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蒙还真饿了,很不客气地抓着水果和糕点吃起来,反正当初加入小组可是交了费用,一次没来亏大了,正好补点回来,一听这话,取笑道:“阿呆,怎么个爽法呀?”

    阿呆憨厚地抓了抓头发,道:“那好处可多了,不用去干那些苦力劳动就可以每天吃肉,走到哪里都受到尊敬,嘿嘿,还可以随便娶多少个老婆呢,上次看到一个老家伙,也就是二阶学者,都八十多岁,还又娶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的父母欢天喜地陪了不少的嫁妆,一般人娶老婆可要给不少的聘礼呢。”

    徐君很不满,咳了一声,道:“海哥,恭喜,成为准学者指日可待。”

    李海忙道:“哪里哪里,刘蒙,忘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加入我们学习小组的徐君,才十七岁,就已经是计算力七阶中期水平,比我和阿呆的天赋高多了。”

    徐君得意地扬起下巴。

    阿呆欢呼,“徐君好厉害哦。”

    哦,刘蒙头都没抬,继续吃零食,拍了拍手。

    这番忽视让徐君嘟起了嘴,很不高兴,心说,你个废材,算个什么东西,狗屁的学者后裔,真把自己当人物啦。

    “好了,我们开始讨论吧,阿呆,你先说。”

    刘蒙看看他们到底讨论什么。

    “一只蚂蚁外出觅食的问题,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蚂蚁找10个伙伴,又找10个伙伴,如此四次,不该是11000只蚂蚁吗?”

    徐君略一思考就脱口道:“你傻呀,每一只蚂蚁都叫10个伙伴,总共叫了四次,相当于叠加运算,应该是14641只。”

    海哥一听,也道:“这里面的规则有点绕,徐君在运算规则上有得天独厚的天赋呀。”

    徐君哼了一声道:“这种题目很简单,解答出来也没什么了不起。”

    进入学习状态的小姑娘傲气十足。

    一股小火药味儿弥漫着。

    刘蒙听完心说,这也太简单,恩,暂且先听下去。

    李海道:“好啦,时间很宝贵,我们现在开始讨论吧,大家都明白,计算力的强弱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计算速度,二是对法则的感悟,测试的结果一般是这两个因素的乘积,如果速度还讲究勤能补拙,那么法则几乎就完全靠天赋感悟了,这一次好不容易得到了两道感悟法则的题,苦思多日也无结果,拿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

    徐君一听也是眼前一亮,要知道计算速度的练习极为简单,买一本普通的练习册训练即可,而有关法则的题目都非常昂贵,海哥一下子拿出两道来免费给大家看,那可是捡到大便宜了,如果法则感悟稍微提高一点点,那计算力等级立马蹭蹭蹭水涨船高。

    刘蒙嘎巴嘎巴地继续吃着零食,留心地听着。

    李海道:“第一道,一个养鸡的老妇人积攒半年,得一堆鸡蛋,谨小慎微,一个商人来买,不知其中的数量,二个二个数,剩下一个,三个三个数,还是剩下一个,直到九个九个数,仍然剩一个,最少有多少鸡蛋?”

    说完他又解释:“这道题目初听来很是简单,但是我苦思冥想却没有解题之法,只能用蠢笨的方法一一尝试,尝试到4000仍然没有结果,大家集思广益看看能否找到破解之法。”

    “应该是4201。”徐君起了比较之心,几乎脱口而出,“除以2余1,……,除以8余1,除以9余7,不对,不对,那4204呢?更加不对!”

    在她验证结果的时候,从1到8都是正确,已经无限接近成功,原来大家都觉得如此简单,但是到9不行,配9成的话,其他更多不成,这才感觉到并不是那么容易。

    李海早就研究一番,不得要领。

    赵代拿着纸笔验算着,不时挠头,显然这题目对他来说很困难。

    法则感悟?就这题目?刘蒙一口小吃差点喷出来,这也就小学生水平吧,计算力八阶都解决不了?还是说有什么其他讲究?先看看他们怎么说吧。

    “5851,咦,还不对。”徐君的运算速度很快,一会儿就验算到6000。

    赵代苦着脸也在死命算着。

    李海挺失望,徐君显然在验算,这不是正确方法,看到刘蒙一直在咯嘣吃零食,忍不住鄙视一番,真是个废物,现在连一点脸皮都不要了,学术讨论不用心就知道吃,是猪吗?

    面上很客气地问道:“刘蒙,你可是学者后裔,全指望你给我启发思路呢,我看你都没算,是不是找到解法了?”

    刘蒙打了个饱嗝,随意地说道:“差不多吧,破题最为重要,既然从2到9数都余1,那说明尾数必须是6或者1,从2到9剔除倍数关系相乘就行了,最小的结果是7561。”

    “不懂就不要乱说。”徐君大为光火。

    李海万没想到刘蒙真会回答出来,稍一呆,他早就验算出这个答案,惊骇道:“你以前看到过这题目?听别人解答过?”

    徐君一一验算确是正确答案,脸色微微有些涨红,嗔道:“这……这也不难,算不得有多高明。”

    李海陷入沉思,回想刘蒙刚说的一段话,不愧是计算力八阶水平,最先理解,脸上一股释然和喜悦,看刘蒙的眼神很怪异,真没想到这废物说对了,解决了半月以来的疑惑,眯着眼赞道:“刘蒙说得很对,这个法子是最简单的通用解法,继续往上面扩展都可以解,厉害呀,到底是学者后裔,刘蒙,你是不是在哪里看到过解法?还有没有其他资料?”

    学者后裔嘛,虽然老爹失踪,万一留下点珍贵资料就发达了,当初也就是冲着这想法攀交。

    “脑子里突然冒出来就瞎说一通,若是不对,你们就当没听过。”刘蒙道,心说,这计算力很简单呀,李海八阶初期都搞不定,我应该轻松达到九阶,甚至十阶,怎么是五阶呢,看来还是屏蔽的原因,真学者才有学树,而我已经有了,还那么巨大颗,看来只有冲灵阵才能让我提升计算力的测试级别。

    徐君酸道:“哼,瞎猫也能碰上死耗子。”

    阿呆还似懂非懂,道:“我咋还迷糊着呢?”

    李海笑道:“我们先往下解答,阿呆,随后我再跟你细说。”

    阿呆点了点头,也很高兴。

    徐君的天赋确实很厉害,略一想也就懂了,运算规则一旦懂了就会觉得很简单,她很是懊恼为啥自己没说出来,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悟出来,竟然让个五阶的废物先说出来,肯定是以前就看到过。

    她心气儿颇高,暗暗做好了准备,下一题定要先说出答案来。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