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蒙也借此机会离开,这个小组不值得继续呆下去浪费时间。

    待他走后。

    徐君骂道:“驴不知脸长,就那计算力还有脸去接悬赏,不被管事骂惨才怪。”

    李海轻笑道:“刘蒙很有勇气。”

    “说这人没劲。”徐君坚定地说道:“海哥,以后这个学习小组,每一次,我都要参加。”

    这才一次,她就感觉进步很大,计算值说不定能提高3个点。

    那就稳定在七阶中期。

    “你们都懂了,我还不懂呢。”阿呆嚷嚷道。

    门关上之后,李海给赵代详细地讲解了一遍,一步步非常细致,他自己也加深了印象,赵代总是不得要领,听得一旁的徐君很有些厌烦。

    待得说完了算题,李海压低了声音道:“我听说昨天林家小姐搬到了刘家,刘蒙直接把未过门的新娘子输给了李彪。”

    赵代长大了嘴巴,“啊,未婚妻怎么输啊?”

    “这事儿我也听说了,真够恶心。”

    徐君说着,脸上露着明显的厌恶,想着刚才刘蒙的吃相,剩余的糕点都没吃的胃口。

    赵代喊:“什么情况啊?”

    李海幽幽道:“具体不清楚,大家都在传,刘蒙跟李彪肯定有矛盾,而李彪是星空小组的核心学员,跟周组长关系很近,总之吧,今天他过来我们小组的事,我希望你们不要传出去,免得不必要的麻烦。”

    徐君:“我不会说,这种人还是不要来参加小组活动了。”

    赵代颇为不平,道:“这么说不公平,今天刘蒙可帮了我们大忙。”

    “那也是凑巧,你以为他真有水平?计算力等级摆在那儿呢,我们三个谁不比他高?”徐君一瞪眼喝道,她打心底也看不上赵代,脑袋迟钝得不行。

    李海沉吟着,动了别的脑筋,“总之吧,今天的事要保密。”

    刘蒙从自习室出来后发现北安城智慧宫根本没有悬赏难题,也无法进入二层及以上区域,无法得到冲灵阵的进一步信息,便提前离开智慧宫,返回家中,林萧儿依旧在房间里用功,他也找了后院江边的长凳上练习珠心算,把计算速度也训练回来。

    晚饭时,林萧儿冷若冰霜,认谁也能看出她的恶劣心情,就算是蓉姨跟她说话都没搭理,刘蒙皱了皱眉没说话,饭后,她立刻就起身离开,明显不想与刘蒙多呆一分钟。

    刘蒙也起身跟在后面,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说:“我当蓉姨是家人,不要太没礼貌。”

    “礼貌?”林萧儿的声音很尖刻,带着嘲弄,指着刘蒙的鼻子喝道:“你也配和我谈礼貌?!刘蒙,你给我记住,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境界,我到刘家来是为了恢复刘叔叔的荣光,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不要拿我当赌注,滚开,不要逼我说更难听的话。”

    刘蒙也火了,喝道:“我刘家的荣光轮不到你一个女人来恢复,你不想待下去就给我滚蛋,这是我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林萧儿没想到他还竟敢呵斥自己,一想到哥哥今日过来说的事,心中就愤愤不平,怒道:“我说过了,有本事你能成准学者我就走,你以为我想跟你扯上半点瓜葛?恶心。”

    不想纠缠,林萧儿说完就愤恨而去,一眼都不想看这所谓的未婚夫。

    刘蒙知道她为何生气,也解释不清,又返回大厅,蓉姨在收拾碗筷洗涮,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问出口,她也听说了那传言,特难听,她知道问出来会伤刘蒙的自尊。

    “小蒙不要责怪林家小姐,她……”蓉姨没说下去,林萧儿也很委屈,若传言是真,她也很失落,小蒙这事做得太荒唐。

    刘蒙没去解释,也不辩驳,多说无益,眼下最重要是找到冲灵阵,并且使用,只要成为准学者,一切谣言都不攻自破,实力永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北安城坐落在寒水星华州大陆夏国安县的岛屿上。

    这里是闻名遐迩的手工制鞋圣地,一直有着“站立在男人脚上的小城”之称,能买到全大陆最好且最便宜的鞋子。

    刘蒙一早就离开,走出来没多远却是错落林立的街道,不时发出叮当的铁器击打声,这街面上最多的便是鞋店。

    每一个北安城的人天生都是一个好鞋匠,这句华州大陆流行的谚语一点不假,十几岁的孩子就能掌握多达一百多道严谨的制鞋工序。

    哎呦,一个前倾,刘蒙绊到了小石块差点儿摔倒,再一看那双鞋竟然破开了好大的口子,不知道穿了多少年,质量还真是不赖。

    万力大街中间位置不起眼的一家小鞋店,胡记修鞋店,满脸大胡子的老胡指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年轻人,骂道:“杨斯,你这个懒鬼,整天来店里就是睡觉,要不是看在你娘的面子上,我马上让你滚蛋。”

    老胡气得吹胡子瞪眼,这小子不仅懒还好吃,一顿饭吃一大缸子米饭。

    一旁胡家的女儿是个胖胖的姑娘,坐在一边抓着零食傻乎乎地笑着,看起来有点呆。

    杨斯不屑地撇嘴一声不吭,老胡骂得口干舌燥,走进后面的屋里去倒杯水清清嗓子,胖胖的胡妞儿递过来一把零食,嘿嘿笑道:“杨斯哥哥,给你吃。”

    嘿嘿一笑,杨斯伸手抓过来一大把就塞进了嘴里,咯嘣咯嘣地吃着,吃完之后打了一个哈气,继续趴着桌子上打着迷糊。

    刘蒙探着头进来,扬了扬脚上的鞋,一个比嘴巴还大的开口,问道:“小师傅,这还能不能修?”

    杨斯惫懒地趴在桌上,摆了摆手,道,“老板不在,今天不修鞋子。”

    胡老板及时地从屋里出来狠狠地瞪了一眼,连忙笑道,“小哥慢着,鞋子能修,能修。”

    技术娴熟地给刘蒙修鞋子,各种工具五花八门、种类繁多,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工具,地球上不曾见过,却有类似缝纫机的功能,使用的时候星光闪耀,刘蒙暗道,这应就是利用复杂星阵驱动的机械。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