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的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但苏木他绝对是一个天才……”

    杨琳没有废话,当即就把自己知道的关于苏木的情况,全都告诉了林君杰。

    从分科考试拔得头筹、技惊四座,到蜀省几个修真大学为了抢他差点儿打起来……

    小道消息是负责招生的几位老师,最后还是打了一架,但没人敢去求证。

    再到只用了几天时间,便自学了筑基理论和应用,并在理论考试中让老师胡泉赞不绝口,等等一系列事迹,全都讲了出来。

    等她讲完,电话那头的林君杰,早已经是被惊的张大了嘴巴,下巴都差点儿脱臼了。

    而杨琳在讲完后,发现电话那头居然没声音了,不禁有些纳闷:“喂,喂?林君杰你有听到吗?怎么没声音了?信号不好?”

    林君杰这才回过神来,发出了一声惊呼:“现在的新生,都是这么恐怖的吗?!”

    他是真的没惊到了。

    他当初考入青城山修真大学的时候,也是被誉为天才的。可他这个天才,与苏木相比,就太逊色了。更不要说,苏木进学校没多久便开始筑基,而且只用了短短三天的时间便筑基成功,一举破了纪录!

    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丫根本就是一个挂逼嘛!

    “苏木这家伙,的确是很恐怖。”杨琳颇为认同的附和道。

    顿了顿又说:“我今天还听到一个小道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苏木不是筑基成功了吗?按照规定,要给他安排一位修行导师。据说啊,咱们学校里的各系大佬,都抢着想要去做他的修行导师,为此还打了一架。”

    “这……”

    林君杰又是一惊。

    但在震惊过后,他心中涌起了阵阵狂喜。

    因为苏木越是厉害,越是挂逼,那么他给出的指导,就越可能有效果!

    我说不定,真能在苏木的帮助下筑基成功?不……不是说不定,是一定能!一定能!

    这一刻的林君杰,对苏木信心十足,对明天也不再紧张和忐忑,而是无比期盼它能快点儿到来。

    吐出了淤积在胸口的浊气后,林君杰冲着手机说了声谢谢。

    这声道谢发自肺腑。

    不仅仅是感谢杨琳告诉了他苏木的情况,更是感谢杨琳把他的资料给了苏木,让他能够再次看到筑基的希望。

    挂断电话,林君杰还是静不下心。

    虽然不再忐忑,可激动与期盼的心情,却更加强烈了。

    他拿着手机划拉了几下,点开了一个名为“都是扑街货”的群。

    这个群里的人,全都是他们那一届里,一直没能筑基成功的。

    最开始这个群里的人还挺多,大家也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建的群,但几年过去,筑基成功的人陆续退了群,目前这个群里,只剩下了十几个人,都是到九月不能筑基成功,便要拿着结业证书滚蛋的可怜虫。

    往日里,这个群都是冷冷清清的。因为所有人,都不甘心就这么离开,都想要筑基成功,成为真正的修行者,所以根本顾不上水群,都在忙着为筑基,做最后的努力。

    但今天这个群,却是一反常态,热闹的很。

    林君杰点进去的时候,群里面已经刷了几百条的聊天记录。他大概的看了一下,全是在讨论苏木。

    “我今天接到了一个叫做苏木的新生打来的电话,就是那个三天筑基成功,被我们戏称为锦鲤的新生。你们猜他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居然是指点我筑基,关键他教的方法,居然真的有效果!太牛皮了!”

    “我也接到了苏木的电话,还跟他约好了,明天早上九点,在生肖广场碰头。”

    “我也是!”

    “苏木真有这么厉害?你们用了他的方法都有效果?那我也得赶紧去试试!”

    “卧槽,苏木也给我打过电话,但我以为他是搞广告推销的,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给挂了,还给拉进了黑名单里。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很慌,很后悔,你们赶紧帮我想想办法,在线等,挺急的!!!”

    “在线等个毛啊,你就别水群了,赶紧去给苏木打电话啊!”

    之前那个说把苏木拉了黑的人,就此没有再冒头,不知道是不是去给苏木打电话了。

    林君杰也按捺不住,加入到了讨论的行列中。

    聊着聊着,突然有人冒出一句:“诶,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套路有些熟悉。你们看啊,苏木先免费给我们尝了一些甜头,让我们全都惊叹‘卧槽真牛皮’,然后我们就成了现在这样,上赶着要给他送钱,以求从他那儿得到更多的指点……这怎么跟那些打着免费噱头的游戏一样?玩进去了,就忍不住想充钱变强?”

    众人一琢磨,还真是。

    虽然具体的方法上有些区别,但套路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只要能够筑基成功,充钱就充钱!

    怕的不是氪金,怕的是氪金后还不能变强。

    一夜很快过去。

    第二天,天刚亮,林君杰就离开了筑基室,跑到生肖广场上去等着。

    他本以为自己算早的了,结果到了才发现,有人比他来的更早。

    每个人都顶着黑眼圈,眼睛里面带着血丝,显然没睡好,甚至根本就是一夜没睡。

    见到林君杰来了,这几个人冲他点点头,招呼了一声。

    又等了一会儿,陆陆续续来人。

    等到快九点的时候,他们这一届里没有筑基成功的人,全来齐了。

    这样的阵容,也让一些从这里经过的学生很纳闷,不明白他们要做什么。

    难道是要为即将结业离开学校,拍个合影留个纪念?

    林君杰他们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聚在一起小声嘀咕:

    “怎么还没来?”

    “还没到九点呢,是我们来的早了,别着急。”

    他们虽然都没见过苏木,但昨儿晚上,都有在学校的APP上面,查询过苏木的资料讯息,见到过他的大头照片,倒也不怕会认错人。

    又过了几分钟,有人突然激动的喊了起来:“他来了他来了,他踏着祥云过来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打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这喊麦?也不分分时间场合。”

    “不是……”挨打的人很委屈,抬手一指远方:“我没有喊麦,苏木他真的来了,你们自己看吧!”

    众人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还真是看到苏木带着苏叶,脚踏祥云,从远处飞了过来。

    人们又是一惊:这小子不是才刚刚筑基成功吗?怎么就能腾云驾雾了?还带了个人?要不要这么变态?!

    等苏木和苏叶飞的更近了一些,他们才看清,原来苏木并不是脚踏祥云,而是骑了一只共享灵禽。

    只是因为角度、光线,以及灵禽的羽毛颜色等各种原因,让他们看花了眼,这才把共享灵禽给误以为是祥云,被吓了一跳。

    但祥不祥云的没关系,只要苏木来了就好。

    激动了一整夜的人们,立刻迎了上去。

章节目录

氪金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五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志并收藏氪金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