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婚礼确实很小,没有请很多人来观礼,满打满算也不过坐了四桌人。这其中大多都是从前在云国军队里,到现在还跟着云婉的人。其次就是江烟和商宁在江湖上的朋友,也不多,邢止来了,赵寅来了,梁之平也来了,梁之平和赵寅两人还奉明玉公主之命加送了一份丰厚的贺礼。

    江烟和梁之平幼时相识,少年之后各奔东西,如今好久没见,却没想到再见之时,双方都是已经成家之人。这下两人更是感慨良多,双方拿着个酒杯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等到商宁把他师兄拖进dòng房的时候,江烟早已有些微醺。

    商宁关上门,把他师兄抱上g,动手给他脱衣服。新郎服都是量身定制,做的jīng美繁杂,扣子有些不好解。商宁耐心地给他师兄一颗颗解开,把他师兄脱得只剩里衣才准备起身。

    一只手忽然伸出来,拽住了他的前襟不让他起身。

    商宁顺从地低下头去,一双胳膊撑在他师兄的两侧。

    江烟的意识有些不大清明,他笑道:“你要跑哪儿去?”

    商宁笑道:“我不跑,我脱了衣服就上来陪你。”

    江烟却不松手,反而笑道:“都嫁给我了,你还想自己脱衣服?”

    他猛地坐起来,一把把没有防备的商宁给推到g上,然后就开始解对方的衣服。

    可惜江烟也就厉害了这么一下。

    他是真的有些醉了,两颊晕着薄红,一双手有些不听使唤,怎么也弄不开盘扣。商宁在底下看着他,看着看着就不禁想笑。他赶在江烟彻底没有耐心之前,自己搭上他师兄的手,叫他一点点解开自己的扣子,脱下了外衣,然后继续脱里衣。

    江烟有些糊涂了:“怎么还要脱里面的衣服?”

    商宁笑道:“今日我们成亲,现在是dòng房之夜,怎么能不脱衣服?”

    江烟想了想,好像是这样,迷迷糊糊地就跟着他师弟一起把衣服脱了个gāngān净净。

    商宁望着他披散下来的长发,一身雪白的肌肤,不知怎的就想起了他两年前那个晚上做的梦来。商宁下腹发紧,一双手将他喝醉了的师兄禁锢在g围里,贴着对方的耳朵沙哑着声音道:“师兄,我都嫁给你了,你可不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

    江烟睁着有些迷蒙的眼睛点了点头。

    于是商宁在这一天晚上完成了他从前梦里的那个场景,却比那个梦更加甜美。

章节目录

他重生了而我没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任旸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任旸生并收藏他重生了而我没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