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燕宁在惊讶的发现聂小倩变成了千山雪后,又再次惊讶这婚期的商定,似乎有些过于顺利了一些。

    而接着,他便听到千山雪摆了摆手。

    “宁郎和三位族老应该还有事情商量,就不用相送了。”千山雪说完,目光也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唐四。

    这样一个眼神,三位族老自然懂得其中的意思。

    吩咐几名护卫相送后,三位族老便笑着朝千山远等人挥了挥手,一直到千山远消失在视线中后才收回目光。

    “好了,人都已经走了,现在也该处理一些家务事了,宁儿,你来说一说吧,为什么要杀唐副统领。”三位族老坐定后,这次却是大族老率先开口了。

    话音落下,前厅中的气氛也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特别是站在二夫人司白兰后面的小翠,嘴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两只手指紧紧的抓着衣裙。

    “我其实比较好奇的是,二娘为何不设法将我和千山雪的婚期往后多延些时日?”燕宁并未重新入坐,而是负手站立在前厅中央。

    “宁儿这话何意?你与千山雪的婚事是侯爷生前定下来的,我怎么可能会阻止?”司白兰一副听不明白的表情。

    “呵呵,如果是我,我就会稍微激进一点,比如说:我爹丧期刚过,按照礼节,我作为嫡长子应该为父守孝个一两年什么的,这样一来,婚期自然后延,可惜啊,二娘做事还是太稳妥了些。”燕宁有些叹息道。

    “三位族老请为我做主,我可真的没有这样想过啊……”司白兰的脸色大变,仿佛有一种被人看穿的震惊,但很快又恢复成一副凄凄惨惨的样子。

    “好了,宁儿,不要再胡闹下去了,虽然二夫人并非你生母,却也是你的母亲,该敬的礼仪和孝道还是要有的!”大族老眉头紧皱。

    燕宁与司白兰之间的利益争斗傻子都看得出来,只不过,燕宁的话说得太直白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总还是要顾及一下脸面。

    “是啊,宁儿,我们现在问的是你为什么要杀唐四?”二族老同样是开口打圆场,毕竟,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我刚才说的就是我杀唐四的原因啊?”燕宁一脸诧异的看向三位族老。

    “嗯?这话何意?”

    “意思就是二娘应该要激进一点,用‘礼仪孝道’来束缚我,结果她却因为顾虑而不敢急进,那我只好帮帮她了……”燕宁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什么意思?”

    “方大统领。”燕宁手一抬。

    “在!”方飞立即带着四名护卫走了进来,接着,又朝着四名护卫一挥手:“大少爷有令,给我拿下!”

    “是!”四名护卫立即朝着二夫人走去。

    “你们要干什么?!”司白兰大惊。

    “宁儿,你这是要干什么?!”三位族老同样全部站了起来。

    但很快,他们便发现,四名护卫并没有对司白兰动手,而是直接绕过了司白兰,将后面的小翠如鸡仔子一样的拎了出来。

    小翠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救……救命啊!”

    “放开我!”

    “夫人……夫人救救我……救救我啊……”

    “……”

    惨叫连连。

    ……

    镇北侯府,即将出府的门口。

    千山远和淮安郡主都听到了前厅传来的惨叫声,自然也都停了下来。

    “我就说宁郎有事情要做吧。”千山雪似乎一点也不奇怪,目光明亮的望向身后,嘴角还有着浅浅的笑容。

    “雪儿,你跟燕宁是何时见过的啊?”淮安郡主轻轻的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继续停留的意思。

    “就前几日啊。”千山雪回道。

    “前几日?”淮安郡主一时错愕。

    “对,就是那日我与爹爹吵了一架,然后出了将军府说要去杀人的那一天。”千山雪随口说道。

    “额……”淮安郡主额头上突然就落下一滴冷汗。

    那一日,她是看着千山雪出的门,虽然,千山雪那时说要去杀个人玩玩,但实际上淮安郡主倒没有怎么细想。

    可现在稍一回忆……

    其中的故事就真的有些耐人寻味了。

    该不会那日雪儿要杀的人就是?

    “咳咳!”千山远使劲的咳了两声,随即,目光扫了一眼镇北侯府的大门口:“雪儿,你只与燕宁相识几日,就愿意嫁他?而且,还这么急?”

    “爹爹觉得急吗?”千山雪抬头反问道。

    “一个月的准备时间,难道不急吗?”千山远同样反问。

    “这便是雪儿非要嫁给宁郎的原因了,因为,爹爹看不出的事情,宁郎却可以一眼便看得很透彻。”千山雪仰头看向天空。

    “……”千山远。

    什么意思?

    我特么一个堂堂宁远大将军,还不如燕宁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他不信!

    “爹爹莫要不信。”千山雪似乎一眼看穿了千山远的心思,再次开口道:“爹爹觉得宁郎为何要选定一个月后与我大婚呢?”

    “自然是因为这小子猴急……”千山远的话一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对,因为,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千山雪刚才的话,就会知道这个理由实在太过于牵强了一些。

    “爹爹也太轻看我的眼光了。”千山雪鄙夷的看了一眼千山远,接着说道:“宁郎将婚期定在一个月后,明显是和他今日抗旨有关!”

    “你的意思是?”

    “梁公公虽然是被抬回去了,可是,必然会马上向京都传信,不出意外过几日国君便会派‘专使’来庆山城,到时候应该还有几位大人物要出场的,难道,爹爹以为抗旨之事就这样过去了?”千山雪解释道。

    “……”千山远沉默了。

    是啊,公然抗旨。

    再将传旨的公公打晕过去。

    此事要说梁公公会作罢,国君会当成没事发生,那就真的是太可笑了,国君岂会容忍这样的事情?

    “宁郎已经看穿了这一切,将婚期定在一个月后,这便是逼着那些人在没有准备好之前便浮出水面,至于后面我相信宁郎的心中必然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难道,爹爹没听过‘打草惊蛇’四字吗?”千山雪看向千山远。

    “呃……还是雪儿看得透彻,我原以为这燕宁只是有些霸气,倒是没有想到,他还精于计谋方略,如此说来,他倒是个文武全才啊!”千山远听到这里,终于听明白了,燕宁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明。

    “能让雪儿看中的人,岂会有差?你也是糊涂了!”淮安郡主在一旁露出一种略微责备的表情。

    “哈哈哈,是啊,我家雪儿如此聪慧,这燕宁又岂会是个平凡之人?”千山雪一听,自然也笑也起来。

    “其实,宁郎之计远不止如此,就拿黑风谷中的事情来说,他做的事情其实是连圣人都无法做到的。”

    “什么?连圣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对,宁郎之谋堪比鬼神,反正我是看不透的。”

    “这……”千山远终于震惊了。

    因为,他非常清楚,他的这位宝贝女儿是绝对不会将这些话乱说的,肯定是有着十足的证据。

    “爹爹就拭目以待好了,宁郎既然敢抗旨,就肯定是有着十足的把握!”千山雪一脸肯定的说道。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我这个女婿是否真的如雪儿说的一样,有着鬼神之才!”千山远回头看了一眼镇北侯府,心中也同样开始期待起来。

    (感谢‘这没人飞了’的一万币打赏!)

章节目录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薪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薪意并收藏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