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庆安侯?!”千山远同样有些震惊。

    因为,镇北侯和庆安侯,虽然都是封了侯爵之位,可是其中代表的意义却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镇北二字,毫无疑问就是镇守北地,所以镇北侯燕笑天可以手掌八万铁骑,威震北川五府。

    但是庆安呢?

    其中的意思自然就是让燕宁安静的在庆山城中待着,不要再想其它的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即日进京”四个字。

    口喻中虽然言明说是进京医治,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燕宁是上品境高手,还需要什么医治?

    再退一万步说,以燕笑天在世时的手段,如果这么多年时间都治不好燕宁的病情,那基本上大乾国也没有人可以治好了。

    这是要将燕宁软禁在京都啊!

    千山远的心震动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三个月前如燕笑天这样的人物,都会突然跪在他面前,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千山雪许给燕宁。

    “侯爷您可真的是计虑深远啊,只是这梁公公的口喻已出,我要如何救这镇北侯府于火海之中呢?”千山远捏紧了拳头。

    此事影响太过于深远。

    而且,现在已经有了明旨,所有势力都会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慎之又慎。

    “庆安侯吗?”正在这时,燕宁开口了。

    “是的,恭喜小侯爷了,陛下这也是体念小侯爷体虚多病,特意将‘镇北’改成‘庆安’,这正是圣心提前庆祝小侯爷身体安好之意啊!”梁公公心里冷笑,但是,脸上却是一副春风沐浴的样子。

    “若我还是相当镇北侯呢?”燕宁笑了笑,再次开口道。

    “那可就是违抗圣命了,小侯爷应该知道人不可能与天相抗,还请小侯爷能顺应时势,为这诺大的侯府未来着想,不要妄引灾难,免遭杀身之祸啊!”梁公公仿佛早就猜到燕宁会有此一问。

    镇北改庆安,傻子都知道什么意思。

    梁公公既然已经决定往上“爬一爬”,自然也就不会再有避讳,话中威胁之意,可以说是相当的明显。

    “与天相抗吗?”燕宁还真的有些意外。

    他原本只以为今日就是退个婚,他只需要按步就班的做出“愤概”状,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接着,就可以一纸休书将千山雪给休出去,然后,再回去玩聂小倩了。

    可怎么突然之间,搞了个与天相抗出来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破圣喻还要让他即日进京,这里面的意思太明显了,就是要把他软禁在京都呗。

    怎么办?

    第一次,燕宁很“怂”的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这特么可是抗旨大罪啊!

    搞不好就是诛九族的!

    真要是把这个仇恨值给强行拉到身上来,估计就真的是八方围攻,四面楚歌,与整个世界为敌了。

    要不然,怂一波?

    跟着这个老太监去京都算了?

    燕宁的理智告诉他,这一波仇恨最好是不要拉,因为,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毕竟,传言天子一怒,八方皆跪啊。

    但真的要怂吗?

    燕宁不是不愿意认怂,只是,真的要被软禁起来,他就凉了……毕竟,这破身体就只有三年的寿命啊!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小倩都已经上门了,可他的系统界面却还是没有出现,此事有古怪啊。

    难道,我没有系统?

    我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弱鸡?

    扯蛋吧!

    如果没有系统,你告诉我,我这三年寿命怎么解决?这破身体完全没有办法修炼啊,而且,你再告诉我,周围这些飞天遁地的大佬还有一堆的妖怪是怎么回事?

    这很明显不是一个历史世界。

    有妖怪的!

    一掌就可以把我拍死!

    就算我是一个小侯爷,在这个世界,怎么混?

    而且,现在连个镇北侯都当不了啦,要我当个什么庆安侯,这不是摆明了要把我“猴王”变成“猴孙子”吗?

    苟三年?

    然后,等着病死?

    燕宁使劲的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肯定是有系统的,除了有系统,我在这个世界根本不可能有活路。

    要解决三个寿命的问题,只有两个办法,一就是系统加属性,加啊加啊……他的寿命就一路往上升了,还有一种就是修炼,强身健体,白日飞升。

    但是这两种,都是需要开挂的!

    就算没有系统,你给个爷爷也行啊!

    “不,我肯定是有系统的,没有系统就有老爷爷,反正肯定是有一个牛逼的金手指,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出来,唯一的可能就是我打开的姿势不对!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仇恨值拉爆,与整个天下为敌!我特么就不信了,金手指你还不出来?!”

    “小侯爷,还不跪下谢恩吗?”梁公公看燕宁不再说话,眼中的冷淡之色也越发的浓郁起来。

    一个失了势的镇北侯府,还能翻了天不成?

    现在连宁远大将军和淮安郡主都跑过来悔婚了,就算你镇北侯府以前的势力再大,此刻该低头还是要低头。

    这便是大势所趋!

    “梁公公……宁儿他的身体气虚……”二夫人再次开口。

    “那就找个蒲团,圣喻已经下了,小侯府就给个话儿吧,看看是今日动身,还是明日一早随咱家进京啊?”梁公公再次看向燕宁。

    三名族老听到这里,都是脸色涨红。

    欺人太甚了啊!

    镇北侯府,可是从未受过今日这般屈辱。

    但是,这毕竟是国君的口喻,就算他们心中再不服气,也懂得……至今日之后,镇北侯府将不复存在。

    “庆安候?呵呵……燕宁啊燕宁,这一趟进了京都,你可未必能再回来了。”二夫人低着头,嘴角冷笑。

    软禁燕宁,用意自然就是稳住镇北侯府牵扯到的各方势方,毕竟,镇北侯府在军中的威信太强大了。

    而要让燕宁回不来庆山城,其实只需要做到一点……

    庆山城不稳,侯府不定。

    那么,燕宁便死都不可能回来!

    二夫人司白兰对这个结果还是相对满意的。

    虽然,燕宁得了侯爵之位,可是,却要远赴京都,那这诺大的侯府自然完全交到了她的手里。

    未来嘛……

    燕宁一死,爵位还是顺势到了秋儿的身上。

    等一等呗。

    反正秋儿年岁还小!

    司白兰心中越想越是喜悦。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耳边传来一声冷喝。

    “来人啊,把这个死太监,给我用乱棍打出去!”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