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这孩子在战场上虽是有些功绩,可终究是个女儿身,正所谓女大不中留,我即使心中再不舍,也不敢将她在身边放留太久,所以,此次不请自来的来与侯府商量婚期,倒是冒昧了。”淮安郡主也开口解释道。

    “哗!”

    全场皆惊。

    燕宁同样是一脸问号。

    什么情况?!

    宁远大将军府不是来退婚的?

    而是来商量婚期的?

    你特么确定不是在搞笑?这样一个堪称北川五府第一天才的天之娇女,竟然还真要嫁给他这样一个弱鸡?

    这剧情没有人写过啊……

    燕宁可以确定,正常的废材流开局绝对没有这样玩的,那里面出场绝对都是玩的退婚的梗。

    原因很简单。

    退婚是可以拉仇恨值的,只要把仇恨拉起来后,读者就会一直期待退婚打脸剧情,而在这中间就可以一直“水”,今天拉个怪打一打,明天搞个遗迹探一探,后天又在深山野林里来个英雄救美。

    总之就是不停的升级打怪,不打个两三百万字,退婚的剧情绝对不会到!

    可现在呢?

    你不玩退婚,你要玩结婚?!

    那我的仇恨值在哪里?我特么怎么出去打怪升级?

    我没有打怪升级的目标了啊?

    这是个什么套路?

    傻逼吗?

    你这样搞,剧情就没有主线了!

    你写不长的,不升级打怪,你怎么水字数?

    二十万字必崩的!

    赶紧醒一醒,让千山雪继续退婚吧!

    “大将军,您没有开玩笑……您真要将千山雪嫁……嫁给宁儿?!”三位族老对视一眼,虽然这样问有些“失礼”,可是,他们确实是有些不敢相信,一度都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得了妄想症。

    “是啊,你们真的要把千山雪嫁给我?”燕宁的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千山雪,人其实也很想问妻下。

    “三位族老这话是何意?我千山远岂是喜爱玩笑之人?雪儿与燕宁的婚约是三个月前由我与老侯府亲自定下的,难道,三位族老觉得我千山远是言而无信之人乎?”千山远再次点了点头,一脸的淡然笑容。

    “嘶!”

    三位族老的表情一下就精彩了。

    因为,在刚才的一瞬间,他们曾经心里还真的闪过一个决定,那就是为了侯府的未来,只能联合二夫人一起,将燕宁从继承人上废掉算了。

    可现在怎么搞?!

    千山远不是来退婚的啊。

    他是真的决心要和侯府结为亲家了,而且,结亲的对象就是燕宁。

    这种时候,他们如何能再将燕宁废掉?那不是断了与宁远大将军府的联姻吗?

    “……”三位族老犹豫了。

    而梁公公则是越看越心惊,手心都有些冒汗。

    他是真的不信啊,千山远一个堂堂的宁远大将军,手里掌着八万铁骑的存在,居然会放下大将军的脸面,主动找现今的镇北侯府来谈婚约?

    这不是在逗他玩吗?!

    难道,千山远不知道燕笑天是怎么死的吗?!

    “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行!”梁公公一个忍不住再次开口。

    “嗯?!”千山远的眉头再皱。

    “宁远大将军,咱家的意思是说……燕宁现在可是在抗旨啊,您真的确定……要在此时把女儿嫁给他?!”

    抗旨大罪啊!

    谁能承受得住?!

    梁公公只能以此作为他的底牌。

    “哈哈哈,梁公公说笑了,燕宁抗不抗旨与我宁远将军府嫁不嫁女儿有何关联?”千山远大笑起来,接着,再次说道:“镇北侯燕笑天从懂事起,六岁便进入军中与将军混迹在一起,十八岁便承继了侯爵之位,几十年来与北凉国大战不少于百场,斩敌至少十万有余,今日虽被小人构陷,可八万镇北铁骑谁人不敬,谁人不服?”

    “梁公公虽然是带着圣上的旨意而来,可有些事情终归还是查清楚更好,此时说燕宁抗旨,怕是有些不妥吧?!”

    千山远这话自然是说给梁公公听的,而其中的意思同样很明显,就是告诉梁公公,宁远将军府与镇北侯府已经决心站在同一条阵营。

    “大将军,你……”梁公公脸色再变。

    他自然是听出了千山远话中的意思,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宣出另外一道口喻。

    可现在他却改不了啦。

    怎么改?说自己说错了?其实,国君是要给燕宁镇北侯的?而且,让燕宁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择日进京去面圣谢恩即可?

    这不是扇他的耳光,而是在扇的国君的耳光啊!

    两道旨意的事情,谁敢泄露,谁就要死,而且,一旦在两者中做出了选择,就绝对没有更改的可能。

    因为,一旦更改,就要承担“假传圣喻”的罪名。

    镇北侯府会言明:梁公公辱我侯府,不杀不足以平臣心中怒火。

    宁远将军府会发声:梁公公欺辱老侯爷,蓄意构陷燕笑天一战之结果,不杀不足以熄八万铁骑军心。

    国君会说:梁公公因为一时口误而误传了朕之旨意,寒了臣下之心,这种人,不用回来了,直接杀之!

    怎么办?!

    现在要怎么办?

    梁公公骑虎难下,他的目光环视四周,千山远的态度已经非常坚定,再谈其它的意义并不大。

    而侯府三位族老的态度则是稍微有些“摇摆”,似乎是在考虑,是继续让燕宁与千山雪结亲,还是直接废掉燕宁,以保万全。

    至于二夫人司白兰……

    不用想了。

    很明显是要除了燕宁为快!

    梁公公脑中瞬间闪过无数个说辞,最后,不得不再次咬紧了牙关:“镇北侯府很不错,不过,燕宁今日的一举一动,咱家都会如实回京禀告给圣上,三位族老,二夫人……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

    梁公公转身便走。

    丝毫没有要再停留的意思。

    “等等,公公且慢!”三族老眼看着梁公公就要出了前厅,心中自然是大急,立即就将梁公公叫住。

    “噢?还有何事?”梁公公站定。

    果然,侯府这三个族老心里确实在犹豫。

    如果能联合这三个族老还有一心要致燕宁于死地的二夫人,此事或许还有转机,毕竟,国君之怒,任何人都不愿意承受。

    梁公公很淡定的回头。

    他知道接下来,这三位族老应该要开始向他祈求。

    但就在他回头的一瞬间……

    眼睛突然瞪圆。

    因为,居然有一根棍子向着他脑袋抽了过来。

    “咚!”

    梁公公只感觉眼前一阵眩晕。

    而在他的耳边,则是响声一声感叹。

    “死太监,一点都不诚实,说了要走结果又回头?幸亏本少爷和你不一样,说了要打你,就一定会把你打出去!”

    (今天有很多朋友来问我,在武汉怎么样了,我统一回一下:本来我买了高铁票回老家的,现在高铁票退了,不回去了,就在武汉待着,不跑出去害人,还有就是,我没有发烧,没有感冒,没有被隔离,只不过,武汉封城了,菜场关门了,京东到家停了,盒马生鲜也不送货了,但是方便面还有一些,我会坚持不出门,过年不断更,每天保持两章的更新量,最后问一句……亲们还有多余的口罩吗?)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