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燕宁是有着丰富阅历的人,他自然不会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他深知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肯定是掺杂了某种利益。

    宁远大将军千山远居然会同意他和千山雪的婚约?

    而且,千山雪自己也愿意!

    这里面要说没有什么利益关系,谁信?

    真的是走赘婿流了吗?

    一般而言,赘婿流又俗称“软饭流”,这种流派的兴起最大的亮点是男主的身份是赘婿,比较低微。

    说白了,因为身份的原因天生带着各种“仇恨值”,走到哪儿去都会被人喷:“你个小小赘婿,还敢在我面前装逼?看本公子随便动动手指便可以把你弄死!”

    而接着,便是把所有喷你的人,全部弄残弄废,这样不断的循环循环再循环,一本几百万字的佳作便出来了。

    还真别说,这种简单粗暴的套路,一经兴起便袭卷了各大小说平台,而且,隐隐有超越原有“兵王流”和“校花流”的趋势。

    燕宁其实也是不介意走一走这种流派,当一个小小赘婿的……

    但前提条件是,对方必须长得漂亮啊!

    眼前这个千山雪,身材看起来倒是不错,可是脸蛋呢?完全看不到的好吧,鬼知道面具下面是张什么脸?

    按照正常的剧情,战场上杀敌,多少都会经历一些风沙,再来几道刀痕,想想都是浑身一阵哆嗦的。

    而且,赘婿流开场都会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

    就是……

    婚虽然是结了,但是,洞房却要等到一两百万字之后了。

    说白了,就是你只能天天看着你的宝贝老婆,但是,你却不能随便上去摸,只能有事没事就去‘舔’一下。

    ‘舔’得对方高兴了,或许就能给你点小甜头了。

    这特么要是出身贫寒,那也就忍了,可是,实际上燕宁现在出身并不低,他是侯府大少爷,马上就可以继承侯爵之位。

    而且,现在内院还有“小倩”在等着被他玩。

    这种情况下,他岂能入赘给宁远大将军府当赘婿?

    最主要的是,宁远大将军府与镇北侯府结亲,这事太过于古怪了一些,十有八九就是一个圈套。

    毕竟,现在的宁远大将军府看似风光无限,但实际上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虽掌着八万铁骑,却只是代掌。

    想要将代掌坐实……

    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条,就是找一方更大的势力附属,从而获得国君的明确旨意;第二条,就是收买军心,让军队中的将领支持,使得国君不得不颁下旨意。

    千山远显然是想选第二条,借着镇北侯府在军中的威信,一步一步的获得将领的支持,最后,坐实八万铁骑的掌控。

    “现在不相关的人已经都离开了,前厅中都是自家人,三位族老若是不介意,今日便将雪儿与燕宁的婚期定下,如何?”千山远在坐定后,也没有再扭捏,而是直接率性的开口问道。

    “好啊,当然是定下最好。”

    “嗯,今日便定下。”

    “二夫人意下如何?”大族老的眼睛眯了眯后,看了一眼沉默的司白兰。

    “呵呵,与大将军府结亲,这是老侯爷生前定下的事情,自然是……极好的!”司白兰很想说一句去你吗的吧。

    可是,她心中再想也不敢真的把这句话说出来。

    虽然,她刚才其实已经等同于和燕宁撕破了脸,但这并不代表,她不能忍气吞声,再把脸捡回来。

    我忍!

    司白兰的牙都快要咬碎了。

    但就在她准备“捡脸”的时候,一个仿佛来自于“天籁”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我要是说我想悔个婚,会不会破坏你们商量婚期的和谐气氛?”说话的,自然正是燕宁。

    “嗯?!”

    “什么?!”

    “……”

    三位族老都是一愣。

    而二夫人司白兰则是直接懵逼,因为,她都已经准备“举手投降”了,结果,她听到了什么?

    燕宁要悔婚?!

    “……”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惊喜的吗?

    因为燕宁和千山雪的婚事,侯府三位族老才会咬紧了牙关,全力站在燕宁的背后,即使,燕宁已经当众抗了旨。

    可一旦燕宁和千山雪的婚事取缔……

    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了。

    所有的事情都会重新回到原点,甚至还会更加严重,毕竟,这样一闹,恐怕连宁远大将府都会与镇北侯府为敌。

    悔婚啊?!

    燕宁竟然敢悔千山雪的婚!

    可以说燕宁的一个决定,便将自己从“生”,一下推到了“死”。

    这种自己作死的方式,恐怕是古今无来者。

    “宁儿,你疯了吗?你与千山雪的婚事是侯爷与大将军亲自定下的,岂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更改的!”二族老立即便站了起来。

    现在镇北侯府因为燕宁的一棍子,可是把梁公公得罪的死死的,不出意外,国君的怒火很快便会降临。

    此时此刻,若是再失了宁远大将府……

    怕是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宁远大将军休要听宁儿胡言乱语,此事我等便可以代为作主!”三族长同样站了起来,只是面对的却是千山远。

    “宁儿快坐下,难道,你真要拉着侯府的人和你一起去死吗?”大族老皱了皱眉头,同样开口了。

    “死?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倒是不介意娶了千山雪,只是,不知道雪儿姑娘介不介意我的心中已有她人?”燕宁笑了笑,这种悔婚的剧情,他都看了不下于百遍,自然不会绕弯弯。

    直接就一语切中要害!

    要嫁?

    行啊!

    那我就绿了你!

    倒要看看你,还忍不忍得住!

    “宁儿,快住嘴!”三位族老脸色大变。

    这就真的是挑衅了。

    而事实上,千山远在听到这里后,脸色也终于变了,他其它的是可以忍,但这个真的忍不了。

    毕竟,这代表千山雪嫁入侯府后,要和其它人抢食吃,而且,最主要的是,还是不受宠爱的那个。

    “心中有人了吗?”淮安郡主同样眉头紧皱,目光看向了旁边坐着的千山雪,一时间也是有些犹豫了。

    而千山雪的心里同样也有些诧异。

    夫君的心里……有其它人了?

    不对啊!

    昨夜,夫君还跟我说,要一生一世守护我呢?

    等等!

    难道夫君说的有人……

    “嘭!”

    千山雪一掌拍在桌案上。

    哗拉!

    桌案断裂在地。

    所有的目光,瞬间便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怒了?”二夫人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心里则是大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这个燕宁真的是太蠢了!”

    正想着,千山雪已经到了厅中间。

    并且,向着三位族老和二夫人都是行了一礼。

    “千山雪自问在这庆山城中论才学不比任何人差,今日燕宁你竟然敢欺辱于我,那我便问你,你心中所属何人?!”千山雪隐藏在面具下的表情有些紧张,但是,语气却是显得极为坚定。

    “一个叫小倩的女子。”燕宁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反正他要娶小倩,侯府中迟早也会知道。

    “小倩?!她……她是哪家的女子?”千山雪的心中一颤,不过,语气上却依旧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普通人家,自然是比不过你宁远大将军府了。”燕宁实话实说,按照原著的倩女幽魂剧情,小倩虽然是千金,却也并非豪让。

    “呵呵,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竟然将我千山雪比了下去,我且问你一句,你还想不想当你这个小侯爷了?”千山雪似乎是气极而笑。

    “噢,你的意思是,我若是不娶你,便当不了这个候爷?”

    “自然是如此,你今日已然得罪了梁公公,最多不出五日,国君的怒火便会降下,你们镇北侯府将会处于四面围攻的状态,若是没有我宁远大将军府护持,怕是不出一个月,镇北侯府便会从这庆山城中消失吧?”千山雪语气据傲。

    “那又如何?”燕宁语气平静。

    他自然知道千山雪的话是真的,只是,这是正常的剧情,他走的可不是什么正常的剧情套路。

    “你难道真的愿意为了这个叫小倩的普通女子,放弃你镇北侯府嫡子的尊贵地位?”千山雪语气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是,我愿意。”燕宁肯定道。

    特么的,这是他的金手指啊,怎么可能不愿意?

    “哈哈哈……燕宁,你果然是个痴情种,但是如果我说我愿将八万镇北铁骑当作嫁妆一起送归镇北侯府,而且,我可以立下字据,在半年内便会将军权交由你手,不知道你还是否会为了这个小倩的女子,放弃我千山雪呢?”千山雪再次笑了。

    “什么?!”

    “把八万铁骑当成嫁妆,送归镇北侯府?”

    “左先锋郎,说的可是真的?!”

    “……”

    这一下不止是三位族老和二夫人惊讶了,就连燕宁都有些诧异。

    因为,按照他的猜测……

    千山雪嫁入侯府的目的,应该是为了稳固军权而已,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千山雪要把军权交回镇北侯府?!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