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未免太荒唐了,一个护卫说的话你深信不疑,就是不相信母后吗?谁知道海灵跑哪里去了?」太后一脸不悦,沉着声音否认。

    「母后,莲儿不会对朕说谎,也没有那个必要。」皇甫峻最怕的就是母后矢口否认,这样他该如何要人?

    他们从国舅府回来,翌日,玄陵皇朝上下已知他立海灵为后,谁知到了黄昏,灵儿不过到后山玩耍,便被大批黑衣人掳走,就算莲儿的武艺再高强,也不敌这么多人,才会赶紧回来向他报告。

    「你的意思是哀家说谎啰?」太后生气的说。

    「儿臣只是陈述事实。」皇甫峻并没有屈服于她的怒气,不卑不亢的说。

    「你……」太后动怒,「哀家说没有就是没有,而且就如莲儿所说,你不去追查黑衣人,跑到哀家这里要人,未免太过分了吧!」

    「母后,朕确实追查了,高明却说那些黑衣人的银票是出自后宫,这点母后该如何向儿臣交代?」皇甫峻眼底闪过一丝焦虑,却不能硬闯搜查,该如何是好?

    太后锐利的黑眸一闪,没想到皇上办事如此有效率,轻哼一声,「就算是由后宫所出又如何?皇上能证明是哀家所为吗?皇上这样未免太不尊重哀家了吧?」

    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会把不利自己的证据指向他处。

    「这……」皇甫峻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应。

    这时,高明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

    皇甫峻心中大喜,「将两人都押进来。」

    「是。」高明领命而去。

    太后心中有一丝忐忑。这个她生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难道她真的不了解他?他的能力莫非是隐藏在那张温和的皮相下?

    昨夜的种种,哥哥已告诉她,峻儿又让文武官员对他多了几分敬佩,她真的错看他的脾气了?

    这时已不容太后再疑心、忐忑了,因为被押进来的是她的心腹──宫女阿樱,及一位全身黑衣未蒙面的男子。

    太后脸色大变,但仍力持镇定,决定静观其变。

    「说!」高明将剑尖指向阿樱的喉咙,厉声要她说出真相。

    「皇上饶命,一切都是太后指使的,不关奴婢的事啊!是太后要奴婢拿银票请这些人将海姑娘绑走的。」阿樱再忠心,也知道自己命在旦夕。

    「母后,妳还有什么话要说?将灵儿交出来,朕可以不计较妳的行为。」虽然痛心,可她毕竟是自己的母后,总不能让她晚年落个臭名吧?

    「哀家精心计画这么久,怎么可能在这一刻功亏一篑呢?」太后不相信自己会输,放声大笑,「要我交出那个丫头也行,只要皇上立刻下诏书,改立兰妃为后。」

    皇甫峻和她四目相对,谁也不让谁。

    「皇上,就依从太后吧!太后的刚烈性子,你也知道啊!」兰铃从内室走出来,劝慰道。

    皇甫峻的脸色瞬间转为阴霾,冷冷的扫向兰铃。

    兰铃吓得往后一退,抚着胸口,惊骇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的冷情她领教过了,他的绝情再现,难道这种冷酷无情的模样才是真正的他?

    那么她爱的那个温柔的男人又跑到哪里去了?还是她爱上的只是经过伪装的他?

    兰铃瞬间迷惑了。

    「皇上,兰儿说得没错,这次皇上要是不依从哀家,哀家不会轻饶那丫头。」太后一副不悔改的模样。

    「母后真以为儿臣会受妳威胁?」浑身升起森寒之气,皇甫峻咬牙,冷冷的问。

    太后被他浑身散发的肃杀之气吓得倒退一步,随即想到手上还有海灵这张王牌,才勉力振作,用强硬的语气说:「那你就等着替那丫头收尸。」

    「妳敢?!」皇甫峻怒目瞪视。

    太后趾高气扬的睨着他,一副试试看的表情。

    「该死!」皇甫峻低咒出声。

    高明虽找得到这些证人,可就是找不到海灵,实在气人啊!

    「小三子,准备纸墨。」他咬着牙道。

    太后扬起胜利的笑容。哼!她是什么人?就算是皇上想和她斗,都嫌嫩咧!

    「等等。」一个年轻的嗓音阻止道。

    一伙人看向门口,只见海皇英带着伤痕累累的海灵进来,发出阻止声的是海昱。

    「灵儿?!」皇甫峻惊喜的喊道,暴戾之气消失无踪,很快来到她身边,细细打量后,怒气上扬的瞪着太后,「母后,妳真是太过分了。」

    太后万万没有想到她只差一步就得手的计画竟被海皇英师徒破坏了,这下子没有海灵这张护身符,她面色灰白,明白大势已去。

    皇甫峻无暇顾及太后和兰铃,抱起海灵,对海皇英说:「劳烦师父将这一切奏请太皇太后,朕先带灵儿去治伤。」

    见他飞奔离去,沿路还叫着太医,海皇英满意的一笑,看来他可以放心让灵儿待在宫里了。

    海皇英师徒赶回来,正好见到一名宫女鬼鬼祟祟的往偏僻的冷宫走去,一时觉得奇怪跟了上去,才能拯救自己的女儿,真是万幸啊!

    海灵让太医看过,上了药后,皇甫峻让她躺在床上。

    见她脸颊红肿淤青,他疼惜万分。

    「灵儿,都是我没有好好保护妳,才会让妳受到伤害。」

    「阿峻,我没事了,你不要自责,只是皮肉伤而已。」海灵见他十分自责,露出笑容安慰他。

    「妳好好休息,我坐在这里看着妳,嗯?」不过几个时辰,她就成了这副模样,教他怎么能安心?

    「我不累,只是肚子好饿,过了晚膳时间,她们连一口东西都不给我吃。」她不好意思的说,在这节骨眼,她想到的还是自己的五脏庙。

    皇甫峻马上起身,吩咐小三子准备粥品。

    「灵儿,妳不要误会,除了妳以外,我不可能对别的女人动情,所以不要听兰铃胡言乱语。」皇甫峻对她解释,想要化解两人之间的误会。

    海灵伸手遮住他的唇,微微一笑,免得拉扯到脸颊的伤。

    「阿峻,你不用再说了,其实兰铃对我还算友善,而且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爱我。」

    听到他的爱语,海灵好开心。

    她本来就想找他好好聊聊,只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

    「灵儿,如果妳真的不想待在皇宫,我也不勉强妳。」皇甫峻突然这么说,「因为我爱妳,所以希望看妳每天都过得快乐、开心,如果在这里妳不快乐,那我也会很难过。」

    「阿峻,你的意思是不要我了?虽然你爱我,却不要我?你别忘了,我是你的皇后耶!」海灵一脸黯然,哀怨的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妳可以两边住,如果在皇宫住倦了,就回到海岛去,想我的时候就马上回来,如果我比较不忙,也可以去找妳啊!」

    皇甫峻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不过为了心爱的人,他只好忍耐了。

    「虽然妳是皇后,可是为了妳的快乐着想,我愿意破例这么做。」

    海灵听到他说出那么令她感动的话,不由得从床上一跃而起,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

    「阿峻,我爱你,好爱、好爱。」

    不能怪她情绪激动,这个高傲的男人竟然愿意为了她妥协,即使他极不愿意这么做。

    他是真的爱着自己的!海灵感动极了。

    「我也爱妳。」听见她的表白,皇甫峻十分欣喜。

    「阿峻!」海灵放开环住他颈项的手,眼眸含情的喊道。

    「嗯?」皇甫峻望着眼前甜美的女人,知道自己真的陷得很深,否则为什么会愿意为了她改变自己的想法?

    「我爱你。」她柔声说道。

    「我知道。」皇甫峻深情的看着她,永远都不会厌倦听她说这三个字。

    「因为我爱你,所以愿意永远留在皇宫,留在你的身边,做你的皇后。」海灵慎重的许下承诺。

    皇甫峻双眸迸出惊喜的光芒。「妳说的是真的?不会不快乐?」

    海灵摇头。「经过这些事后,我深深体会到只有待在你的身边才会快乐,因为你是我快乐开心的泉源!」

    皇甫峻紧紧抱着她,他的唇贴住她的,将款款柔情藉由吻注入她心底。

    「皇上,粥品送到。」小三子的声音不识相的响起。

    「别理他。」皇甫峻喃喃,想要好好的品尝她的美好。

    海灵却用力推开他,「可是人家好饿。」

    皇甫峻瞪着她,「妳真是不懂情趣。」

    「哎呀,没有力气,哪来的情趣啊?」海灵吐吐粉舌,推了推他,「让小三子把粥端进来啦!」

    皇甫峻起身来到门口,亲自将粥品端进来,坐在床沿,宠溺的对她说:「我喂妳吧!」

    「嗯。」海灵张大嘴吃进一口粥,扬起幸福的笑容。

    她这个相公皇帝是最顶尖、最威风的好丈夫。

    同年,太后被太皇太后削去实权,将所有权力下放给当今皇后──海灵,而兰铃看破对皇甫峻的迷恋,宁愿终日待在兰苑,足不出户。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我的相公是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不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祥并收藏我的相公是皇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