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没有想到啊,大少爷竟然会是上品境高手?!”

    “是啊,实在太意外啦,不过,俗话说的好,虎父无犬子,老候爷实力超绝,大少爷要是真的不会武,那才不正常吧?”

    “你说的没错,大少爷这些年来肯定隐藏了实力,现在老候爷离世,大少爷终于不得不站出来了!”

    “……”

    镇北候府内,家丁们和侍女们包括黑甲护卫们都在争相议论。

    虽然,这件事情有些过于离奇,但是,有人证啊!

    七八个家丁都亲眼看到燕宁从山崖上跳下去,接着又跳回来,如此高明的轻身功法,不用想了,肯定是上品境无疑了!

    “呯!”

    司白兰的脸色非常不好,她已经重新换上了一套淡绿色的裙装,可身上依旧有些散不去血腥气息。

    “上品境?燕宁竟然是上品境?!”

    “夫人,虽然阿四和阿丁他们两个都说是亲眼所见,可是,我随夫人嫁到候府也有八年时间了,这八年时间里大少爷可一直都没有任何表现,他怎么可能是上品境高手?”侍女看到司白兰的脸色,立即开口道。

    “如果是以前,我也绝不会相信燕宁是在隐藏实力,但是,今天燕宁的表现太不正常了!”司白兰的目光一寒。

    “夫人是指燕宁冲撞您的事情?”

    “不止是冲撞我,以前的燕宁是什么样的性格?懦弱,无能,还天生一副柔软心肠,可他今天却把王管家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了!而且,在我杀了王管家后,他竟然马上就想到帮王管家洗脱罪名?这份隐忍和急智,真的不寻常啊!”

    “夫人说的极是,以前的大少爷弱的连一只兔子都不敢杀,确实是不可能对王管家下此狠手。”侍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最主要的是,他都已经洗脱了杀王管家的罪责,却还在离开时说出那等忤逆之言?这和他处理王管家时的隐忍和急智,实在是不相符!”司白兰再次开口。

    “夫人的意思是说……大少爷其实是在故意激怒您?!”侍女听到这里,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如果我猜得不错,他当时很有可能是想逼我挺而走险,毕竟,现在的形势下,我们比他急!”司白兰的眼睛眯紧。

    “是啊,老候爷的丧期已经过去,如果我们再不动手,国君那边很可能就会下旨让大少爷继承候爵之位了。”侍女自然知道司白兰话中的意思。

    “嗯……看来他已经知道我在他身边安插眼线的事情了,如果不是这样,他绝不会说出今日那等话语,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若是没有忍住,此时或许已经……嘶,我竟然差点上了他的当!”司白兰说到最后,突然就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候府内,有大半的侍卫都已经归心。

    今日在燕宁房中的四名黑甲护卫自然也是她安插在燕宁身边的眼线,如果她想,随时可以在屋内动手。

    可一旦,她真的动了手,以燕宁上品境的实力,四名黑甲护卫是绝对敌不过的,真走到那一步,她这八年来的心血也算是废了。

    甚至还可能身陨当场!

    司白兰越想越后背,额头上冷汗直滴。

    侍女同样是胸口起伏。

    “大少爷,竟然藏得这么深吗?”

    “不知道,虽然,现在有人亲眼看到燕宁跳崖,但毕竟天色昏暗……看错了也不一定,而且,燕宁这些年的样子,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司白兰同样是自幼习武,对于习武之人身上的血气,她还是了解一点的。

    燕宁的身体虚浮,走路都要喘气,如此状态,真说他是上品境高手,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相信。

    “那要不要派人试一下?”侍女想了想后,再次开口。

    “试是肯定要试的,不过,却不能再在候府里面试了,候府里终究人多眼杂,老候爷去世并不久,虽然,有三个护卫统领已经归心,但还有两个老顽固依旧效忠于老候爷的遗命,现在这种时候,绝不能出错!”

    “明白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燕宁真的是上品境高手,那或许都不需要我出手了,自然有人想要他死!”

    “这……小翠不太明白……”

    “不明白就算了,这件事情说起来过于复杂,里面牵涉的不止是京都那几位,甚至还有可能和国君有关,好了,我有些累了,你让人盯紧燕宁,时刻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司白兰打了个呵欠。

    “是,小翠明白,那小翠先服侍夫人休息!”侍女立即近前,小心翼翼的扶起司白兰,又将司白兰的外衣宽去……

    ……

    两天后。

    宁远大将军府,后园中。

    深秋时节,一阵凉风吹动清澈的水潭,泛起鱼鳞般的波浪。

    一个人影在水潭中游动,犹如一条雪白的鱼儿一样,速度极快,在游至水潭中心的时候,从水潭中跃出。

    “哗!”

    水花四溅。

    滴滴水珠从黑色的秀发上甩出,溅落在空中,在月光的照耀下,犹如星空中点点明亮的繁星。

    人影落下,稳稳的落在水潭中心的木亭之上。

    千山雪就这样站在木亭的亭顶,不着寸缕的伸出双臂,任由着凉风将她身上的水珠吹干,显得极为享受。

    “小姐,您怎么又不穿衣服?”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走进后园,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亭台顶上的千山雪。

    而接着,少女便飞速的跑到亭中,将地上散落的肚兜和衣裙收起,接着,又跑到亭台边嘟起嘴巴。

    “小姐还不快下来?红儿可是要告诉大将军了!”

    “红儿,问你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穿衣服?”千山雪完全没有要下来的意思,整个人直接就往亭上一躺。

    顺便还将一条雪白的长腿高高翘起,不停的在月光下晃来晃去。

    “当然要穿衣服了,不穿衣服不冷吗?”红儿的脸蛋在凉风中有些微红,月牙般的眼睛仰着看向千山雪。

    “但我并不冷。”千山雪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小姐不同常人,自小习武,这点凉风自然是不会让小姐感觉到冷的。”红儿嘟着嘴说道。

    “对啊,既然我不冷,为什么要穿衣服呢?”

    “小姐是女孩子,不穿衣服被人看到怎么办?这可是失了贞洁的!”

    “我这后园,除了你之外,谁还敢进来?就算是爹爹,没有我的允许,也是不会踏入一步的。”千山雪再次摇头。

    “小姐!!!”红儿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好了,让我躺一会儿,你先跟我说说这两天外面有什么消息吧。”千山雪说着,又将翘起来的脚换了一只,继续在亭台上面晃来晃去。

    “这两天庆山城里最大的消息就是燕姑爷的事情了,大家都说姑爷其实是上品境高手,只是因为老候爷在,所以,才一直隐忍至今,说的神乎奇神的,连茶楼里说书的,都开始在传了呢。”

    “上品境高手?这么厉害吗?”千山雪一副略显惊讶的表情,但实际上,她这两天并没少往镇北候府里跑,所以,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跳崖?

    飞回去?

    然后,就成了上品境高手?

    其它人信,她可是一点都不信的。

    不过,说起来这件事情还真的是相当的奇妙,因为一个误会,燕宁的安全问题,就真的解决了。

    至少,千山雪可以肯定,候府那位二夫人,就算胆子再大,应该也不会再选择在候府内下手了。

    是巧合?

    还是计谋?

    千山雪心里自然是更愿意相信这是巧合,可是,这两天她仔细的想了许久,却又觉得燕宁当天做的事情实在太过于“刻意”了一些。

    比如:故意和二夫人撕破脸,然后,又故意跑到后园山崖上,再故意丢了一堆东西后跳下山崖。

    怎么看……

    都像是算计好的。

    可如果是算计好的,夫君又怎么会知道,我会救他,而且,一定会把他送回山崖,让他成为“上品境高手”?

    千山雪想了两天都没有想明白这里面的玄机,最后,她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夫君之心机,当真是鬼神莫测!

    “是啊,燕姑爷是上品境高手的事情应该是真的,因为,我今天出门还听说姑爷要去兰若寺呢!”红儿听到千山雪夸赞,立即又再次说到。

    “兰若寺?哪个兰若寺?”

    “自然是黑风谷的兰若寺啦!”

    “噢,我想起来了,城外五十里确实有一个寺庙……等等,你说燕宁去了城外五十里的黑风谷?!”千山雪听到这里,猛的坐了起来。

    “对啊,一直都听说黑风谷内的妖物甚是狡猾,姑爷此行应该是去降妖的,就是不知道他一个人能不能对付得了?”

    “他一个人去的?!”

    “对啊,所以我才说姑爷是上品境高手的事情应该是真的!”

    “糟了!红儿,给我备马!”

    “小姐,你要去哪儿?等等……小姐,你还没穿衣服……”

    (感谢‘最帥的蘇公子’等亲们的打赏,新书不容易,继续各种求!)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