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考生都坐好了,孙老师吹响铜哨,希有鸟昂起头,‘呜呜’的叫了两声,张开翅膀一扇,强劲的风力将周围的树木吹的剧烈摇晃,而它则借力腾空,一飞冲天。

    鸟背上的考生们激动极了。

    这鸟车,车速又快,鸟司机还‘呜呜呜’叫的欢,真的是太刺激了。

    空坝上只剩下了凯文和裴竣两个人。

    凯文是个自来熟,笑嘻嘻的走到了裴竣身前,跟他攀谈了起来。

    刚开始,裴竣出于礼貌陪着他聊了几句,但很快就遭不住了——凯文不仅腔调古怪,还是个话痨,一开口就叨叨不停,比五百只鸭子还要吵。而且他不但自己叨叨,还非要让跟他聊天的人也一块儿叨叨。而且聊的内容又极为无聊,既不是诗词歌赋也不是人生哲学。

    裴竣哪里受得了这个?

    他又不是苏木,只要给的钱够多,就能陪着五百只鸭子叨叨半天。

    再说他平时本来就话不多。

    裴竣只能找了个借口,说自己要给家人打电话报喜讯,这才躲开了凯文,跑到远处的小树林里,装出一副打电话的样子。

    凯文倒是没有跟上去,他还是知礼的。

    不过在裴竣收起了电话后,他便立刻又要凑上去。

    裴竣见状,吓的赶紧重新把手机拿了出来,还翻出耳机戴上,捧着手机嘴里跟着念念不停,作出一副‘我正在学习,请勿打扰’的样子。

    凯文是个聪明的人,哪会不知其意?苦笑着耸了耸肩,没有过去找没趣,寻了张石凳坐下,也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上清宫里的苏木,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跟着招生老师们进到宫内,他便被安排在了一张竹椅上坐着。

    文武斌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笑着说:“别紧张,苏木同学,我们把你留下,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顿了顿,他又说:“来,先喝口茶,这是产自我们青城山丈人峰的雪芽灵茶,用我们青城山特有的灵雾雨露泡了,灵气浓郁,长期喝它能洗涤脏腑经络,强健肌肉骨骼,对修行大有裨益。在别的地方,可是喝不到雪芽灵茶的。”

    文武斌这番话,显然是意有所指,尤其他还刻意加重了‘我们青城山特有’的发音。

    这种夹带私活的做法,让其它学校的招生老师很不爽。

    但是别说,这茶,的确不凡。

    茶叶秀丽卷曲,上有白毫显露,好似雪露覆在其上,绿白相间煞是好看。

    茶汤更是嫩绿明亮,仿佛一汪秋水,又似翡翠沁人,漂亮至极。

    杯口上有灵气氤氲,翻腾涌动,充满灵趣。

    至于香味,淡而不散,凝而不腻,还带着一股山间野味。闭眼细嗅,好似立于山巅之上,看那日升日落,风云变幻……

    真不愧‘灵茶’之名。

    “谢谢老师。”

    苏木捧着茶,又看又闻,啧啧称奇,大感有趣,就是太烫不好下嘴。

    别家的招生老师一看这情况,都急了。

    他们一边在心里面骂文武斌不要脸,居然用这种手段引诱苏木,一边说道:“苏木同学,这青城山的雪芽灵茶虽好,我们那儿的灵茶也不错。有机会你来我们学校尝尝,比较一下,看哪种灵茶更合你的口味,以后毕竟要常喝嘛。”

    文武斌没吭声,只是瞪了这些人一眼,但这些人哪里会怕他,立刻给瞪了回去。

    他们虽然没有像之前那样争吵,可明里暗里的交锋依旧激烈,只是在苏木面前,稍有掩饰罢了。

    “说正事。”伍建瞪了攀比茶叶的招生老师们一眼。

    嗯,主要是西南科技与修真大学里,并没有开展灵植专业,所以也就没有灵茶之类的东西,他想跟人攀比,都没的比……总不能拿符文代码跟灵茶比吧?那玩意儿又不能吃。

    所以,还是讲正事吧。

    伍建手一抬,运灵符文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苏木同学,我们来说说这个运灵符文吧。我看你画的,跟教的不太一样,你以前是在哪里学过吗?”

    苏木早有准备,应答自如:“没有,我是在考试中才学到的。”

    伍建又问:“那你为什么画成这样?尤其是这几个地方,跟教的差别很大,你是怎么想的?”

    这几个问题很关键,招生老师们停止了眼神上的交锋,静待苏木作答。

    苏木说:“是这样的,我在学习运灵符文的时候,总感觉这几个地方很别扭,像是有问题和不足,我便尝试着进行改动,然后就给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老师,我改的运灵符文,效果还好吗?”

    最后这个问题,却是明知故问了。

    但伍建他们不知道,只当苏木是真的不清楚,毕竟苏木就算再聪明,也只是一个考生,尚未真正开始修行,即便改良了运灵符文,也没法验证其效果。

    老师们哪里能够想得到,苏木对于运灵符文的了解,比他们所有人都要深!

    伍建夸道:“我们试过了,效果很不错。你的这种改动,很正确,值得推广。”

    其他的招生老师纷纷在这个时候插话,对着苏木好一通夸。

    伍建不得已,只能等了一会儿,到大家都夸的没词了后,才又发问:“对运灵符文的改动,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是的。”苏木点头。

    “那你能详细的讲一下,作出这些改动的依据和理论吗?”

    伍建提出了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显然是要考察苏木对符文的成功改动,是运气使然呢,还是真有独到见解。

    其实不管是运气还是实力,苏木对于符阵知识的敏锐洞察力和超强学习力,已经得到了证明。

    在伍建的眼里,苏木已经是天才了。现在他要看的,是这个天才究竟有多强!

    而苏木要的是技惊四座,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藏拙。

    “我是这样想的……”

    他放下茶杯,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讲解。

    从他对运灵符文的理解,讲到了如何发现符文上的缺点、弱点,再讲到改动依据,以及符文新画法的设计原理等等。

    运灵符文的理论,在学习的时候,是有一同学到的。氪金升级后,这套理论也得到了修正和完善,并深印在了苏木的脑海中。

    但苏木在讲的时候,并没有照办,反而是故意讲的有些散乱,给人一种尚未完善的感觉。

    这样反而让招生老师们更觉合理。

    但心中的震撼,一点没少。

    一个没有系统学过符阵学的考生,在考试中第一次接触运灵符文,就能把它的理论、画法掌握的这么透彻,并且做出极大、极好的改进。

    其理论虽然有些散乱,但只需整理一下,便是一遍能够震动修真界的重量级论文!

    之前众人还想看看苏木这个天才究竟有多强,现在却都被他给震住了。

    以至于,在苏木讲解完毕后,屋内竟是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回味他刚刚讲的内容,惊叹他的表现。

章节目录

氪金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五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志并收藏氪金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