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回去拿嘉果涮火锅了。”熊猫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张桌布,将剩下的嘉果一裹,打包背在身上,然后就招呼山鸡,让它赶紧变身。

    “嘉果涮火锅?”苏木和苏叶都听傻了。

    这嘉果看着就跟桃子一样,也能拿来涮火锅?

    “呵呵,没见识了吧?我告诉你们,别说嘉果了,万物都可以涮火锅!”熊猫说这话的时候一脸骄傲,也不知道它在骄傲啥,苏木和苏叶也不敢问。

    山鸡附和道:“说的没错,万物都能涮火锅,熊大这家伙,还拿竹子涮火锅呢!完了后,还要沾干辣椒面吃,口味重的哟……就是老请假往肛肠科医院跑。”

    熊猫就跟被人踩到了痛脚一样,立刻嚷嚷了起来:“放屁,老子是去肛肠科医院吗?我去的是它旁边的那家肥肠店,那家的肥肠是真好吃……别说我了,你还不是把耗子往火锅里面放?吃的一样重口!”

    “重口?重口你们不也吃了?还说很嫩很润。哼,一群口是心非的家伙!”

    山鸡吐槽了两句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忙一扇翅膀,飞到了成百上千的香烤飞诞鸟跟前。

    “这些飞天耗子别浪费了,都带回去,虽然烤的不咋样,但放到火锅里面涮一涮,还是能吃的,说不定还很好吃!”

    苏木听到它这话,突然也反应了过来。

    是呀,这些香烤飞诞鸟的品质虽然低,可要将它们重新处理一下,是不是也能让品质提升?多多少少卖点儿钱?

    本着不要浪费的想法,苏木也跑了过去,从成百上千之烤失败了的飞诞鸟中,找出了十几只火候还算掌握的好,熟了却又没焦的。

    在把香烤飞诞鸟这道灵肴,氪金升到了完美无缺后,按照其中所教的做法,对这十几只飞诞鸟开膛破肚,清理了内脏,然后又撒上了一些调料。

    作为一名鼎食专业的学生,早校徽里面存放着各种调料,也是很正常的,对吧?

    完了后,又摸出打火机,释放引火诀,给这十几只飞诞鸟重新烤了一下。

    这十几只香烤飞诞鸟,经过二次处理后,品质从最初的十几点,提升到了六十多点。

    虽然没有达到市面上的最高品质,离着完美版香烤飞诞鸟的九十多品质,就差的更远了。

    但要是卖的便宜点,也是有人愿意买的。

    可以了,带回去后,少说也能把氪满香烤飞诞鸟的投资给赚回来,说不定还有多的可赚。

    不要嫌钱少,积少方才能够成多。

    就像手游,即便没有土豪一掷千金,能让每个点进来玩的人,都氪上一张月卡,也是能够大赚的。

    “闻着好香。”山鸡看着苏木手里面的香烤飞诞鸟,想吃,却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开口要。

    苏木看到了后,立刻给了它一只,还给了熊猫一只,笑呵呵地说:“熊大叔,鸡大叔,来,尝尝我的手艺。只可惜这些飞诞鸟,是二次处理后的,要不然,味道还能更好吃。”

    山鸡早就嘴馋了,不跟他客气,伸出翅膀接过香烤飞诞鸟,啄的鸟嘴上全是油,边吃边夸:“味道很不错了,你小子可以的,这天赋,就该去学鼎食!”

    ……您之前不是说,我学鼎食是浪费,应该去学力士炼体的么?

    苏木笑笑,只是在心头吐槽,当然不会傻到把这句话讲出口。

    熊猫吃了两口香烤飞诞鸟后,也点头夸道:“味道不错,BUFF效果也不错。山鸡说的没错,你在鼎食上面确实很有天赋。”

    苏木嘿嘿一笑,将剩下的香烤飞诞鸟收进到了校徽里。

    灵肴放进次元空间里,就没什么问题了。

    趁着山鸡吃香烤飞诞鸟的时候,苏木再次打量起了嘉果树。

    难得遇到一颗灵树,要是不能多带点儿东西回去,总感觉亏。

    于是他问:“熊大叔,鸡大叔,这嘉果树除了果子外,它的根茎叶,有没有什么用处?”

    熊猫和山鸡都是一愣,不明白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熊猫回答道:“嘉果树除了果子外,其它部分用处都不大……哦对了,它的叶子倒是有点儿用,能拿来泡药酒,有补肾强筋的功效,但这功效,没什么意义啊。”

    补肾强筋?

    听到这几个字,苏木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是,补肾强筋的药酒,对熊猫、山鸡它们几位,的确没什么效果。

    一方面,它们修为精深,不需要这方面的补养。

    而另外一方面嘛……他们五个全是单身狗,而且种族还不一样,就算补了肾强了筋,也没地方可用,所以它们才会觉得,嘉果叶泡出来的补肾强筋药酒没啥用。

    但苏木就不一样了啊。

    他需要补……呸呸呸,他也一样不需要补,但他可以去卖……咳,卖酒啊!

    当然,有个关键性的问题得先搞清楚。

    苏木忙问:“熊大叔、鸡大叔,这嘉果叶泡出来的药酒,普通人能喝吗?”

    熊猫想了想,回答说:“应该能吧,嘉果普通人都能吃,更别说是嘉果叶泡的酒了。”

    妥了!

    只要这药酒普通人能喝,那市场就大的吓人!只要它的效果,真实确切,那就不愁卖!

    没见伊力神,红毛药酒这些都能畅销吗?可见人们对于补肾产品的需求是多么大!尤其是那种到了中年,头也秃了,随时都觉得腰酸背痛的男人……

    “鸡大叔,能请您帮个忙吗。”苏木又拿出了一只香烤飞诞鸟,试图贿赂山鸡。

    山鸡一瞧,忙把嘴里叼着的香烤飞诞鸟咽下肚,假惺惺的说:“哎呀呀,你我这关系,要我帮忙一句话的事,怎么还搞这套?生疏了不是?拿回去,快拿回去……诶,你要非给我,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苏木一脸懵逼。

    我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话,然后动也没动,您老也能把戏给演足了。您老这是在仙灵戏剧专业进修过?都能拿影帝了。

    山鸡抢过苏木递上的新一只香烤飞诞鸟,一边吃一边问:“要我帮你做什么?说罢。”

    苏木道:“您能不能像刚才那样施个法儿,把嘉果树上的叶子,全都给我撸下来啊……诶对了,要是把叶子全撸下来,它不会死吧?”

    “死倒不会死,只要枝干和根茎没有坏,叶子就算撸光了,还是能再长出来的。不过你要这些叶子做什么?拿回去泡酒喝?也用不到这么多啊,难道你虚的那么厉害?”

    山鸡说这话的时候,上下打量着苏木,表情既怀疑,又同情。

    苏木顿时就炸了毛。

    男人不管有多虚,都不会承认自己虚,何况他本来就不虚!

    连女朋友都没有呢,虚什么虚?

    他急忙说:“鸡大叔,您可别乱讲,我身体好着呢。您两位刚才不是说了吗?这嘉果叶泡的酒,普通人也能喝,我就想着说,带些回去泡酒,帮助那些需要的人,也算是回报社会了嘛。”

    “噢——我懂,我懂。”山鸡连连点头,熊猫也是一副‘你不用再说了,我们懂你’的表情。

    你们懂个屁啊……

    苏木感觉很心酸,有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感觉,无力的申辩了两句:“我真不是自己用,真是拿去帮助别人。”

    “行了,不用说了,我帮你撸叶子。”山鸡用翅膀拍了拍苏木,一脸同情,然后就施展起了风系法术,将嘉果树上的叶子一片不剩的,全都给撸了下来。

    叶子太多,不过是拿来泡酒的,放到校徽里也没关系。但校徽空间有限,装不完,只能装下一部分,剩下的拿了好几个背包,都装满了后,才勉强装完。

    熊猫忍不住感叹:“你小子,真的是雁过拔毛,太狠了。”

    苏木呵呵一笑,心说这算什么?我都是手下留情,只撸光了它的叶子,没有把它连根带走。

    您是没有见过我上辈子搞游戏,不仅想要把玩家们钱包里的小钱钱给掏光,连它们的钱包,我也恨不得一起拿走。

    现在的我已经很克制了,我这是洗心革面,要做个好人。

    忙完了这些后,确定没事儿了,山鸡才又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山鸡。

    熊猫伸手,将昏迷不醒的猫将军一手提了起来,扔到山鸡背上,然后又帮着苏木和苏叶,把装满了嘉果叶的背包,一一扔上山鸡的背,最后才爬上去坐着。

    苏木和苏叶也爬了上去。

    这回,山鸡没有用苏木的手机,而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导航出口的位置。

    苏木见状不由的一愣。

    之前他没想过,这会儿看到山鸡用手机导航才反应过来,山鸡和熊猫都有手机,之前干嘛要用他的做导航?

    难道说,它们是在用这种方式,把嘉果树的地址告诉给他,好让他以后在嘉果成熟后,自行来采摘吗?

    苏木没有问,只是将这份感激,暗藏在了心底。

    回去的路上没有别的事,苏木便拿出手机,上网搜了一下,想看看有没有嘉果叶药酒的消息。

    最后发现,虽然有几家药酒生产厂商,打着嘉果叶的旗号,但他们的药酒,要么不是用嘉果叶泡出来的,要么就是配方太过单一,效果虽然不错,但苏木相信,有氪金外挂在手的他,一定能弄出更高品质、更好效果的嘉果叶泡酒。

    届时,不愁大卖。

    真好!

    归途走了一半,苏木他们突然听见了几道破空声从远处传来,很快便到了近前。

章节目录

氪金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五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志并收藏氪金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