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翼鸟的雌鸟‘啾啾’的叫了两声,似乎在嘲笑凯文怂逼,雄鸟则是冲着苏木一挥翅膀,示意他赶紧上鸟。

    骑上比翼鸟,都不需要说怎么走——灵禽在记路上面很有一套,只要是走过的路线,哪怕隔的再久也不会忘。

    凯文也骑上了飞天扫帚,和比翼鸟并肩齐飞,一路上嘴巴就没有休息过。

    苏木对此早已习惯,比翼鸟也见识过凯文叨叨的本事,并不惊讶。

    到了雍方市后,苏木让比翼鸟直接把他送回小区。

    比翼鸟显然还记得之前来接苏木时的遭遇,见小区里的老头老太太又要围上来,神情有些慌张,身子也有点儿瑟瑟发抖。

    “原来你也有怕的东西啊?”凯文啧啧称奇,被比翼鸟的两颗脑袋齐齐一瞪。

    苏木哑然失笑,拍拍鸟头,说道:“这样,你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我要走的时候,给你们发信息,你们再来接我。”

    比翼鸟求之不得,连连点头,发出“啾蛮啾蛮”一通叫,似乎在说‘好好好,就这么办。’然后翅膀一扇,赶在老头老太太抵达之前飞走了。

    “是苏木吗?”一个阿婆在凑近仔细看了一眼后,问道。

    苏木笑着回应道:“是我,陈奶奶好,你今天怎么没带孙子啊?”

    “孙子被他爸妈带去动物园了。”陈阿婆说道,随后仰头望着飞远的比翼鸟,问道:“那鸟是你的吗?”

    “不是,是学校的,只是送我回来,不听我命令的。”苏木的回答,滴水不漏。

    “太可惜了。”陈阿婆说,围上来的老头老太太们,也是一脸的惋惜。

    如果苏木说比翼鸟是他的,又或者说比翼鸟听他话,这帮老头老太太绝对会让他把鸟叫下来拔几根毛——都是一个小区的,拔你几根鸟毛怎么了?难道你考上了修真大学后,就看不起老邻居了?又不是跟你要钱,只是要几根鸟毛都不给,太抠了吧。

    苏木看到这一幕,琢磨着待会儿呼叫比翼鸟,最好是出了小区再离远点儿,免得麻烦。

    没能得到鸟毛的大爷大妈们,转而将注意力放到了苏木身上,好奇的问起了修真大学的生活。

    苏木陪着他们聊了几句后,见他们越聊越起劲,赶紧把凯文拉了过来当挡箭牌。

    凯文虽然在这个小区里买了房,但因为住的时间短,而是都是和苏木、苏叶待在一块儿,所以这帮大爷大妈并不认识他。

    刚开始,大爷大妈还在担心,怕没法跟老外交流,结果一说话才发现,这老外汉语说的很溜,立马抛下苏木,围着凯文问长问短。

    对于这样的情况,凯文不仅不怵,还很兴奋,有一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

    “我先回去,你在这里应付一下他们。”苏木冲凯文耳语了一句,挤出人群,走进了单元楼,抬头就看见楼道里,新帖了一张符文海报。

    又贴?不怕被一楼住户投诉了?

    苏木正纳闷着,就看到符文海报上面的人,急匆匆的站了起来,也不说话,只是拿了一堆的牌子,挨个换,广告词都写在了牌子上面。

    看来广告公司最终还是妥协了。这种举牌子‘念’广告词的方式,倒是挺别致的。初次遇到的人,免不得要仔细看看,想来广告效果应该还是不错。

    上楼,拿出钥匙打开门。

    因为关了门窗的缘故,屋里的灰尘倒是不多,只是空气有点不太好。

    苏木打开窗户,施了个清洁咒,屋里的扫帚、拖布之类的东西,立刻动了起来,开始打扫卫生,比扫地机器人好用多了,但还是不能和符文手办比。

    这个咒语是苏木进了学校后,学到的第一个法术,虽然是生活技能,却是非常的实用。

    只是因为有符文手办在,这个咒语一直没能派上用场,直到现在才被苏木给用了一次。虽然没有氪金升级,但是用来做普通的卫生打扫,还是足够。

    一个抹布飘了过来,要擦拭苏木面前的两只相框。

    他提前将相框抢到了手里,失去了目标的抹布,立刻去擦别的东西了。

    苏木拉开抽屉,拿出一张专用的毛巾,轻轻擦拭相框上的灰尘。

    这两只相框里的照片,就是他在这个世界里的父母。

    虽然在穿越过来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死了,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但他们毕竟是这具身体和苏叶的父母,别的事,苏木没法做到,但擦灰、上香等等,还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他不仅是在给这两人上香,也是在祭奠自己的前世。

    仔细的擦完灰,苏木将两只相框摆回原处,然后点了六根香,拜了拜后,一边各插了三根,小声说道:“我已经考上了修真大学,小叶子的病也得到了控制,你们若是泉下有知,可以安心了……”

    正说着,凯文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之前来过苏木家,对这个地方很熟。

    苏木有些诧异:“咦,你怎么上来了?那帮大爷大妈这么快就放你走了?”

    在他的记忆中,大爷大妈们八卦起来是很恐怖的,有时候能拽着你说上一两个小时。怎么凯文才十几分钟,就摆脱了大爷大妈们的‘围攻’?

    “别提了,我以为他们很能聊,结果聊了没多久,他们就嫌我话太多,纷纷散了。”凯文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一种‘独孤求败’、‘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范儿。

    仔细一问才知道,凯文除了刚开始几分钟在回答大爷大妈们的问题,后面就变守为攻,开始问起了大爷大妈们各种问题——从退休工资到儿女工作,从家庭纠纷到邻里关系,从子女感情到孙子辈的教育……

    凯文不仅问题多,嘴还碎。大爷大妈们被他的这一番操作彻底搞懵了——到底是我们在打听你的八卦,还是你打听我们啊?大爷大妈们几次想要抢回话题的主动权,都失败了,一怒之下,干脆就散了。

    一群大爷大妈,居然在叨叨逼逼的事情上面败给了一个老外……也是有够丢脸的。

    等了片刻,屋里的卫生,在清洁咒的帮助下,被打扫干净。室内的空气,经过通风后,也清新了很多。

    苏木关上了窗户,招呼凯文:“走吧,跟我去家政公司。”

    凯文问:“去家政公司做什么?”

    苏木道:“请人定期过来打扫卫生呀。”

    凯文说:“与其请人,不如买个自动清洁法器放在屋里,天天都能给你打扫卫生,只需半年更换一次灵晶就行。”

    苏木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家中无人,弄这么一个清洁法器在家里,很容易招贼被偷。要不然,他放一个符文手办在这里,岂不是更好?

    还是先请家政公司的人吧。等以后将符文手办升级,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功能,才考虑要不要弄个符文手办过来看家。

    在小区外面,就有好几个家政公司,苏木选了一家连锁型的,进去讲明需求谈妥了价钱后,爽快的签合同付款。

    对方在知晓了他正式修真者的身份后,一点儿不敢怠慢,由这家店的经理亲自陪着走了一趟,认认路,登记一下屋内物品等等。

    忙乎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把所有的事情搞定。

    拿着苏木给的备用钥匙,经理拍着胸脯表示:“您选择我们,是我们的荣幸。我们的服务,绝对会让您满意。每次打扫完毕,我们都会拍个照、录段视频发给您,让您验收。您要是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提。”

    苏木点点头:“好的,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经理笑呵呵地说。

    他是真的高兴,不仅因为做成了这单生意,更是因为以后可以拿这件事情做宣传——连修真者都选择了我们家政公司,我们的服务能不好?我们的逼格能不高?你们这帮麻瓜还不赶紧选择我们,等什么呢?

    送走了家政公司的人,苏木和凯文也要离开小区。

    正往外走,迎面走来一个人。

    这人看上去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一般,就是脸色稍微有点儿发黑。

    看到他,苏木和凯文同时眉头一皱。

    那人也瞧见了他们俩。

    对凯文,他不认识,只因为是个老外而多看了两眼。

    但对苏木,他却是很熟。

    当初苏木找兼职,勤工俭学的时候,他没少帮忙,是一个有热心肠的人。

    他笑着打招呼:“哟,苏木啊,你不是考上修真大学,去念书了吗?怎么回来了?放假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小叶子呢?”

    凯文张口想要说点儿什么,被苏木拉了一下,制止住了。

    同时,苏木也笑着说:“没放假,我抽空回来处理点事。梁哥,我记得你不会做饭啊,怎么买这么多菜?叔叔阿姨来了?”

    “我爸妈没来。”

    梁毅脸上的笑容更盛,同时还洋溢出了幸福的味道。

    “你梁哥我有对象了,她不但人长得漂亮,厨艺还好的很,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

    随后又得意地说:“她还怀上了我的孩子,怎么样,我动作够快吧?”

    苏木眉头微挑,笑容不变,竖起大拇指道:“梁哥厉害!恭喜梁哥。”

    “诶,你着急走吗?不着急走的话,来家里吃饭啊,顺道见见你嫂子。说不定,还能让她给你介绍一个对象呢。”梁毅热情的邀请道。

章节目录

氪金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五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志并收藏氪金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