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梁公公的年龄已过五十,却依旧在宫中只混到一个总管之职,其实,究其原因便是因为他并非习武之人。

    所以,燕宁这一棍,直接就把他打得一头栽在地上。

    不过,梁公公终究还是学过一些吐息,再加上燕宁就一个杀鸡都费力的真实力气,这一棍虽然抽得很准,却还真没有把梁公公打死。

    嗯……

    晕都没有晕!

    但是,梁公公却是着实懵逼了。

    虽然,燕宁口口声声说要把他给乱棍打出去,可是,在他的心里,这种话不过就是个“气话”而已。

    他是代表国君过来传口喻的,当他宣读口喻的时候,整个侯府都要向他下跪,燕宁敢打他?别搞笑了,谁信啊!

    梁公公之前一点没放在心上,直到现在……

    他真的被打了!

    “哇!”

    梁公公朝地上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里面还夹杂着一截断牙。

    “嘶!”

    三位族老看着栽倒在地,又吐出一截断牙的梁公公,不由自主的都是后背一凉。

    这特么真的没救了啊!

    燕宁真的把传旨的公公给打了!

    “好你个燕宁,你敢谋反……咱家今日倒要看看,谁敢与你一同违抗圣上喻旨,禁军,给我把他拿下!”梁公公再次吐出一口唾沫,牙关一咬……有点松。

    “是!”四名禁军护卫自然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动手,因为,燕宁的举动确实是抗旨不遵,外加欧打传旨公公。

    此等大罪,不死也得脱层皮!

    四名禁军护卫抽刀。

    但是,就在他们的刀抽出来的一瞬间,却发现在他们和燕宁之间,突然间横出一个穿着银色盔甲,脸上带着银白鬼面的少女。

    “嗯?”

    “千山雪?!”

    “……”

    “轰!”

    一声巨响。

    其中一名禁军护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已经如同一发炮弹一样,朝着后面飞了出去。

    而接着,便是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

    太快了!

    最多就是两个眨眼间。

    四名禁军护卫便全部飞出了前厅。

    而原本在前厅外的黑甲护卫立即便将四名禁军护卫按倒在地,一把把长刀架在了禁军护卫的脖子上。

    “谁敢乱动?!”方飞一只脚踩在一名禁军的脑袋上的同时,目光也看向不远处的其它一些禁军护卫。

    梁公公此行,一共带有三十名禁军护卫。

    四名跟着他进了前厅,其它的则都是站在前厅外面守候,此时战斗一开,其它禁军自然也是忍不住要动手。

    但是,当一支支箭矢对准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识趣的选择了“对恃”和“观望”,反正就是不往前送死就对了。

    燕宁看着门外“激烈对恃”的两方,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古装套路。

    见怪莫怪。

    都是这样的,毕竟,一旦打起来,刀剑无眼,没有人会真的想受伤,所以,基本上都是光瞪眼睛就是不动手。

    “千山雪,难道你也要谋反不成?!”梁公公瞪着眼睛看着拦在燕宁面前的千山雪,一时间惊得都有些呼吸困难。

    “滚!”千山雪一脚踢在梁公公的身上。

    梁公公直接就被踢得在空中翻出三个跟斗,最后,脸着地的落在石板上,一下子便昏死了过去。

    “嘶!”

    三位族老又是一惊。

    今日,真的是疯了啊!

    燕宁疯了。

    千山雪同样疯了。

    这还是那个“遵守军纪”“从不抗命”的镇北军左先锋郎吗?

    “方大统领,放他们离开!”千山雪往厅外踏出一步,看了一眼周围的禁军后,目光落在了方飞的身上。

    她这一句话,并没有用任何商量的语气。

    堪称命令。

    按常理,方飞自然是会再去询问一下燕宁的意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方飞却本能的就把脚下的禁军松开了。

    等到方飞反应过来后,禁军已经立即站了起来。

    他再想重新把对方的脑袋踩在脚下……

    似乎就有些不妥。

    “多谢左先锋郎,手下留情!”禁军护卫虽被千山雪打出来,却是并没有不服气的意思,因为,他们只各断了一根肋骨。

    这已经算是轻伤。

    可以看不出来,千山雪今日并没有要再杀人的意思,否则,他们这四个护卫,估计无一人可以生还。

    银面杀神千山雪……

    北川五府第一天才。

    有传言,就算是燕笑天在世之时,也不一定是千山雪的对手,而千山雪今年的年龄,只有十八岁。

    禁军护卫们没有再停留,抬起昏迷的梁公公便直接向着侯府外离去。

    而在前厅中。

    宁远大将军千山远则是重新坐回到了位置上,接着,又自顾自的给自己的杯子里面倒了一杯茶水。

    一饮。

    “侯府的茶,果然是不错!”千山远发出一声感叹。

    三位族老和二夫人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因为,千山远很明显是在提醒他们,毕竟,要论茶道……他们刚才闲聊的时候,早就已经论过了。

    “左先锋郎请坐。”

    “淮安郡主请坐。”

    三位族老站起,立即指了指坐椅。

    如果说刚才他们还想着要如何选,现在千山雪直接把梁公公打晕,再将四名禁军打飞后,他们已经不需要选了。

    因为,若是镇北侯府再退,那就不仅仅是失了宁远大将军府的支持,怕是连同北川五府中的威信都要一起失去。

    “宁儿,你也坐回主位吧。”三位族老笑着看向燕宁,接着,又同时指了指刚才燕宁坐的正主位的位置。

    “……”燕宁沉默了。

    因为,他现在其实有点想骂人,以他的预计,他一棍子把梁公公打飞后,应该算是彻底的和梁公公撕破了脸,也算是彻底的完成了“抗旨杀头”的罪名,那么,这宁远将军府就算再坚持,也应该“舍他而去”才对。

    如此一来,就可以继续走退婚了。

    可结果?

    这个银面杀神千山雪,竟然帮着他一起,把梁公公又打了一顿,顺便还把四名禁军护卫给打飞了出去。

    那一拳一脚,真是可啪啊

    但这是什么意思?

    真的不退婚了……

    是不是要改剧情了?

    从现在开始,废材流改成赘婿流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你们肯定是想利用我,若不是看上了我侯府诺大的家产,就是看上了我的身子。

    呸!

    下贱!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