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宁一路向着后花园走去,什么撕破脸,什么遭暗杀,这些小事,都不需要惊慌。

    因为,只要金手指开启,所有的暗杀,所有的计谋,全部可以靠拳头解决,到时候站立于山巅,左手画条龙,右手还能画一道彩虹……

    “大少爷好!”

    “大少爷好!”

    “……”

    随着燕宁在候府中穿行,立即便有七八个家丁跟在了他后面。

    “你们跟着我干嘛?”燕宁眉头微皱。

    “大少爷,您身体虚弱,现在天色已暗,我等怕您摔着……”家丁们立即就停了下来,向燕宁恭敬的施礼。

    “行吧,离我远点。”

    “是!”七八个家丁远远跟在后面,但是,却都没有离去。

    燕宁也不再理会,反正所有小说里主角金手指开启之时,其它人都不可能看见,就是这么狂拽酷帅叼炸天。

    半个小时后……

    燕宁终于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候府后花园的崖顶,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给侵了个透,虚脱到就快要跪下。

    早知道他应该家丁们抬他上来。

    失策!

    “这具身体不止虚弱,还有病……说不定体内还有点慢性毒药什么的……”燕宁使劲的吸了一口山上的凉风。

    太弱了。

    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他一出现,家丁们就跟在屁股后面的原因了。

    五十米的山……

    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爬起来真的太难!

    此时,太阳已经落下,月亮却还未曾升起。

    庆山城虽是北川五府中最繁华的巨城,可是,星星灯火却依旧无法将这座山城完全照亮,只有在城北的那条长街上才有红灯高挂,莺莺燕歌。

    “怀念啊,我的青春!”燕宁没有再耽搁,直接就将腰间的一块晶莹透亮的玉佩摘了下来,然后,一狠心直接将手指咬破。

    滴血认主是最狗血的乔段,但谁说没有道理呢?

    燕宁将一滴血滴在玉佩上后,便用力往山崖下一丢。

    随身老爷爷对吧?

    虚拟练级空间对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翻来覆去就这点套路,你还能瞒得过我?我特么把贴身的饰物全丢了,看你丫出不出来!

    “大少爷在干什么?”

    “他好像把他……最喜欢的那块玉佩给丢了?!”

    “不止,他还准备丢板指!”

    “大少爷不可以啊!”

    远远跟着的家丁们吓疯了,立即就准备上前阻止。

    “站住,谁敢过来,我就弄死谁!”燕宁用力一扯,手上的板指就被他给摘了下来,然后,抹了一滴血上去后,便又丢到了山崖下。

    “嘶!”家丁们立即噤声。

    一个个都停在了原地。

    而燕宁则是继续将贴身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往山崖下抛。

    玉佩,板指,项链,头饰,手环,这些贴身佩戴的东西,都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神器’,只要滴血认主就会被激活。

    至于为什么要丢到山崖下,这道理就太简单了,因为,一般而言,认主的神器都会自己回来的。

    不过,尴尬的是……

    他丢出去的所有东西,好像都没有回来。

    ……

    黑暗中。

    千山雪的身形犹如鬼魅,她很好奇燕宁的下一步计策到底是什么,候府的守卫虽然严密,可是,在她的面前,依旧是形同虚设。

    一路跟随燕宁来到了后花园山崖,千山雪轻松的绕过了几名家丁,找了距离燕宁最近的一个位置,藏身在山崖处一块凹进去的山石之间,正好可以看到一件件被燕宁掉落下来的物品。

    “???”

    千山雪自认冰雪聪明。

    可是,她依旧是没有想明白,燕宁为什么要特意跑到山崖上丢东西?不会是为了装疯卖傻吧?

    粗看起来,装疯卖傻确实算是自保之策。

    但是,实际上却多少有些天真,毕竟,只要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会在“留下一个傻子”和“杀掉永绝后患”之间,做出选择。

    而且,既然要用装疯卖傻这招,那么,不正面得罪二夫人,岂不是更有机会一点?

    不对!

    我肯定是有什么没有想到!

    夫君的计策……

    竟然如此高深吗?

    正想着,她就看到一件外套迎着凉风飘落了下来。

    “(⊙。⊙)”千山雪。

    夫君……

    莫不是都开始脱衣服了?

    千山雪下意识的从山崖下探出脑袋,她想看一看,燕宁脱完衣服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风情?会不会更好看?

    ……

    千山雪的猜测,显然没有错。

    燕宁真的开始脱衣服了,他不止脱去了外套的上衣,他还将内套的衣物也一件一件的扒了下来。

    “不可能,不可能没有金手指!”燕宁迎着凉风,将衣服一件一件抛落。

    “如果没有金手指,我怎么逆袭?这又不是历史故事,如果是历史,那战乱年代我可以靠渊博的知识抱紧粗大腿,和平年代我可以靠数理化再加上唐诗三百首祸乱一方,可眼前这明显是一个玄幻剧啊!”

    “有妖怪的!!!”

    “真的!”

    “没骗人!”

    “而且,这个大乾国还有那什么北凉国完全没有在历史中出现过,明显是个架空,这特么我找谁抱大腿?”

    “虽然,我现在是候府嫡子,但我这身体条件最多活个三五年了不起,不逆天改命?不练武功?等死吗?!”

    “我丢!”

    燕宁将最后一件衣服丢了出去。

    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现在的他,身上剩下的便只有一件大裤衩,站在山顶之上,吹着深秋夜里的凉风,微微有些寒。

    “很好,我不得不承认我这个金手指,真的很傲娇!”燕宁走到了山崖边,再次深吸了一口凉风:“但是,我……你的宿主爸爸,比你想象中要更狠!反正我都死过一次了,大不了再穿越一次!”

    燕宁咬紧了牙关,他不是不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但问题是,这样危险的世界,没有金手指真不如死了算俅!

    苟住吗?

    他倒是可以耐得住性子当一任苟帝!

    但是,他只有三五年的寿命啊……苟帝是不可能苟帝的,苟到棺材里差不多!

    “金手指,你再不出来,我真跳了啊!你别以为我不敢跳,我若是狠了心,直播剁鸟都敢的!”

    “……”

    没有回应。

    燕宁直接就纵身一跳。

    “大少爷,跳崖啦!!!”

    远处的家丁们看到这一幕,直接就吓懵了。

    但燕宁的的心,却是无比的平静,要么这一跳就跳出一个金手指,要么这一跳就直接嗝屁再穿一次。

    反正怎么算,都不亏!

    至于直接凉凉,他也想过,但既然穿越这种百万分之一的机会都让他撞上了,没理由真的会凉吧?

    机率不大,不如搏一搏!

    “呼!”

    一道黑影从眼前掠过。

    燕宁只觉得身体一轻,便被一个怀抱给半路截了下来。

    没错了。

    金手指在他生命即将终结的一刻,终于出来了。

    他赌对了!

    金手指是一个蒙着面巾的黑衣女子,虽然,看不到全貌,可是,单看眉毛和眼睛却已经可以看出来是一个仙女一样的人物。

    不出意外,应该是他的“新手接引人”。

    ……

    五十米的山崖。

    对于千山雪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威胁,她如果想跳,一天可以跳上十几次,脚跟都不带着地的。

    但是,燕宁这一跳……

    究竟是什么高明之计呢?或者是……不小心被大风给吹下来的?

    千山雪终究还是没舍得让燕宁摔死,所以,她出手了,脚尖在山崖上一点,便轻松的一跃而起,将燕宁给接到了怀里。

    身处半空,千山雪近距离的看着燕宁的脸。

    剑眉,星目。

    真是一张漂亮的脸蛋。

    而且,上半身还赤果着身子,虽然,有些偏瘦,却很白,很嫩。

    最主要的是,当她抱住燕宁的时候,身体明显的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像是触了电一般?

    千山雪下意识的低下头,就看到自己的某个部位正被燕宁抓在手里,而且,一边抓的同时,还一边发出嘀咕声。

    “果然是高科技,一个系统的新手接引人,手感竟然跟真的一样?”燕宁又用手捏了捏:“居然还有体温,你敢信?”

    “啊!”千山雪发出一声惊呼,身形一晃,瞬间就失去了平衡,但即使这样,她还是稳稳的一掌将燕宁给推了出去。

    “唰!”

    燕宁仿佛大鹏展翅般,重新回到山崖之上。

    而千山雪则是借着这一推之力,向着山崖的崖壁撞去,在即将临近时,脚尖再一点,就轻松的飞掠而去。

    “咦?我又回飞来了?等等,我的新手接引人呢?别跑啊!”燕宁站稳后,立即往山崖下看去,正好就看到了千山雪离去的身影。

    干梨娘!

    为什么我的新手接引人会跑?

    正常情况下,她不是应该跟着自己一起回到山崖上,然后,眨着眼睛对自己说,主人,我还要吗?

    燕宁心中恍惚。

    但是,远处的家丁们却已经惊呆了。

    “大少爷,他又……又回……回来了?!”

    “成仙了!大少爷成仙了!”

    “胡说八道,这明明就是上品境界的轻身功法,乘风而去,又可以乘风而归!老候爷在世之时,便可如此!”

    “你的意思是说,大少爷其实是上品境的高手?这些年来在府中一直隐藏了实力,直至今日才展现出来?”

    “没错的,一定是这样!”

    几名家丁议论纷纷。

    而其中两名家丁则是瞬间对视了一眼,脸色皆是大变,接着,两人再没有停留,快速的向着山下跑去。

    (感谢‘我是一只愤怒的小鸟’“梦若~玄水”‘呼言道人’‘高能来袭主角高能’‘佳丽三千粉0’‘逆夜星’‘教长v’等等书友,以及所有的作者朋友的打赏!冰天雪地光溜溜的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么么哒!)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