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雪三岁开始习武,十二岁便成为大乾国镇北军的左翼先锋,短短六年时间,手中一杆银枪挑落北凉国上将共二十三名。

    因其每次出现都戴着一张白银制成的鬼面具,得称:银面杀神!

    ……

    大乾国,镇北候府。

    时值深秋,夕阳染红了天空,两只青鸟从空中飞过,朝着候府朱红大门上挂着的白巾,发出“吱吱”的鸣叫。

    候府内,一间内屋的屋顶上,千山雪轻轻的将脚下的一块瓦片揭开,看向屋中躺在床上的一个青年。

    青年的长相极为清秀,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紧闭着双目,额头上正浸着滴滴细密的汗水。

    不出意外,青年有病!

    “长得还怪好看的,不杀掉怕是要被别人糟蹋了!”千山雪的嘴角微微上扬,杀人对于她而言早就习以为常,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不过,虽然长年征战沙场,可在千山雪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蛮悍气息,反而是肌肤似雪,眉目如画,一点都不像在战场上厮杀的杀神,更像是深居闺阁的少女。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很少有人知道,战场上杀人如麻的银面杀神会有着这样‘柔美’的相貌,不过,这张绝美的脸很快便被黑巾遮住。

    千山雪一只手按在腰间的飞刀上,刚准备动手,耳边就传来两个细微的脚步声,同时还有祈求的声音。

    “王管家,求求您了……我害怕,大少爷他……”

    “怕什么?天大的事情,有我给你撑着!只要这病怏子死了,这候府里还有谁能知道今日之事?你若做了,便可得白银三百两,到时候你就算不留在候府,去了外面也可以一辈子无忧了!”

    “看来要杀燕宁的,并不止我一个啊?”千山雪心中微动,接着,脚步的内屋也传来几声虚弱的惊叫声。

    “我是谁?”

    “我在哪?”

    “我……第三个问题是什么来着?”

    “燕宁醒了?”千山雪再次看向屋内,随即便暂时松开了飞刀,俯低身体仔细的倾听屋中动静。

    “咦?我是镇北候的大少爷,还是候爵之位的第一继承人?家里有钱有粮又有地,老爹还执掌了八万镇北铁骑,威镇北川五府?不错啊,这是要当纨绔子弟啊!”燕宁的声音再次响起。

    “失忆了?”千山雪眉头轻皱。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我老爹死了?!”燕宁猛的坐起。

    “好像……没失忆?”千山雪眉头松开。

    “哇,上来就这么刺激,而且,这个世界好像还是个高武世界,妖魔鬼怪为祸苍生,圣人一剑可断山河,最主要的是,我竟然完全不会武?”

    “你才知道?”

    “我还有一纸婚约,是三个月前由死去老爹突然敲定下来的,宁远大将军的独女,超级天才少女千山雪?”

    “……”千山雪。

    “这开局也太熟悉了点吧?哪个傻逼作者写的?以我十年的小说阅读经验,现在再以这种剧情开头,十有八九要扑成哈巴狗吧?”

    “……”

    “穿越大军三千万,时值今日,可谓是百花齐放,流派多如牛毛,什么种田流啦,诸天流啦,随身流啦,软饭流啦,极道流啦,学霸流啦……但我这个却相当明显了,如果这还不是废材流,我现场直播剁鸟!”

    “剁鸟?”千山雪微微愣了一下,一时间有点迷:“难道我这个好看的未婚夫,还有什么特殊爱好?”

    “……”

    “嘎吱!”

    内屋房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青衣的家丁走进了屋子,手里还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中药,只是双腿却是隐隐有些颤抖。

    来了!

    他带着毒药来了!

    千山雪完全可以猜测到接下来的剧情,不过,她却未没有阻止的意思,而是选择继续耐心观看。

    “大少爷,您……您醒了啊?那赶紧趁热把药喝了吧。”青衣家丁将木盘放在桌上,又端着药碗向燕宁靠近。

    “上来就喂药?这特么狗血剧情真是越发熟悉了,可惜不是潘金莲,否则还可以感受一下绿色心情,不过,这种废材流的剧情,我就算是躺着也都能背得出来,一般来说如果是丫环喂药,那就是贴身小婢,属于后宫+1,如果是家丁那一般都是……恶奴。”燕宁的嘴里念叨着。

    “少爷您说什么?”青衣家丁脸色冒着汗,颤抖着将药碗往前递了递。

    “大胆狗奴才,你为什么要毒害我?谁指使你的?!”燕宁直接大喝一声,同时,右手一挥,便将药碗打翻在地。

    管他好的坏的,保险起见,先吓一吓再说。

    至于打翻了一碗药……

    大不了重煎。

    “呯!”

    药碗摔落在地。

    有些刺鼻的气息微微蔓延开来。

    青衣家丁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被看穿了?大少爷知道药里有毒!

    “啊……大少爷,饶命啊,不是我要害你啊!”青衣家丁颤抖的双腿顿时再也站不住,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果然,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燕宁心中冷笑,这特么狗血剧情一下就猜中了,完全没有什么难度啊。

    敢不敢来点创新?

    小爷我可是看了三百八十七本穿越小说,并且,熟练掌握九千七百二十四种套路的超级人才,你就拿这个来忽悠我?

    燕宁看着面前吓得快瘫了的青衣家丁,四十五度仰头。

    而千山雪则是略感诧异,因为,青衣家丁明显是燕宁的贴身小侍,正常情况下燕宁不该怀疑才对。

    “不是你要害我,意思就是说,你是受人指使?”屋中,燕宁再次开口,眼前这货素质太差了,不出意外分分钟就可以套出幕后主使。

    “不……不是,不对……不是……没……没有人要害……”

    “好你个大胆的狗奴才,竟然胆敢谋害大少爷?还想在大少爷的药里下毒?是谁给你的狗胆,今日我若不将你就地正法,我这候府管家是白当了!”

    正在燕宁“威逼拷问”的时候,房门外再次冲进来一个人,并且,三两步便冲到了青衣家丁的面前。

    “王管家,我没……”

    “噗刺!”

    青衣家丁的话还未说完,一把短刀便已经刺进心脏。

    出手极快。

    王管家一脸的狰狞。

    而青衣家丁,则是死死的抓着王管家的袖子,嘴里溢着鲜血,双眼渐渐失神,最终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很快。

    鲜血喷洒在地上。

    屋内充满了血腥气息。

    燕宁确认过眼神,是打不过人的。

    不过,这点小难度并不能影响大局,一切依旧还在掌控之中。

    “王管家,你……你杀人了?”燕宁立即就遵循着记忆中‘燕宁’的怂样,看起来非常的惊恐,一个劲的往后面退。

    “大少爷受惊了,幸好我听到屋中动静,若是再来迟一步,后果可是不敢想啊!”王管家一边说一边将短刀抽出。

    “父亲不在了,我一个人害怕……王管家,你手上为什么还……还握着刀?你快把刀丢了!”燕宁再次后退。

    “大少爷不要害怕,您看我已经将刀收起来了。”王管家立即将刀收回,却并没有听燕宁的话,将刀丢在地上。

    “这个尸体?”燕宁的眼中一动,却没有继续让王管家按他指令行事的意思,而是再次惊恐的指着地上的青衣家丁。

    “没事,一个狗奴才而已,我这便将他丢出去,大少爷体弱多病还是要多休息,等我处理完后禀告夫人,一定查出幕后的元凶,给大少爷一个交待。”王管家鄙夷的看了一脸惊慌失措的燕宁,接着,便弯腰拽住青衣家丁的胳膊往屋外拉扯。

    但就在这时,原本还一脸惊恐的燕宁,却已经不露痕迹的从床上悄悄的到了王管家的背后。

    千山雪的眼睛微微一亮。

    因为,在她的角度正好看到,在燕宁下床的同时,还顺手抄起了床边的一个足足有着水桶大小的实木红凳。

    “废材流开局第一要素,先把仇恨值拉满!”

    “咚!”

    一声闷响。

    实木红凳便砸在了王管家的头上。

    王管家的身体一下就僵在了原地,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他想回头看一眼燕宁,看一眼这个平日里懦弱得连杀鸡都不敢观看的大少爷。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头。

    实木红凳的第二击,便又来了。

    “杀人越货第二要素,一定要记得补刀!”

    “咚!”

    又是一声闷响。

    王管家两腿一软,终于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一出现就杀人灭口,我还没有说话,你就知道药里下了毒,说真的……王管家,你的演技很一般啊!”燕宁一脸孤寂的看了王管家一眼,接着再次开口:“无数穿越的前辈们以他们成功的经验告诉我,仇恨值拉得越猛,金手指来得就越快!”

    燕宁的声音充满了嚣张和肆意,因为,他坚信一个不变的理念,仇恨值和金手指是一个等量关系。

    这种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作为穿越过来的模版主角,就应该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金手指?是什么?”千山雪不得不再次打出一连串的问号,不过,外界传闻燕宁软弱无能,懦弱不堪。

    似乎不实啊?

    正想着,屋内的燕宁又开始嘀咕起来。

    “系统出来,别装了,我知道你听得见,我就是你万里挑一的宿主了,快把你的功能展现出来,是无限升级系统还是装逼打脸系统,有没有商城啊?抽奖总该有吧!我最喜欢的就是抽奖时那三秒的强烈期待感了。”

    “……”

    “装?你还给我继续装是吧?来个任务,谢谢,我已经准备好接受挑战了!”

    “难道是打开方式不对?没事,我换个姿势,重来一次……爷爷你出来吧,我是你未曾见过面的孙子燕宁啊!”

    “……力量增强!”

    “体质增强!”

    “……”

    “感悟真气……感悟斗气……魔法……秘术……童子功……龟波气功……”

    “打开宝箱!打开新手大礼包!”

    “草,你特么再不出来,信不信我弄死你!”

    “……”

    一秒,两秒,三秒……

    十秒。

    燕宁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王管家,明明一切都在掌控中,为什么最后关键的金手指没出来?

    这不对啊!

    我的仇恨值明明拉起来了。

    “难道是仇恨值拉得还不够?好吧,王管家,按规距我是主,你是仆,你要害我性命……那就怪不得我了!”燕宁说完,便再次抄起木凳砸在了王管家的脑袋上。

    “咚!”

    “冲突够不够?”

    “咚!”

    “仇恨值满了吧?都快死掉了,金手指还不出来?”

    “咚!”

    屋内充斥着沉闷的声音。

    鲜血四溅。

    非常的残暴!

    而千山雪则是静静的那飞溅的鲜血,以及燕宁那张略显病态却又极为漂亮的脸庞:“一眼看穿毒药的计谋,出手又足够狠辣,没想到夫君看似软弱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一颗霸气四射的心啊!”

    “倒是和我……

    “挺像!”

    (新书发布:推荐票,收藏,打赏……都想要!嘤嘤嘤!)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