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口喻!”梁公公一声高唱。

    三位族老脸色皆变。

    “???”

    “口喻?不是封侯的圣旨吗?”

    “……”

    再然后,三位族老和司白兰便一齐起身,恭敬的走至厅中间,接着,便跪拜下去。

    而千山远和淮安郡主以及千山雪同样站起行礼。

    这是口喻,且因为是喻令镇北侯府,又加之淮安郡主属于王室宗亲,他们三人自然是不用直接行叩拜大礼的。

    梁公公的目光看向四周。

    众人或跪或礼,唯有燕宁一人高高独坐主位。

    好一副嚣张的姿态。

    “宁儿自小身虚体弱,八年来都是卧床不起,今日地凉……且待我命下人取一蒲团来,再让宁儿跪下接喻,可好?”二夫人司白兰根本不等梁公公开口,马上便主动帮燕宁找了个台阶,堪称新时代的“好继母”。

    “无妨,此地遥距京都,小侯爷既然体弱,只需小以礼节,坐着听喻便可。”梁公公摆了摆手,一副关心大度的样子。

    二族老和三族老听到这里,都是略松出一口气,只有大族老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看了一眼身侧的司白兰,却是并未说话。

    “假意帮我开脱在圣喻前的不跪之罪,实则却是故意在宁远大将军和千山雪的面前说出‘我身虚体弱,八年来卧床不起’的事情,二娘这手笑里藏刀,怕是从娘胎里便开始苦练了吧?”燕宁淡笑开口。

    “噗!”千山雪低头浅笑。

    “……”千山远和淮安郡主则是相顾无言。

    燕宁倒是没有去关注千山雪等人的表情,他现在只想把这个狗血剧情快点弄完,然后,回去玩聂小倩。

    女频套路深似海,最擅长的便是“先抬你起来,再踩你下去”,其中的精髓便是“我抬你的时候抬得越高,那我踩你的时候就踩得越爽”。

    此种套路,俗称:虐文!

    说白了就是在我“势弱”的时候向你“委屈求全”,等我“势强”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了”。

    燕宁这十年来,在无数网文小说中沉沦,早已磨炼出一身的“铜皮铁骨”,什么样的小说他都能看。

    其实这种宅斗文,真不算什么。

    纯爱小说你看过吗?

    燕宁就看过。

    而且,还看过很多本!

    “宁儿,你可不要误会二娘啊……二娘我自嫁入侯府后,一心只为侯府着想,这八年前,二娘日夜照顾你的病情,就算你看不出来,三位族老应该是有目共睹的,何曾有过要框害你的意思,宁儿千万不能再听‘方飞’的构陷了……”司白兰开始哭诉起来。

    “……”

    “方飞?”

    “此事跟护卫大统领方飞有关系?”

    二族老和三族老都有些诧异。

    “好套路,把我对你的意见说成是我听了外人构陷,然后,再借机把我身边的人除掉,二娘若是演个《知否》应该能火!”燕宁笑了。

    “宁儿,二娘真的没……”

    “好了二娘,听圣喻吧,梁公公还等着呢。”燕宁摆了摆手,打断了司白兰的话,虽然他不介意和这位二娘嘴炮几句。

    可若是一直这样嘴来嘴去的,实在太过于柔软了一些,不太适合他这种霸气的风格,他比较喜欢硬一些。

    “咳咳!”梁公公此刻也咳了两声。

    一个小插曲。

    便已经让他看明白了一切。

    果然一切都如上面所预料的一样,镇北侯府中,燕宁和这位二夫人应该正在争夺“侯爵之位传承”的事情。

    内乱不定,又岂能有机会抽身抗外?

    梁公公的眼睛眯了眯,没有多少人知道他这次来镇北侯府,其实是带了两道不同的“口喻”来的。

    第一道口喻,宣燕宁择日进京,继镇北侯。

    第二道口喻,宣燕宁即日进京,封庆安侯。

    两道口喻都是封侯。

    但其中的意思,却是截然不同。

    梁公公得了两道口喻,自然是万分的小心,这一路从京都赶到庆山城,他走的并不快,相反还有些缓慢。

    一路上,他借着宣旨之名,接触过的人同样颇多,各方城主,道台总监,他都见过。

    心里历程可以说是相当的坎坷。

    最开始,他是准备宣第二道口喻的,因为,这是上面绝大多数人的意思,而且,一路行来他也得到了很多的消息。

    比如:燕宁体弱,寿命恐不足三年,千山雪性格高傲又强势,绝对不可能和燕宁这样的短命鬼真的结成夫妻。

    但前几日,事情突然有了急转。

    燕宁忽然间被传出其实是一个隐藏的上品境高手,而且,紧接着就去了黑风谷,斩杀了一头大妖回来。

    至此,庆山城沸腾,京都震动。

    当时梁公公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手里的酒杯都惊得掉在了一个侍酒女子的头上,吓得他差点一个哆嗦。

    “此子竟然藏得这么深?!惹不起,惹不起……”梁公公踌躇良久,最后还是决定明哲保身,选择第一条口喻宣读为好。

    毕竟,他就只是一个传喻的太监,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镇北侯府现在可是一个真正的火坑,能不掉进去,真的不要去作死。

    这是梁公公在走进镇北侯府大门前的决定。

    不过,现在这个决定变了。

    因为,他已经确认了两件事情。

    第一:宁远大将军要悔婚了,如果不是这样,千山远又怎么可能主动跑到镇北侯府来商量婚事?

    此时此刻,镇北侯府已经失了顶梁柱,绝无可能再如以前一样端着架子,所以,若是两家真有心结为亲家,那镇北侯府上门求亲,才是正常的嘛。

    第二:燕宁和这位二夫人斗得很凶,即使燕宁不愿意受这一口气,也一定会有人让他把这口气受了。

    毕竟,你若不受,便自有二娘的那位燕秋来受!

    有了这两个信息的判断后。

    梁公公又一次改了主意。

    他准备求一次上进!

    虽然,他已经是一名公公总管,但谁说公公总管就不能再往上爬的呢?他可以当公公大总管啊,再往上还有督总管,大督主……

    嗯,想想都妙不可言啊。

    “陛下口喻,镇北侯燕笑天战场失策,致镇北军损失惨重,战死三名副将……今朕犹念镇北侯府往日之功,又听闻侯府嫡子燕宁久卧病床,朕心甚忧,然,朕国事繁杂,实无抽身之能,即宣燕宁,即日起程进京医治,并着封为庆安侯!”

    “庆安侯?!”

    “为什么不是继承镇北侯?!”

    “……”

    三位族老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真的听到这道口喻的时候,三位族老的心里还是震动了。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