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回了贼人的土地,挂在武威伯名下,交给农民耕种,只收十分之一的地租,看起来李国栋明显是吃大亏了,毕竟这些土地早就超过了他伯爵的免税数量,这些地李国栋可是要向朝廷缴纳税收的,也就是说,他收上来的地租,甚至不够缴纳朝廷税收,还得自己倒贴银子!

    可是李国栋并不认为自己吃亏,朝廷税收?朝廷可是欠了自己三百多五两银子,崇祯皇帝前后打出三张百万两巨款的白条,拿着这些白条可以减免两年税收不过分吧?

    至于两年以后?都不用两年以后,还有不到半年,闯贼就要打入京城了,到时候自己保护崇祯南狩江南,那时还缴个屁的税啊?所以怎么说,李国栋都不可能自己倒贴银子帮农民交税。

    李国栋可以巧妙的免税,哪怕只有一成收入,都是净收入。而且农民的粮食只能卖给自己,这样他等于无形中又赚了一笔。那些农田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是贼人杀了士绅和宗室,从士绅和宗室手里抢来的,现在又被李国栋抢走了,这只进不出的无本生意当然赚钱了。

    除了农田之外,因为荆州城被攻破太快了,贼军又是全军覆没,贼人抢来的大量金银财宝也都落入李国栋手中,这又是一大笔财富了。

    普通百姓根本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谁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就拥护谁。如果谁让他们活不下去了,那就将相王侯宁有种乎。

    李国栋不仅给他们极低的地租,而且还帮助他们兴建水利工程,教会他们建造新式庄园,还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他们新式农具,并提供耕牛,发展立体化的农业,把农业、水产养殖和养殖业都建立起来,形成了一个个小的生态圈,这些由小生态圈组成的农庄,收益比以前的老式耕作方式提高了至少翻倍。

    至于李国栋对他们提出的,修筑军堡,加强城防,平日里进行军事训练,把农民变成民兵的制度,并未受到农民的反对,毕竟天下大乱,荆襄之地实在不太平,贼人随时可能卷土重来,李国栋教给百姓自保的办法,没有人有理由不采纳。

    被俘的外地流民都被李国栋送走了,这些外地人留在荆州不安全,毕竟他们都从贼过一段时间,很多人身上已经粘上了流寇气息,若是不对这些人进行军事化管理,进行训练和洗脑教育,直接分给他们土地留在荆州的话,很有可能会对当地百姓造成祸害。所以李国栋把这些俘虏都给送到淮安、山东等地,同当地的屯田军户混编,由那些老军户看着他们。

    李国栋留下一批人,负责处理荆州战后事情,他自己带着两万精锐步兵乘船回到武昌。

    武昌附近的农田要恢复生产,比起荆江一带要更加困难,毕竟人口损失过大,严重缺少青壮男子,需要从自己的军户和工程兵之中调人过来补充到武昌附近。

    瓜洲码头,白正明跟着别的军户们一起登上一艘船。

    “长官,真的要把我们送去武昌吗?”白正明小心翼翼的询问小旗军官陶开然。

    “当然了!”陶开然正色道,“我们伯爷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伯爷从不食言。”

    “武昌啊,湖广之地好啊!”白正明喜笑颜开。

    “不仅给你们发武昌附近的农田,还能让我们这些光棍汉都娶上媳妇呢!”陶开然笑着道,“陶某今年三十有六了,也该娶媳妇了。”

    听说能娶上媳妇,白正明也十分心动,他已经三十二岁了,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的父母亲死得早,家里也没有兄弟姐妹。如果有姐妹的话,可以拿出来和别家换亲;有些穷人家里兄弟多,没有姐妹,就干脆几兄弟合用一个媳妇。

    当年甚至还存在一种情况:叫招养夫,家里男人得了重病,或是伤残了,没有男人养家糊口,照顾老人和抚养小孩,只好招一个男人回家,同病重的丈夫共享一个媳妇,由这个男人来养家糊口,女人帮这个男人延续后代。

    还有的是出租媳妇,譬如说某家人家欠下租子交不出来了,欠下赋税交不起了,又不想借吃人的利滚利,就把老婆租给给能够给自己换钱的单身汉子,等生下孩子后再回来。

    什么程朱理学,什么三从四德,在那些穷人之中是没有的事情,穷人能有个媳妇给自己延续后代,已经是偷着乐了,哪还有那么多讲究?什么三从四德,裹小脚,都是士绅家族的事情。这种几兄弟共享一个媳妇,甚至是招养夫、出租媳妇的现象,一直从南北朝延续到红朝才消失,即便是大清和光头时期,这种现象都存在。

    白正明身子骨不是太好,去给人当招养夫他身子扛不住,去租媳妇?他比那些还不上租子的人家还穷,哪有钱帮人还租子还赋税?所以三十岁的白正明一直是单身一人。直到后来有一天,他被贼军裹挟,成了一名流民,本来还想着跟着贼军抢一个媳妇回去。可是不久之后,白正明在第一次开封之战中被俘,被送去山东当了军户,现在又跟随屯田军南下。

    至于他们的小旗军官陶开然三十六了还单身,是因为他早在十四年前,在通州的时候就从了军,跟了李国栋至今了。最早跟着李国栋的时候就去了塞外,那里男多女少,哪来的媳妇?回明之后,也打了好几年仗,直到受了伤退役,被分配给王全的淮军,成为一名屯田军户的小旗军官,但是在屯军中,也是男多女少,长相丑陋,又伤残的陶开然自然就很难娶上媳妇。

    虽然陶开然至今还未娶上媳妇,但他对李国栋却是感恩戴德的,他逢人便说:“若是没有伯爷,早在十三年前我就死在建奴手里了,或是被建奴抓去关外当奴隶,活活累死在关外。伯爷对我恩重如山,现在对我也很好,都让我当上小旗了,家里还是有些钱。”

    当别人问他:“陶长官,你家里又不是没钱,为何不买个女人回来?”

    每当别人这样问他的时候,他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买回来的没感觉啊。”

    调往武昌的军户们乘坐的船只沿着长江逆流而上,天色黑了下来,陶开然坐在船舷边缘,他脱下了鞋子,两脚从船帮边上垂下,冰凉的江水不时拍打在他的光脚丫上,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陶开然从怀里摸出一块质地低劣,做工粗糙的玉佩,看着玉佩,他流下眼泪。在十四年前,陶开然其实有个贤惠的媳妇,他的媳妇虽然长得不是很漂亮,但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可是十四年前,后金军入寇,他的媳妇和女儿都被抓走了。陶开然躲在一口枯井里面躲了三日,一天他饿得实在受不了,爬上地面,却遇到一群后金军。若不是李国栋的夜不收及时赶来,他也被抓走了。

    “也不知道你们在关外过得怎么样。”陶开然心里暗暗道。

    船队到了武昌,早有明军在码头上迎接他们了。白正明下了船,由他们的总旗军官带队,来到武昌城内的登记处报道。

    “白正明!”登记处的一名军官喊道。

    “到!”

    那名军官在登记册上写了些字,然后把一块木牌和一本地契递给白正明:“这是你的新腰牌和地契。”

章节目录

逆天铁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铁血坦克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铁血坦克兵并收藏逆天铁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