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宋停顿了两三秒,然后“砰”的一声,撞开门走了出来。面容上因为愤怒而涌起的红晕,加上她披散的头发,看起来就跟一头要战斗的狮子似的。

    她的身后,娇小的孔雀追了出来:“宋宋!深深都这么惨了,你难道也要把自己搞得……”

    说到这里,她抬头看见站在走廊中的叶深深,顿时愣了:“深深……”

    叶深深望着她们,勉qiáng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我来拿自己的东西,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了。”

    陈主任一眼看见了她,便说:“小叶,把你的东西都理一理吧,来办手续。”

    叶深深咬住下唇,含糊地应了一声。

    宋宋bào躁地跳起来又要去吵,孔雀死死地拉住了她。叶深深也抓住她的手腕,摇了摇头。

    她抬起手肘捂住自己的眼睛,只轻轻地说:“算了,都是我运气不好。”

    叶深深抱着自己的东西,走出青鸟的大门。里面装着她在青鸟半年所用的零碎物品,拿在手中轻飘飘的。

    他轻描淡写的态度,让路微全身都颤抖起来,仿佛怒火在胸臆燃烧,她抬起手,狠狠一巴掌向他扇去。

    预想中啪的一声并没有出现,顾成殊抓住了她的手腕,见她另一只手还要抬起,便将那只手也握住,拖着她按在沙发上,俯身看着她,低声说:“你失态了,路微。”

    路微拼命挣扎,然而他的手腕力量那么大,她根本挣扎不开,只能狠狠地瞪着他。渐渐的,那双凶狠的眼中漫上了水汽,终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那张狰狞扭曲的面容变成了茫然悲恸。

    顾成殊放开她的手,任由她曲起手肘捂住自己的眼睛。他直起身转过身去,说:“再见吧----不,希望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路微瞪着他离去的身影,外面炽烈的日光照得天地一片泛白,他仿佛就要消失在那个明亮的世界。她不由自主地用颤抖而哽咽的声音说:“或许,我们再派一次请帖,把我们未完的婚礼继续下去,一切就都算没发生过……”

    他停下脚步,却头也不回:“我们根本还没举行婚礼,何来的继续?”

    “就这样……就这样结束吗?”她虚弱地问,见他毫无反应,又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旁边的一箱子资料上,咬牙问,“连……青鸟上市的事qíng都不帮我们弄完?”

    他依然没回头,只抬脚向台阶下走去。

    路微跳起来,扑到门口大吼:“顾成殊!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你真打算就这样把我丢开了?!”

    “是啊,你也知道我们之间是买卖。”顾成殊终于回头,站在阶下看着门口的她,不动声色地说,“那么我承认,这桩jiāo易,是我中途毁约。”

    路微顿时噎住了,眼眶通红,只是胸口的愤懑一直涌动着,阻止她倔qiáng地吞下自己的眼泪。

    “但是路微,在买卖过程中,受到欺骗的一方终止jiāo易行为,是非常合法也非常正常的。欺诈的一方并没有资格在事后纠缠受害方,甚至企图质问受害方为何要停止受自己侵害。”顾成殊平淡地说完,微微扬起下巴看着她,等待她的辩解。

    “我欺骗你,我欺骗你什么了……”路微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我母亲要找的人,并不是你。所以即使我要结婚,对象也不是你。”他的目光终于开始变得冷峻锋利,嗓音也变得更加低沉,“如果你无法给出证据反驳我的话,那么我会认为,你捏造了我母亲的遗言。”

    然而没有,因为没有办法回击。

    路微脸色惨

章节目录

光芒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侧侧轻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侧侧轻寒并收藏光芒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