觉得皇上和臣妾应该很快就能抱孙儿了,心里高兴。”姜皇后端着无懈可击的笑容,端庄无比的坐在椅子上。

    “是啊,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一转眼小六都这么大了,朕还总觉得他成天上蹿下跳的像个孩子。”嘉仁帝似乎陷入了回忆,脸上浮现了一抹温情。

    “皇上,孩子们都这么大了,这终身大事也可以早些提上日程了,这样臣妾也能早点见到小皇孙呢。”姜皇后三句话不离皇孙,将话题始终锁定在皇子们的婚事上。

    “皇后的意思是?”嘉仁帝的表情不变,依旧微笑看着姜皇后。

    “臣妾想着孩子们毕竟年轻,臣妾是他们的母后,自然要帮他们掌掌眼。臣妾对京中贵女们做了一些筛选,择出了一些品行端正、身家清白又才貌兼备的,请皇上定夺。”姜皇后说着,起身将手上的一份名单轻轻的放在了龙案上。

    嘉仁帝打开名单,右相嫡孙女姜熙芸、镇国公嫡女上官曦玥、镇西将军嫡女南宫筱和南宫悠、太师嫡孙女公孙苒、左相嫡孙女孙思彤等名字映入眼帘。

    “确实都是好孩子,依皇后所见,这些贵女该许配给哪位皇子?”嘉仁帝一边看着名单,一边不经意的问姜皇后。

    “依臣妾看,镇西将军的嫡女南宫筱和南宫悠,都是难得的才女,无论是身家还是才貌,都是一等一的好,可以指给太子和安王,正好他们兄弟感情好,娶了姐妹这亲上加亲更是美谈。端王和康王这两个孩子平时不喜言谈,就爱诗书,不如将左相嫡女和太师嫡孙女许配给他们,琴瑟和鸣一定好。至于瑞王,他跟熙芸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俩人可以凑成一对。”姜皇后将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都给出了看似非常合理的理由。

    “尘儿呢?皇后觉得将谁指给尘儿啊?”嘉仁帝听完姜皇后的话,将名单合上又放回了案上。

    “瑾王上次在百花宴上放话,京中贵女全都没入他的眼,这……如今他又远赴北疆,臣妾想着瑾王和云妃妹妹一定有打算,所以……”姜皇后欲言又止,明显的表示出并不愿插手慕羽尘婚事的意思。

    “皇后的意思朕明白了,这名单先放在这里,朕还有要事,就不留皇后用午膳了。”嘉仁帝轻笑,然后眼神示意姜皇后可以离开了。

    姜皇后从善如流的行礼退下,出了御书房走出百步,方轻轻呼出一口郁气。

    “娘娘,您小心脚下。”秋嬷嬷一见姜皇后脸色不好,忙上来扶住她的胳膊。

    “秋嬷嬷,你说如果是云霏霏今天过来,皇上会跟她说不留她用膳了么?”姜皇后眼中流露出一股幽怨,手里的帕子也被攥的死紧。

    “娘娘,您千万不要这么想。皇上日理万机,而且老奴听敬事房的小太监们说,皇上已经几日不曾去过流云宫了,也许真的是国事繁忙才没留娘娘用午膳。”秋嬷嬷一脸心疼的看着姜皇后。

    “嬷嬷不用劝了,本宫心里明白。现在本宫只有擎儿这一个指望,本宫一定会尽全力扶他上位!”姜皇后的眼中迸发出了一股莫名的光彩。

    午膳时分,嘉仁帝带着姜皇后给他的名单来到了流云宫。

    “皇上万岁万万岁。皇上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应该早些派人跟臣妾说一声,臣妾好让人准备皇上爱吃的菜。”云霏霏正在用膳,听见通报说嘉仁帝来了,忙迎出门外行礼恭迎。

    “霏霏,快起来,朕今天有点事要跟你商量,所以赶在这个时间过来了,刚好可以陪你用膳。”嘉仁帝亲手将行礼的云霏霏扶起来,然后牵着她走进偏殿的桌旁坐下。

    “皇上,先喝点汤,这个鲜笋汤不错,这个季节喝刚好。”坐下之后,云霏霏先给嘉仁帝盛了碗汤放在他手边。

    “好,你多吃点,最近都瘦了。尘儿有没有给你来信?去了北疆一点儿都不惦记他父皇,除了奏折之外一封信都不曾写给朕。”嘉仁帝一边喝汤吃菜,一边不自觉的埋怨起慕羽尘。

    云霏霏只是微笑听着,不时的给嘉仁帝布菜,对于嘉仁帝幼稚的想法不予置评。

    用过膳之后,嘉仁帝将姜皇后送来的名单递给了云霏霏,并将姜皇后的话重复了一遍,“霏霏,这都是京中最优秀的贵女,如果你不给尘儿留一个,以后可别后悔。”

    “皇上尽管给太子和众位王爷指婚吧,这些贵女都很好,但是尘儿不喜欢臣妾也不能强迫他,再说好好的姑娘家娶进来难道是让人家受气的?”云霏霏看了看名单,上面的姑娘虽然都是名门闺秀,但是慕羽尘已经明确表示过了都不喜欢,她这个当娘的就不乱点鸳鸯谱了。

    “哎,你和尘儿都不急,皇后倒是急着给皇子们赶紧指婚。朕还记得那姜熙芸在百花宴上非尘儿不嫁,结果皇后现在跑来让朕把她指给擎儿,真是不知道姜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嘉仁帝见云霏霏对这些贵女都不感兴趣,也就丢开了,转而说起了姜皇后的异常举动。

    “小姑娘么,想法一时一变也是有的。”云霏霏不愿意多说姜皇后娘家的事情,对她来说这深宫之中也只有昭贵妃和苏妃偶尔可以一起喝茶下棋聊天,其余的人她都懒得管。尤其在慕羽尘北行之后,云霏霏更是紧闭了宫门祈福,对于宫中之事全然不关心。

章节目录

农女福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烟波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波三月并收藏农女福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