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还钱!”巨大的横幅树立在刘府门口。

    门被守住,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拉来两批怪兽,拉屎很多,还臭,刘府门口简直成了粪池,流了一地。

    这种怪兽吃豆子放臭屁,化学家和生物学家联合研究出来专门用来制造一种可燃性的气体作为能源,由于不容易收集,成了失败产品。

    刘蒙相当火大。

    一辆怪兽车呼啸而来,李彪霸气地走下来,满脸阴郁,戏虐地看着,跟老爹试车回来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刘蒙,听说你去智慧宫啦,怎么样,大家都很欢迎学者后裔吧。”

    “当然欢迎,就连主管都对我客气得很。”

    还没说完,李彪都禁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刘蒙,真没想到你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不仅脸皮比我们北安城的城墙还厚,还会说笑话了,主管会他妈的对你客气?主管知道你他妈是哪根葱?”

    几个手下一看到少爷过来,一个个都上去表功。

    刘蒙笑道:“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可有凭据。”

    “这一张张可都是你签下的借据。”

    “什么借据,我看看。”

    李彪赶紧抢在手里,心说,你还想玩那一套,吞下去也不行。

    “这可是你自己签字按了印记,到哪里都能说到理。”

    竟然有五百金角之多,不用说,肯定是李彪做局。

    这可是一笔巨款,刚得到钱,还掉不成问题,可这么白给,刘蒙心里一百个不愿意。

    两人在门外交锋的时候,蓉姨慌忙跑去通知林萧儿,“林家小姐,小蒙回来啦,正在呵斥这些坏人呢。”

    林萧儿正在研读学术,心中也是极为愤怒,可让她一个女孩子出头,又没学者的身份,只能徒增笑话,正等着刘蒙回来,赶紧把债务还掉。

    她叹息了口气,平静地说道:“我们去看看吧。”

    正要开门的时候,就听到门外李彪一阵狂笑之后,道:“马上给我还钱,嘿嘿,除非……?”

    “除非什么?”刘蒙慢条斯理地说道。

    林萧儿在门口一听要糟糕,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你家里穷得叮当响还有个屁钱,兄弟一场,别说老子不仗义,敢跟我来一场论战吗?你赢了,钱一分不用还。”

    刘蒙一听差点儿笑出来,以为你憋着什么坏呢,没想到是论战,真是求之不得。

    面上还不能表露,沉默着,脸上是非常纠结。

    林萧儿一听就明白了,千万不要上当,不管你怎么废物也罢,保留刘家的名望就行了。

    “学者后裔?去你妈的学者后裔,连论战都不敢,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刘蒙结结巴巴,“如果我……我输了呢?”

    “那也简单,你若输了,钱也是还不出来的,断绝跟林萧儿的关系,再把你家府邸送给我。”

    李彪说完不屑地哼声。

    刘蒙脸色“难看”,怒道,“怎么看都是你占便宜,我若赢了你,债务不用还,你还得再给我500金角,在我刘家门前跪地三天。”

    李彪心说,你这煞笔倒也不是太傻,想要吓我?一时倒有点迟疑起来。

    主要他的学术水平也是一般般,论战也没搞过。

    刘蒙看他那样,心说,也太他妈没胆了吧,这就吓倒了?要不要降低点要求啊,可别真把他吓退了。

    何超在后面街道的拐角处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大为着急,赶紧论战呀,就刘蒙这废物计算力必输无疑,这李彪太过脓包。

    他实在忍不住从后面冲了出来,指着李彪,道:“你提出要论战,现在又要畏首畏尾吗?”

    李彪自然认识何超,瞪大眼睛,急切道:“何管事,我……我自然不怕,来就来。”

    何超直接抛出准备好的论战誓言阵,只要滴血在上就能生效,违者,可以请智慧宫裁决,不仅强制执行,慧根堵塞,学术上也再无半点进展。

    论战成。

    林萧儿站在门后听到,黯然退去,冰冷的内心很绝望,即便早已经没有希望,可还是希望有一点儿奇迹,他能够知道上进,隐忍,努力,拼搏,哪怕最后一事不成,也不放弃,她也敬重他为自己的丈夫。

    没有能力,却还死要面子。

    蓉姨忙着安慰,“林家小姐,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小蒙年轻气盛,都是被那些恶人逼迫的,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林萧儿听得清清楚楚,眼角竟滴出泪来,心死,她很想直接去死。

    莽夫,此局必输,她的一切努力就是希望以刘家人的身份成为学者,刘蒙与她断绝关系,刘府都转让,一切便成为泡影,不如去死。

    黯然走回房间去。

    这誓言阵非常神奇,两道光芒闪过,李彪与刘蒙的眉心旁出现一道淡淡的印记。

    “三日之后,智慧宫前。”

    双方约定好,何超高声宣布。

    刘蒙心里大乐,没想到是何超帮了大忙,这下李彪可赖不掉。

    何超满眼都是笑意,心说,一个废物平民竟敢戏弄本管事,到时看你怎么死。

    李彪弓腰,很真诚作揖,拜谢。

    “不要让本管事失望,刘蒙的计算力只有521。”

    何超笑意盈盈地说着,不忘幸灾乐祸地瞥刘蒙一眼,嘿,就要露你底。

    李彪一听大喜,心说差点被这逼吓住,原来这么弱鸡,哼道:“看你到时怎么死。”

    “我好怕呀。”刘蒙捂着胸口,相当逼真,演员似乎也并不难嘛。

    李彪带着仆人正想走,刘蒙伸手一拦,淡然道:“把我家门口弄成这样,拍拍屁股就走了吗?给我清理干净。”

    李彪乐了,噗嗤笑了出来,而且是笑得很大声很夸张,笑得肚皮都要疼,几个跟班也跟着一起笑,几个人前仰后合。

    刘蒙站在前面,面色沉静一言不发。

    几人足足笑了好几分钟,李彪突然脸色一变,刘蒙冲上去就揍他,论战已成,再无顾忌,大拳头直接往眼睛上抡。

    李彪懵逼,反应过来破口大骂,仆人挥着棍子就要冲上来。

    刘蒙打着,不忘给何超一个眼神。

    妈的,何超超级郁闷地喝道:“不许打架!”

    仆人被定住一样,李彪被好一顿胖揍,一只眼睛都乌青肿起来,连滚带爬逃走。

    何超面色冷淡,哼道:“动手动脚乃是莽夫平民所为,你与李彪有何冤仇,论战一决高下就是。”

    “看看把我家门口搞成什么样子了,就当先收点利息,反正有你护着,怎么也不会吃亏。”

    刘蒙怡然自得地说。

    “三天后这宅院就要易主了,曾经多么显赫的学者府邸,可惜,可惜。”

    何超说完,断然离去,相当不爽。

    李彪带着仆人跑过一条街,噗嗤喘。

    仆人哭丧着脸喊冤,“少爷,何管事不让我们动,不敢动,肯定也要重重处罚刘蒙的。”

    “都他妈的废物!”李彪恨恨,“刘蒙,我饶不了你!”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