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握着秋红叶的手,重重的打在自己的心口,一下一下。

    “会好的,”秋红叶抬起头,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多痛都会好的。”

    史玉堂看着她,不说话,紧紧地攥着她的手。

    “你看,骨头碎了,是很痛,会痛一时…”秋红叶看着自己的手,被史玉堂紧紧握住的手,“接好了,上了膏药,夹板,三个月,半年,一年,再或许,以后一辈子下雨yīn天,都会隐隐的痛,可是,终是好的,能拿能动能用,慢慢的就忘记它还受过伤,可是,这次断了,治好了,下一次又断了,再治,又断了,再治…”

    她的目光慢慢移到史玉堂的脸上,抿嘴一笑,“要是总是伤,就是神仙,也治不好了…你是愿意一次治好,痛一段,哪怕痛很久,还是愿意一辈子不停的痛,直到彻底废了这只手…”

    第223章 一路各自去

    “不会。”史玉堂依旧握着她的手,慢慢的但却坚定的摇头,不会有这种事的发生。

    “我知道你不会。”秋叶红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但是我会。”

    “慧娘我知道我以后不会……”史玉堂动了动嘴唇,他的眼中的绝望四散而开,“人这一辈子总是会受伤,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你不能…你不能就因为这个……”

    秋叶红叹了口气,她想要笑笑,却笑得有些难看。

    “小猴子,所以我才要说对不起,”她看着他,抿嘴说道,“对不起,我是个胆小鬼,我是个懦大,我不敢陪你一起走。”

    史玉堂看着她,身子绷得紧紧的,攥着她的手的手颤抖着。

    “慧娘。”他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的将秋叶红拉进怀里,“慧娘,这些事我们回去再说…?”

    秋叶红摇摇头,又笑了笑。

    这个答案对于史玉堂来说,已经不是意外了。

    “跟我回去。”他再一次说道。

    秋叶红伸手抱了他一下,叹了口气,挣开他的怀抱。

    “慧娘…”史玉堂看着她,攥着她的手不放,“我们先不说这个,先坐下,我们坐下,这些事以后再说……”

    他说着转身拉着她就走,一面冲侍卫打个手势。

    静立在一旁的侍卫立刻牵马过来。

    “喂,我不能跟你走…”秋叶红拖着地不肯走,一面要抽回自己的手。

    史玉堂并没有理会,只是拉着不放。

    二多见势不妙嗖的跳起来,在秋叶红以为他要扑过来解救自己时,撒脚一溜烟的跑了。

    二多这个名字果然没起错……

    “我说真的呢,不是跟你闹脾气…”秋叶红几乎要坐在地上以制止自己被拖走,她用力的要抽回自己的手,一面说道,“我要成亲了。”

    史玉堂脚步一顿猛地转过头来,看着她似乎没有听清她说什么。

    “我要成亲了。”秋叶红也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史玉堂突然笑了下,他伸手抚了抚秋叶红垂下的头发。

    “慧娘,我们以后再说这个,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说话…”他声音微微的颤抖着。

    秋叶红看着他,就那样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他是个聪明人,跟他说话不用太复杂,一句话一个词他都能明白,而且他也不会自己骗自己……

    “慧娘…是因为他比我先找到你?”他动了动嘴唇。

    秋叶红觉得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冰凉。

    她慢慢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秋叶红抿着嘴垂下头,“对不起…”

    “理由,给我一个理由…”史玉堂低哑的声音从头顶砸下来。

    “我不配,小侯爷,我不配你……”秋叶红抬起头,看着他说道。

    “你不配?这是理由?”他嘴角浮现一丝笑,自嘲的笑,“这么久了,你是这样看我?自一开始,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人,不管你是小畜生大夫还是慧兰郡主,你怎么可以用这个理由……”

    “我知道,”秋叶红打断他,”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我说的不配是……”

    怎么说呢,是观念,是习惯,是他们。两个人的xing格太像了,就像两块同样棱角分明的石头……

    “是不合适…”她喃喃道。

    “不合适?”史玉堂忽地大笑。

    这突然的笑声,让已经牵到身边的马有些受惊,不安的刨动四蹄。

    “不合适……”他笑着笑着,松开了手,慢慢的后退几步,“为什么不合适?为什么原来合适,现在就不合适?”

    看着他满脸的绝望,秋叶红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想要抬脚跟过去,但还是停下了。

    “何必这样说……”史玉堂嘴边带着一丝嘲笑,“还不如说,不够爱,不够喜欢,不是很喜欢很喜欢,所以不能跟我一起刀山火海地狱仙境……”

    “对不起,”秋叶红看着他纵然千言万语要说,但到嘴边能说出来的还是只是一句“对不起,对不起…”

    史玉堂看着她,转身大步而去。

    秋叶红的眼泪纷纷而下,她低下头,忽觉得脚步声响,还没抬头就被史玉堂再拥入怀。

    “若有下世…”他紧紧抱了她一下,几乎想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低哑的声音在耳边道,“你我再不要相遇。”

    “好。”秋叶红吸了吸鼻子,说道。

    发髻上微微一沉,似乎被cha入一物。

    “慧娘,慧娘,慧娘。”他在耳边低低的唤了几声,似乎要将这名字嵌入灵魂里。

    三声语罢,转身大步而去。

    马蹄得得声响起,多多狗迎头跑了过来,后面紧跟着纵马而来的李青与富文成。

    二多坐在富文成的身前。,瞪大眼看向这边,伸手指了指。

    史玉堂向他们迎面而去。

    “表舅…”李青意外而又惊喜。

    “你怎么来了?快,跟我到家里……”

    他的话没说完,史玉堂已经纵马跟他擦身而过。

    “哎?小表舅…”李青就要调转马头。

    再看史玉堂似乎并没有看到他们,很快就消失在山脚路边,再没回头一次。'

    富文成的脸色这才稍稍好了些。

    秋叶红还有些发怔,她的手摸了摸发髻,拔下一根银簪子。

    似是被抚摸的太多,簪身雕饰着若有若无的花纹更加浅浅不显,簪锋依旧锐利,划过手,留下一道白痕。

    一声呼哨从山间传来,声音悠游清远,百转千回百折不回。

    秋叶红握着簪子,看着晴空,让眼泪倒流回去。

    这是一场梦吧……

    多多狗的听声让她收回神,马蹄声声,富文成和李青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小表舅很生气…”李青跳下马看着她,“他…打你了?”

    秋叶红被这一句括逗得扑哧笑了。

    “肯定不会,他肯定舍不得…”李青哈哈笑了。

    这一句话让秋叶红鼻头又是一酸,她的视线再一次投向已经了无踪迹的山路上……

    虽然已经想的很明白了,但是真要见了这个人,真要说了这句话,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

    她的手突然又是一痛。

    “…慧娘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行…”李青攥住了她的手,目光灼灼,“ 就是你难过也不行……”

    秋叶红皱着眉头。

    “慧娘,那不是你要过的日子…”看她皱起眉头,李青的神色微沉,他抬起另一只手,往身后指了指,“赣州城外,迎接郡主的凤驾都准备好了。”

    秋叶红的眉头皱的更深。

    富文成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动了动嘴,但终是没有说话。

    “慧娘…”李青的手有些发抖。

    秋叶红忽地笑了,又皱起眉看着他道“我的手很痛哎……”

    这话有点前言不答后语,李青怔了怔,旋即明白了,展颜而笑。

    “我看看”他说道,忙捧着秋叶红的手看。

    手腕上已经紫红一圈…

    “真是爱之深恨之切啊…”李青摇着头一副痛心的模样。

    “那你可要成全有qíng人不?”秋叶红瞪了他一眼笑道。

    话刚说完,就觉身子腾空,吓得她惊叫一声,被李青抱上马背。

    “你敢,那就能让你看看更厉害的恨之切…”他大笑道。

    秋叶红被他的话逗笑了,给他一个白眼,“就会瞎说…”

    她的视线转到富文成身上,见他黑漆漆个脸,一副不自在的模样。

    “爹?你怎么了?”她问道。

    富文成嘴唇一动,想要说话。

    李青却伸手将她的头扭正,凑近她的耳边低声笑道,“舍不得女儿出嫁,吃女婿的醋呗。”

    秋叶红就笑着拧了他的手背一下,李青大笑催马前行。

    “你们偷看了多久啊?”秋叶红低声问道。

    “什么?”李青装糊涂。

    秋叶红就拍了他的手一下,“装什么装。,我爹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

    李青就嘿嘿笑了,揽紧她的腰,没有说话。

    秋叶红忍不住想要扭头,却被李青伸手扶住。

    “慧娘,不许回头……”他低声说道,将她的头贴在自己胸膛上, “你相信我,也要相信你自己。”

    秋叶红想要说什么,却只是嗯了一声,靠紧他没有再动。

    “你头上这是什么?”

    “没什么…”

    “明明有什么, 我看看…”

    “不给……”

    “给不给?”

    “不给不给就不给…”

    清脆的笑声突然响起。

    “不许挠痒痒…赵青…我咬你啊…”

    笑声马蹄声狗叫声回dàng在山间一路远去。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回到古代当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回到古代当兽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