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王管家已经提前将守在燕宁周围的护卫支开,但是,当凳子和脑瓜子激烈碰撞的声音响起后,终于还是引起了候府内护卫们的注意。

    “大少爷的房间有动静!”

    “是打斗的声音?!”

    “快,保护大少爷!”

    “嘭!”

    黑甲护卫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房门推开。

    四名黑甲护卫率先冲了进去,然后,一眼便看到了举着凳子的燕宁。

    而燕宁则同样举着凳子看着四名黑甲护卫。

    “……”

    一时间空气变得有些安静。

    “二夫人来了!”

    又一声喊叫。

    千山雪立即就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墨绿色华服的美妇人在两名侍女的跟随下急匆匆的向着此处赶来。

    不一会儿,便到了门口。

    “唉呀!这是怎么回事?宁儿……宁儿你怎么样了?!”美妇人在进入门口的一瞬间,便惊呼起来。

    “二娘?”燕宁丢下凳子。

    记忆中,这位二娘是一名“笑面佛”一样的人物,现在父亲去逝了,这位二娘应该不会再装了吧?

    果然,美妇人在愣了一下后,就“很不小心的”发现了地上的血迹,接着,便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

    “啊……这里怎么这么多的血啊?地上这个……这不是王管家吗?宁儿你该不会是把王管家给杀……杀了吧?”美妇人俯身向前,一只手探向王管家的脖子位置,然后,整个人便一下瘫软在地。

    “唉呀,这可怎么得了啊!宁儿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先不说王管家为候府出生入死了十几年,单说这王管家本人,他虽是下人,可却并未卖身为奴,而且,家里还有一个舅舅在朝为官,这可不好解决啊……”

    “……”

    一出好戏。

    燕宁的心里冷笑。

    千山雪的嘴角同样扬起。

    因为,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美妇人俯下身子,一只手看似是在王管家的脖子上探查呼吸,实则却是使上了一些力道。

    “听说候府二夫同样是武学出身,这点血迹不该如此慌乱才对?看来是要借着王管家的死出手了,这招杀人灭口,倒算高明,不仅解决了追查毒药幕后真凶的麻烦,同时还能给夫君扣上一项无辜杀人的罪名。”千山雪屏紧了呼吸,她自然知道,这是一场为了继承候爵之位的争斗。

    王管家的身份虽然不高,但是,下毒之事却并没有证据证明其参与,燕宁现在“无辜”将王管家乱凳打死,不出意外,这位二夫人应该会让煽动王管家的家人把夫君一纸状书告上公堂。

    按照大乾国的律法,夫君现在还未正式继承候爵之位,为一个管家抵命不至于,但在牢房里待上三五日,再赔偿一些银两是肯定要的。

    如果这位二夫人再狠辣一些,在燕宁落入牢房中时暗中派人动些手脚,那候爵继承人之位便顺其自然的落入到了她的儿子身上。

    “不知道夫君面对这个基本已成定局的罪名,要如何应对呢?”千山雪此次来候府的目的,自然也是来杀人的。

    理由很简单,她不想嫁给一个无能之辈,也不可能退婚,因为,一旦退婚,父亲的面子挂不住,候府的面子同样挂不住。

    那么,就一刀把燕宁杀了,干净利落。

    不过,千山雪现在的心境稍微有了一点小小的变化,这跟燕宁长得清秀又好看没有什么关系。

    她主要是喜欢燕宁的霸气。

    所以,她决定给燕宁一个机会,看看夫君会如何解决王管家的这件事情,如果解决不了,她再给出手也不迟。

    毕竟,这么好看又霸气的夫君,不死在她的手里,着实有点可惜了。

    而随着千山雪的这些念头闪过,二夫人已经被她身后的两名侍女,从地上扶起,不过,屁股上却沾染了一片血迹。

    “夫人保重身体啊,大少爷只是一时糊涂,现在老爷刚刚过逝,夫人可一定不能再倒下了。”两名侍女劝道。

    “这么快就起来了,不多坐一会儿?”燕宁嘀咕了一声,目光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美妇人屁股一眼。

    今日……

    有血!

    “宁儿,你这次可是犯了大错了啊,你怎么能无辜杀人呢?即使是一个管家,你也不能如此残暴啊,你要知道你可是候爵之位的继承人,候府的未来还有二娘可都是要依靠着你啊,你快点告诉二娘,你是如何杀死王管家的,兴许二娘还可以帮着想想办法。”美妇人一脸的悲痛。

    “二娘在说什么?我可没杀王管家,明明就是我的小侍想要在药里下毒害我,王管家正好及时发现,并且冲进内屋,持刀勇斗小侍,结果不幸双双阵亡,你看小侍身上的伤就是王管家腰间的小刀造成,歹毒的小侍临死前还准备用凳子伤我,幸好被我抢了过来,不信你问他们四个,他们进来的时候,我是不是正好举着这个凳子!”燕宁一脸悲痛的说完后,目光也看向了四名黑甲护卫。

    “是……大少爷确实是举着凳子……”四名黑甲护卫对视一眼,终于还是开口道。

    “二娘,王管家这可是因公殉职,二娘记得给王管家家里一些抚恤银子啊!”燕宁几乎就要伤心落泪。

    “因……因公殉职?”美妇人明显愣住了。

    而屋顶上的千山雪眼睛则是掩嘴偷笑,夫君这颠倒黑白的急智简直就像是一把箭一样刺中了她的心,而且,这个‘因公殉职’的理由,更是妙极,反正王管家一死,再想追查幕后真凶已经不可能。

    那么,直接就把王管家立在‘正义’一方,称作‘功臣’,大加抚恤,如此一来,王管家的家人自然不会再闹,而以二夫人‘笑面佛’的人设,自然也无理由再继续指责燕宁杀人了。

    “你们四个还愣着干什么?地上的毒药就是小侍想要毒害我的证据,还不赶紧保护起来!”燕宁没有再和二夫人纠缠,直接命令四名黑甲护卫。

    “是!”四名黑甲护卫对视一眼,立即领命。

    “唉……高手寂寞啊!”燕宁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句,直接就绕过了呆呆站在原地的二夫人。

    真以为我只看男频的升级打怪,不看女频的宅斗宫斗啊?

    一句话就想让我坐实了杀王管家的罪名?幼稚!这种套路女频几乎本本都有,就不能加点难度,换点新花样?

    燕宁现在并没有什么心情和二夫人玩宅斗,因为,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激活金手指!

    只要金手指到位,他便可以一路逆袭,别说一个二夫人,就算是这诺大的大乾国都困不住他这条腾飞的巨龙。

    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再次停了下来。

    等一下。

    二夫人这时候出现,有没有可能是跟金手指有关系?比如:不能闷骚,要明着骚,剧情需要更激烈的冲突,才能激活金手指?

    这样想的时候,燕宁的目光又看向了二夫人:“对了,二娘,您这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玩得还是挺溜的,只是,稍微欠缺了点意思,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在地上再多坐一会儿,等到我来扶你时,你再抓着我的手往你胸口衣襟上一按,顺便再扯出两个馒头!啧啧……那就真是精彩了!至少,可以安我一个‘逆子’再加‘非礼二娘’的罪名,对吧?”

    “宁儿!你……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我可是你二娘!”二夫人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

    而屋顶上的千山雪,同样愣了一下。

    幸好她是没有喝水,要不然这一口水肯定就喷出去了,不过,即使这样她也是立即把嘴巴给捂了起来。

    我的夫君,果然是霸气四射啊!

    这狠毒的计策……

    啧啧!

    真心是难以想象。

    不过,候府内现在可有一大半人都听令于这位二夫人,夫君如此故意的和二夫人撕破脸,意义何在呢?

    虽然,在候府内动手有些冒险,可一旦逼得过紧,这位二夫人未必就不会挺而走险,选择快刀斩乱麻的方式。

    所以……

    夫君难道还有下一步计策?

    正想着,燕宁却已经转身踏出了房门。

    而且,还伸出了手,作出一个伸懒腰的动作。

    “唉,一阵哆嗦后,顿觉索然无味啊。”燕宁再次叹出一口气,预想中的“叮,一声轻响!”并没有出现,金手指的开启条件似乎并不在二夫人的身上。

    仇恨值。

    冲突。

    他都拉满了。

    但金手指却没有!

    很尴尬。

    所以,他思前想后,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个金手指可能有点傲娇,至于没有金手指这种事,他完全没有想过。

    毕竟,没有金手指的故事,是不存在的,无数小说里面不都有一句至理名言吗,金手指可能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没有金手指的故事……

    能是故事吗?

    “不出来是吧?傲骄是吧?我倒要看看……是你狠还是我狠!”燕宁清楚的记得,镇北候府的后花园是建在一座山上的。

    山名:有崖。

    代表有一个陡峭的山崖。

    足足五十米高。

    谁跳,谁死!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