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身上还真有头孢。

    这是以前家中的常备药,上次回家打扫卫生的时候,他见快要过期,便随手塞进了空间手串里,准备拿去丢掉。结果后面遭遇了一系列的变故,就给忘了。

    听到鼓要吃头孢,他立马拿了出来,送进了冰牢。

    “这就是头孢?”

    鼓还没有见过胶囊类的东西,上下打量着,说道:“看着跟丹药有点儿像,又有些区别。”

    他张开嘴巴,将一板的胶囊全部抠了下来,扔进嘴里嚼了嚼,脸色猛然一变:“呸呸呸……好苦好难吃!这玩意儿能拿来下酒?”

    苏木也是服了:“这种胶囊,都是直接吞的,没人会嚼。”

    鼓闻言一愣:“吃法还有讲究?可吞着吃,还能尝出味儿?”

    他想了想,但是想不明白,便道:“你下次给我送酒的时候,再弄点这什么头孢,我吞着吃,看它到底怎么下酒。”

    “……行。”

    鼓将手一挥,旁边装满了龙尿的十个酒瓶,立刻被送出冰牢,到了苏木的房间里。

    一股浓烈刺鼻的骚臭味,立刻扑面袭来,熏的苏木差点儿没有背过气去,眼泪都被熏出来了。

    在这之前,他猜测过龙尿的气味很可能会很冲,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冲到了这种程度!

    这直接都可以拿来当生化武器使了!

    苏木生怕这臭味弥漫出去,会熏到苏叶,赶紧释放出了一个控风术,将龙尿的味道锁住,让它不会往外扩散。

    同时往自己的鼻子里,塞了两截药香。借助药香的味道,冲淡龙尿的骚臭,让被熏痛了的脑袋,能够稍稍的舒缓一些。又赶紧施展生花妙笔术,勾动灵力,画出了一个个瓶塞,塞住了十个酒瓶。

    不过有一说一,这龙尿骚臭归骚臭,其中蕴涵着的灵气却是很足!

    比蛟涎、蛟血都要高!

    不愧是上古神龙!

    龙尿肯定不能放外面,但这么大的味儿,苏木也不敢将它放到空间手串里,万一给其它的丹药、宝贝串了味,岂不是坏事了吗?

    好在他身上,还有没用过的储物法器,当即拿了出来,将十瓶龙尿全部放了进去。同时决定,这个储物法器,以后主要是存放龙尿为主。别的东西,可不敢乱往里面放。

    鼓通过葫芦上的眼睛看到了这一幕,既感觉好笑,又有些尴尬,打着哈哈说:“那什么,这毕竟是我憋了千万年后,撒出来的第一泡尿,味儿有点重,也是能理解的,对吧?”

    我理解你个头!

    苏木鼻孔里面虽然插了香,却还是憋着气,手指冲着窗户一点,窗户立刻被打开,然后他操控着风,把这臭味往外面吹,直吹到了院子外。

    很快,苏木就听见周围好几个宿舍院子里传来响动,还有阵阵同学们的惊呼。

    “卧槽好臭!”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臭?什么味道这么臭?”

    “靠,这味道,比我上次吃的烤榴莲还要臭!”

    “宿舍区的下水管道爆管了吗?也不至于这么臭吧!”

    学生们只是觉得这味道太臭太刺激,但他们养的灵宠,则是从这臭味里,闻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

    灵宠不知道这尿味的主人是谁,却是从灵魂里,生出了一股惧怕,纷纷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就连荀灵师姐养的那条天不怕地不怕的狗头人二哈,这会儿也怂了,夹着尾巴直哆嗦。

    灵宠的主人们,并不知道灵宠是在害怕,还以为它们是被臭到了。

    听到院子外面传来的响动与惊呼,苏木在心里面道了声‘对不起’。

    好在宿舍区这边有学校布置的法阵,还是多功能的那种,不仅能够抵御外敌,夏天还能制冷,冬天还可供暖。

    感应到宿舍区里,出现了疑似毒气的存在,法阵立刻启动了应急措施,一股股的大风从发阵中产生,很快将臭味吹散吹淡,吹出了宿舍区。

    一群扭动着胖胖小屁股,脑袋上面顶着安全帽,身上穿着写有‘施工’两字小黄杉的灵兽狸力,出现在了宿舍区,到处跑动,检查下水管道的情况。

    鼓通过葫芦,也看见、听到了院子外面的动静,这让他更加尴尬,小声的嘀咕着:“我自己闻着,没觉得有那么大味儿啊。”

    苏木翻了个白眼。

    这能一眼吗?你都闻习惯了好吧。

    “交易完成,我该把葫芦收起来了,祝你有个愉快的游戏时间……嗯,要是在游戏里,遇到了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想要氪金,记得找我,保证良心!

    鼓“嗯嗯”了两声,算是答应。

    就在苏木拿上葫芦,准备要放进空间手串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个想法,忙道:“诶,等等,要不以后我干脆都用龙尿来支付你酒水和游戏的费用怎么样?我可以在量上多给你一些,你绝对不会亏。我的龙尿,也是非常好的东西,还能用在炼丹制药上,提升修为。”

    龙尿确实能够拿来炼丹,苏木在丹药系的教科书上,看到过相关的记载。

    可有龙血赚,为什么要用龙尿代替?龙尿再好,能比的过龙血?而且苏木总感觉,鼓拿龙尿换龙血,有那么一种不怀好意……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鼓的这个提议。

    鼓也没有坚持,嘟囔了几句后就算了。

    收起葫芦,苏木吐出一口浊气,取下了鼻孔里面塞着的药香,就准备要休息。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文武斌打过来的,先是劈头盖脸一顿训,说他大晚上的也不消停,闹的宿舍区鸡犬不宁,学校还得想办法给他擦屁股,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月考的计划云云。

    训完了后,才让他明天送一些龙尿过去做研究。

    毕竟是上古神龙的尿,很有研究价值。

    “这才是您老的真正目的吧?训我都只是顺带的?”苏木在心里面嘀咕着,嘴上则连连应好。

    文武斌要是能把龙尿研究出一些内容来,也是好的。最不济,能给他提供一个数据标本。如此,他也好把龙尿用来与别的知识融合,免得自己去以身试尿。

    龙尿与蛟涎,毕竟还是有差别。

    挂断电话,苏木吐出一口浊气,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坐在床上,修炼了一遍金蟾炼气诀后,才倒头睡觉。

    与此同时,冰牢中醉眼惺忪的鼓,一边打着嗝,一边将灵力送进了手机。

    “这个凡人还挺狡猾的,居然在手机里面设下了禁制,限制我自行安装软件。不过凡人搞出来的限制,也想要困住我?呵呵,天真!”

    鼓的语气中,充满了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以及对手机里面禁制的不屑。

    很快,一片光幕出现在了鼓的眼前。

    光幕上面是一个个的符文代码。

    然后,鼓带着醉意的眼睛里,闪烁出了一丝惊讶。他的嘴巴,也渐渐张大。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原本鼓以为,自己虽然不擅长符阵,可要破解凡人搞出来的符阵,还是很简单的。可是当他看到了手机里,邓立编程的这些符文代码后,才发现,原来天真的人是他。

    这些符文代码,他根本看不懂,感觉跟天书没什么区别。

    想要强行破解吧,却又发现,一旦用强,符文代码虽然能被破解,但手机也会坏掉。

    这就很尴尬了。

    呆了片刻后,鼓装作没有事的收起了灵力。

    “算了算了,不破解了……这些凡人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在别的方面,倒也有些本事。”

    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不会破解,才不破解。

    他不破解,是不想寒了苏木的心,毕竟还要靠着苏木帮他弄酒。

    鼓重新点开游戏,玩了起来。

    “哟,抽卡?运气好就能抽出强力角色?这个适合我,我的运气一向不错……哇,r卡,看上去不错哟。诶,等等,r卡上面还有sr和ssr?那岂不是说,我抽的这张一点儿也不强?不行,我得抽几张强力卡出来,才符合我的身份。不能抽卡?钻石不足?钻石从哪儿来?充值?玩个游戏还要充值?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充值!喔哦,做主线任务也能奖励钻石?这个好,良心游戏呀……”

    这次因为有游戏,酒劲上头的鼓,非但没有倒下呼呼大睡,反而还玩的兴致勃勃。

    冰牢上方的科研基地里,有人通过无人侦察机,发现了这一情况。

    一群修真科学家们,立刻忙碌了起来,开始研究鼓的手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在用手机做什么?

    是在联系自己的信众,准备搞出什么事端吗?还是在通过手机,发展信众?

    没人觉得鼓是在玩游戏。

    就算他们有机会,能够窥见鼓的手机屏,恐怕也会怀疑鼓玩游戏,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会不会是想要通过玩游戏,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意图?

    转眼到了第二天。

    苏木一早就起来了,拿手机一瞧,无论是朋友圈,还是学校app的论坛,全是在讨论昨天晚上的臭味。

    学校在昨天晚上,便针对此事做出了申明,说是有学生半夜在宿舍研究毒药,结果没有处理好,导致毒药泄漏,已经针对该同学做了处罚,并强调了宿舍区的纪律问题,严禁再有人把毒药实验,拿到宿舍区操作。

    除此之外,苏木还发现,自己收到了鼓发来的信息。

    而且不是一条两条,是好几十条。

    点开一瞧,都是同样的话:“我要充值!帮我充值!”

章节目录

氪金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五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志并收藏氪金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