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小人儿在跳舞!

    苏木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群小人儿,随着它们拉开阵仗摆出POSS,自己耳边似乎也有音乐响起。

    旋律还挺熟虑,感觉在那儿听过。

    等到小人儿随着音乐跳起了舞,苏木猛然认了出来。

    “这是……极乐净土?这些小人儿还会跳宅舞呢?”

    也不是所有的小人儿都会跳。

    苏木注意到,居中的几个小人儿跳的最好,而站在两侧边缘处的小人儿,就是在跟着划水、打酱油了……

    动作僵硬不说,时不时还会忘记动作,得看着其它小人儿现学。

    妈蛋的,你们不是幻觉吗?还搞的这么滑稽,是想要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氪金外挂吗?!

    极乐净土跳了没几下,苏木感觉耳边音乐一边,小人儿跳的舞,也立刻跟着变。

    这回居然是变成了JOJO黑帮摇……你能想象一群火柴小人儿跳的黑帮摇是个什么样子吗?唔……还挺像模像样的。当然,两侧那几个小人儿,依旧跳的是手忙脚乱。

    “来左边跟我一起画条龙,在你的右边画一道彩虹……”

    好吧,连野狼DISCO都有?是这些幻觉小人儿与时俱进、紧跟潮流?还是苏木平时听的歌单暴露了?

    “别说,小人儿跳舞,还挺好看的……”

    苏木看着‘群魔乱舞’的小人儿,在心里面嘀咕道。

    但很快,他警觉过来不对劲:这些小人儿,都是中毒后产生的幻觉!它们跳的越起劲,说明我中毒越深!我会觉得它们跳的舞好看,多半也是受了幻毒的影响!

    不行,我得趁着现在幻毒没有完全上头,还保留了一份清醒神志的状态,赶紧求救!不然等幻毒彻底上头,就算我最终能够压制它,身体也会遭到重创!

    苏木毕竟是学了丹药专业的,知道幻毒的可怕,它不仅会让人陷入到幻境中,还会损坏人的脏腑和神经系统,给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虽然在空间手串里,存有一些驱毒丸,但那是驱逐普通毒性的,对幻毒没什么用。

    即便如此,苏木还是拿出一枚吞下。

    死马当活马医吧!

    他运转灵力压制幻毒,并拿起手机,飞快的翻找徐月的电话。

    视力受到幻毒影响,看东西很模糊,苏木将灵力运到双目,这才好了很多,让他找到了徐月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苏木,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徐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老师,救我,我中毒了。”苏木强撑着说。

    “你在哪?酒店房间吗?”

    电话那头,徐月陡然变的紧张了起来。

    苏木中毒了?谁给他下的毒?居然敢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这是要做什么?跟我们青城山修真大学宣战吗?谁这么大的胆子?是人,还是妖?

    “是的。”

    “你撑住,我马上到!”徐月一阵风似的冲出了房间。

    另外一边,苏木打完电话,瞧见了电话上方,有一条信息闪过。

    发来这条信息的人,居然是……梁毅?!

    苏木虽然被幻毒困扰,可在看到了这条信息后,还是禁不住很惊讶。

    梁毅竟然真的回信息了!

    他之前给梁毅发信息,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还真是引来了回信。

    难道梁毅真的没有死?

    还是说这条信息,是捡到他手机的人发来的?

    梁毅的手机,是跟着他一起失踪了的。如果有人捡到他的手机,那是不是说明,失踪的梁毅也可能在哪附近?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这条信息,是让梁毅失踪的那个大妖,发来的。

    苏木强忍着幻毒带来的种种不适,飞快的点开了这条信息,发现居然还是一条语音信息。

    点开播放,听到的是一片海潮起伏的声音,伴随着一个人的呢喃低语。

    那低语很模糊,听不真切,吸引着人想要仔细去听、认真去听。

    苏木也被吸引了。

    但就在他准备仔细去听、认真去听的时候,幻毒产生的小人儿,突然是跳到了他身上,七手八脚的拉扯着他,竟是想要他一块儿去跳舞。

    最终,小人儿的拖拽,战胜了语音信息的吸引。

    苏木被一群小人儿拖拽着,跟着它们去跳起了广场舞……

    “轰!”

    房间的门被徐月一把推开,人飞快的冲了进来。

    门外还站着一个酒店的服务员,手里面拿着一张闪烁着符文的房卡。

    这家酒店里面的安保设施,包括房门等等,都是由符阵师、器修师参与设计。以徐月的实力,就算能够以蛮力破门而入,也势必会引发酒店里的安保系统,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在赶过来的路上,给酒店前台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开门。

    前台一听有修真者在酒店里面中了毒,也是非常着急,赶紧让工作人员过来开门,所以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在徐月冲进房间的时候,苏木已经在幻境里,跟着小人儿跳了好几轮的广场舞……而实际上,现实中过去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十秒。

    至于他的人,早在被小人儿拖去跳舞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昏迷。

    幻境中,小人儿带着跳的广场舞,极耗体力,苏木感觉自己都要累虚脱了……但偏偏小人儿还要架着他一直跳下去。

    苏木忍不住怀疑,这个幻毒,要是得不到化解,那么中毒的人,是不是要跳舞跳到死?

    这种死法……还真是……挺别致的。

    “这是中幻毒了!”

    还是徐月厉害,一眼就瞧出了苏木的症状。

    她看了眼左右,确定没有可疑分子在。

    手上的戒指立刻分解,化作了一片金针,扎入到了苏木身上相应的穴位,帮他缓解幻毒的影响。

    同时一只小巧的、与台灯差不多大的丹炉,被她从空间法器里取了出来。

    这丹炉通体鎏金,别看小,炉身上面,却环刻了一圈的八卦图,做工很是精湛。

    这是徐月的随身丹炉,它徐徐盘旋在了半空之中。

    徐月送了一道灵力过去,使之化作烈焰,‘轰’的一下,就将丹炉包裹在了其中。

    紧接着,她从空间法器里,拿出了几味药材,手一挥,丹炉的炉盖打开,药材一股脑儿飞了进去,又拧开一瓶矿泉水倒了进去。

    她分心两用,一边炼药,一边施针。

    徐月全力施为,没用多少时间,这一炉药就炼成了。

    她手一挥,炉盖再度打开,一汪深褐色的、粘稠状的药液,立刻从丹炉中飞了出来,灌进到了苏木的嘴巴里。

    “唔唔唔……烫,好烫!咳咳咳!”

    处在昏迷状态的苏木,猛然睁开眼睛,跳了起来,然后就冲进了洗手间,‘哇哇’一通吐。

    吐完后,感觉人也好了许多。

    拿冷水拍了拍脸,他走出洗手间,冲徐月说:“谢谢老师,要不是您,我就算最终能够压制幻毒,也会被折磨的很惨。”

    徐月好奇地问:“你怎么会中了幻毒?是谁给你下的毒?还是吃毒蘑菇了?可就算是毒蘑菇,也不该有这么强的毒性啊!这效果,至少是二级甲等的毒。”

    “没吃毒蘑菇,我喝了灵性药剂……”

    苏木揉着太阳穴,把情况简单的讲了一下。

    “凯文那家伙,信誓旦旦的给我说,他做过试验,灵性药剂和培灵丹只要错开24小时吃,就不会中毒,还说这试验结果,是得到了他魔药学老师认可的……结果我等足了24小时,还是中了毒!早知道,就不该轻信他的话,该多等等的。”

    徐月听完后,若有所思,问道:“你昨天用的培灵丹,是自己炼制的吧?”

    “是啊。”苏木点头。

    “那你还真是错怪凯文了。”徐月朝着房门挥了挥手,一道风立刻将门吹来关上。

    酒店服务人员,在徐月炼药,化解了苏木的幻毒后,便被徐月打发走了。

    临走的时候,人还好心的问,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把苏木送到医院。徐月说人已经没事,不用送去。再说这几天,在这家酒店里的丹师阵容,哪家医院也比不上啊。

    苏木真要有事,找文武斌他们,比送去医院,稳妥多了。

    没有外人,徐月压低了声音道:“你做的培灵丹,效果比普通的好那么多,药效持续的时间肯定也更长。你拿普通培灵丹做参照,不中毒才怪!”

    “对哦,我怎么把药效不同给忘记了?还真是错怪凯文了。”苏木抬手一拍额头,苦笑连连。

    这事儿搞的……还真是活该中毒呢。

    但也不亏,除了灵性药剂,还给激活了一个迷幻毒药。

    哦对了,徐月给他扎针排毒,以及炼制的解毒丹,也被氪金外挂给‘猎取’到了。

    一个叫:【泄毒针法】;另外一个叫:【清灵汤】

    具体的信息,苏木还没来得及看。

    不过一次尝试,四倍快乐……倒也……不错?

    而且还有了一种很玄妙的体验。

    跟着幻觉里的小人儿跳舞,还挺嗨的,就是太累人,全身痛,哪都痛……

    苏木揉着屁股。

    徐月递了瓶水给他。

    “你体内的幻毒,基本已经化解,接下来要多喝水,另外你可能会上很多趟厕所,才能把余毒彻底排出……诶对了,你喝灵性药剂做什么?那药剂的效果,跟普通的培灵丹比还行,远没有你做的培灵丹好。”

章节目录

氪金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五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志并收藏氪金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