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头都是自己人,过年没那么讲究,备好了所有必备的零嘴之后大家几乎每天都在过年。

    二十七傍晚的时候,楚一凌说在山里头看见了狐狸,这让众人都来了兴趣,一群大老爷们扛锄头的扛锄头拿镰刀的拿镰刀,一溜烟进了山里,挖了许多的陷阱要逮狐狸做袄子。

    结果一群人在山里守了两天的时间,也没见到狐狸的影,不过倒是逮着了一些其它出来觅食的野shòu,让他们除夕夜里多了几道菜。

    三十那天众人一大早就爬了起来,开始帮着做晚上的大餐,就连喜欢赖g的许君也都被拉了起来,帮着和面。

    除夕夜里的团圆饭有着特殊的意义,各个地方也有着各个地方的讲究,一群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争了一圈,最终还是许夫人大手一挥,毫不留情的驳回了众人的意见。

    众人有些不甘,但却迫于她是山上唯一一个能掌勺的人,且第二个勉qiáng能掌勺担此大任的人是她儿子,最终妥协。

    所有人涌进厨房帮忙,直忙到傍晚。

    夜里,众人把两张桌子合成一张,然后在上面满满当当的摆满了许许多多的美食佳肴。

    各自落座之后,许君拿了自己新酿的酒出来,鬼面将军结果开封之后一股清淡的酒香便弥漫开来。

    酒是新酒,不容易醉人,就连许夫人都添了两杯。

    吃饱喝足,一部分人累了便去房间休息,一部分人则是坐在屋内聊天,都等着要守夜放鞭pào。

    许君坐在屋内与其余几人聊天,聊着聊着便被门外的许夫人叫了过去,许君跟着她进了屋,领了一个大红包后美滋滋的又出了门。

    再出门时,许君却并没有回聊天的那屋里,而是站在了雪地上仰头望着头顶的天空。

    除夕夜里看不到月亮,但今夜的天空却格外的明亮,甚至连远处的云层都能看见。

    夜里,山里就更加的安静了,许君站在雪地上闭上眼就能听见隔壁屋里的说话声,还有正向着他这边走来的鬼面将军的脚步声。

    “夜里凉。”伴随着鬼面将军声音而来的,是披在许君肩上的披风。

    许君没有回头,他向后靠去,靠在了鬼面将军的胸口。

    与鬼面将军靠在一起,温暖的温度便自他的胸口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qiáng而有力的心跳。

    那富有节奏的声音,许君总也听不腻,他甚至有些上瘾有些贪念。

    “怎么了?”鬼面将军环住身前的人,又把那披风扯了扯,把面前的人包住。

    “我在想,等我们以后老了不能再自己下山了,那时候该怎么办?”许君道。

    他们来这里住的时候原本以为这山里头该是要冷清,然而事实上自他们在这里住下,这山里头就没安静过几天。

    年前这一段,众人为了过年是山下山下的跑着。他们现在年轻还能跑得动,多跑几趟也无所谓,可等以后老了怎么办?这上下山随随便便都得一两个时辰。

    鬼面将军把脑袋放在许君的肩头,他也随着许君的动作望向头顶的天空,静静的,他思索着许君的话。

    想了好片刻,鬼面将军才想到办法,“把陶驰骗来这里住。”

    “嗯?”

    “让他生个儿子或者女儿,去帮我们买东西。”

    听着鬼面将军那一本正经严肃的话语,许君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将军你学坏了,陶驰他要是听到了会哭的……”

    然而两人也都知道诓骗陶驰来这里是不可能的,他亦有他的家人,若哪天他真的辞官而去,怕是会迫不及待的便要回家去与家人相聚。

    鬼面将军又想了想,他轻声道:“等我们走不动了,我便牵了马,载你下去。”

    许君蹭了蹭身后的人的脸,“那时候我们都走不动了,你牵了马载我下去,那么远,路上万一要是给累着了老胳膊腿的,难道还要我背你回来?”

    鬼面将军想了想变成个白胡子小老头的许君,背着自己嘿咻嘿咻爬山的模样,瞬间便心疼得不行。

    “那怎么办?”鬼面将军问。

    “嗯……”许君想了半天,没想到办法。

    “那不然我赶着马车带你下去?”鬼面将军想,等他老了,赶马车的力气应该还是有的。

    要是真的连赶马车的力气都没有了,那必定已经是老到掉牙了,那时候他们就坐在这山里头不下去了。

    两个胡子白花花的小老头,搬个小凳子坐在地里头慢慢的忙,天黑了,再扶着对方慢慢地挪着步子回家。

    要是许君抱怨腰累疼了,他就停下来给他捏捏。

    要是老得都看不见东西了,他就牵着许君走。

    要是老死了,他就和许君埋一块儿。

章节目录

妻乃鬼面将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宫槐知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槐知玉并收藏妻乃鬼面将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