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毛本来是侧身歪在地上,这会儿再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翻了个身,面朝下,撅着屁`股,把脸埋在雪里跪在那儿。

    窦大宝想揪他起来,他却拼命挣扎,“别别别,各位好汉,你们真找错人了。我知道规矩,一看到好汉们的脸,我就活不成了!”

    “给我起来吧你!”

    窦大宝一把将他甩到一边,他却仍是紧紧闭着眼。

    见他这幅样子,瞎子扑哧一乐,“别装了,刚才把你撂下前,你就已经醒了。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还装什么蒜!”

    长毛“诶呦”一声,“可是冤枉哟,我真是刚醒,后脑瓜子还火辣辣的呢……”

    窦大宝见他说什么也不肯睁眼,也不禁笑道:“这老丫的,绝对是老滑头的祖宗,爷俩不光跟一个模子抠出来似的,还一个德性!”

    他的笑容突然凝聚在脸上,瞳孔收缩的同时,眼睛却瞪圆了,“我去,这是知道咱绑了镇上的人,追上来了?”

    “哪儿呢?哪儿呢?!”长毛陡地睁开眼,挣扎着坐起身张望。

    这时我和瞎子都觉出窦大宝反应异常,顺着他的目光转头一看,双双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原本四灵镇的方向,竟有乌泱泱百十号男女老少,正在往这边行进。

    四灵镇早已被雪原替代,这些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各自提着大包小包,扶老携幼的往这边走,完全是一副集体逃难的样子。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窦大宝突然双手合十,眼帘低垂的诵了声佛号。

    我刚一愣,就听瞎子干笑道:“佳音……我前女友没算错,这趟咱没白来!”

    这时我已经看到,‘逃难’的人群中,为首那人正是前不久才见过的,那个和汤易相像的男人。

    反应过来,有些恍惚道:“他们这是要弃镇了?我们看到的,是百年前,四灵镇的居民迁移的样子?”

    瞎子凑到我身边,示意我看窦大宝,同时低声在我耳边说:

    “所有的居民同时做同一个梦,不可能是偶然。如果说,当初有位佛门高僧的灵魂不散,借梦境普度众人,是不是就能说得过去了?”

    我浑身剧震,“大宝真是当初四灵镇的睡和尚?”

    瞎子说:“你想啊,他夜里在镇上绕了个遍,然后所有人就都醒了,现在又开始了迁移……呵,我们想不承认他的身份都不行了。”

    我仔细一想,他说的似乎有道理,但又有点欠缺根据。

    瞎子忽然又对我说:“你不觉得大宝的脑子一直有点浑吗?”

    我下意识的摇头,想说他挺好,但实际上,也不得不承认,大宝各方面性格都不错,就是有时候过于浑浊闷楞。要不然,也不会从小被莲塘镇的人,叫傻子叫了十几年。

    瞎子说:“无论是道是佛,都讲求因果循环。如果当初真是睡和尚不灭的魂灵救了镇上的居民,于当地人而言,他是救命恩人,但难免有逆天而行的嫌疑,未必就不会遭受果报。我要是没猜错,他后来投胎转世成了窦大宝,却有相当一部分的意识灵智,因为救人而留在了这里。我让他在镇上转一遍,等同是让他‘故地重游’。灵墟世界中,镇上的居民,果然又一次受到感应,这次,真是要离开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找到大宝的时候,他怪里怪气的呢……”

    我想起一件事,问瞎子:“要照你这么说,灵墟世界里,四灵镇的居民迁移走了,那四灵镇就真正不复存在了,大宝缺失的灵识是不是也就能回归他的本体了?”

    瞎子翻翻眼皮,“你看他像变聪明了吗?”

    “不像……”我忍不住挠头,“我见过睡和尚,他当年……当年好像也就这德性啊。”

    瞎子也跟着挠头皮,“本性改变不了,但……但架不住他当了多少世和尚,修出智慧来了呢。对,我越想越是这么回事。他转这一圈,肯定多少收回了一些灵识,只是所收回的,是佛家的大智慧、大慈悲,表面上体现不出来!”

    他还想往下说,长毛突然挣扎着跳起来,边往迎面而来的人群中跑,边大叫:

    “汤爷,救命!我他妈被疯子给绑了票了!”

    他这一下猝不及防,离他最近的窦大宝又是‘入定’状态,没能及时逮住他。等我和瞎子想追的时候,老丫已经跑到人群跟前了。

    但是很快,我们就发现,来的人似乎并不能看到他,任凭他怎么求救,没有一个人肯搭理他。

    甚至于,当他想朝为首的‘汤爷’扑过去的时候,两者居然穿插而过,根本不能有所交集。

    瞎子反应过来,吐了口气,“这些人,这次是真要离开了。”

    人群来到跟前,同样不能和我们交集。

    眼见这些人从身边走过,我和瞎子都有种真假难辨的迷惑。我有些怀疑,彼此双方,究竟谁才是真实存在的,谁又是残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念意识……

    “愚昧!愚不可及!”一个声音突然怪叫,“你们把我放下,放下!”

    扭脸一看,正见四个大小伙子,抬着一根木头椽子。木橼上像捆猪一样绑着个人,正在不断叫骂。

    看清这人的样子,奇异的感觉更家强烈。

    这不就是那个几次指点我的‘影子’嘛,他是四方镇三哥的祖辈,那个不肯相信梦境离开避祸的教书先生,他,是凌家的人……

    人群走的匆忙,不消片刻就全部经过。

    这时留在原地发愣的长毛,才像是陡然惊醒,一蹦三尺高的边追上来边喊:“要走一起走!”

    结果我们谁都没想到,他跑到我们身边,居然噗通就跪下了,“是我错怪你们了,原以为您几位是绿林好汉,没想到你们竟然是阴司的差官。我不知道这镇上的百姓犯了何等弥天大过,阴司要将他们全部拘走。我凭一己之力,也斗不过你们。既然如此,我也不逃了,你们就把我也一块儿带走吧!”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都是哭笑不得。

    这老丫,嘴上说的铿锵有力,一对眼珠子却转个不停,显然在打着小九九。

    我们都相信他虽然听到了一些对话,但还没弄清形势。一见情势对自己不利,就先下跪服软……老滑头这一家子,还真是祖上传承的奸猾。

    瞎子忍着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长毛立时大声回答:“回阴差大老爷,小的姓沈,名万三!”

章节目录

诡命法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天工匠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工匠人并收藏诡命法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