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继续说:“你的天赋很好,若是出生在学者家族,成为学者都是板上钉钉。”

    徐君叹了口气,“没有人能选择出身。”

    她一直都很骄傲,时常抱怨为何出生在贫困人家,母亲很美丽,只因为先天一条腿残疾,只能是身份卑贱的小妾,自小父亲便不看重她,把家里所有资源都给嫡亲的兄长,她的心里很不平衡,为何要承受如此不公的命运。

    “像我们这样出身的人,想把命运掌握在手里并不容易,一辈子可能一点机会都没有,一旦遇到,拼了命都要抓住。”

    “虽然跟海哥认识的时间不长,却能感觉到你是一个让人敬重的兄长。”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是一个集体,这本书是我们的机会,必须努力,必须成为准学者。”李海的语气无比的坚定,仅存的理智烟消云散。

    两人一起研究《佩尔方程的连分数求解法》,李海把研究所得一一说出来,只可惜他能看懂也不多。

    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到不同的风景,而这位撰写者学士还远不能深入浅出,这就增加了理解难度。

    连分数、不定方程、代数数域等,通用的概念令人费解。

    徐君只看了一页就觉得头晕脑胀,眉心发疼,轻轻揉了揉,“天哪,好难。”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还有一个机会,加入星空小组。”李海早就想到这一点,他的性子很是沉稳,“周钧组长每天这个时候都会过来喝一杯茶。”

    周钧很不喜欢被打扰。

    李海和徐君坐在一边,徐君偶尔会偷偷瞄上一眼,满满的透着一股子欣赏。

    虽然都是计算力八阶,可周钧是后期,而李海只刚刚进入,初期都不稳,更何况周钧18岁不到,李海已经24岁还多,周钧根本不把李海放在眼里。

    “你们想加入星空小组?条件并不符合。”周钧直截了当说,“我的时间很有限。”

    李海羞愧得脸上一红,不由得不低头。

    “我们可以提供一道极高难度的算题,附带正确的结果。”

    “说来听听吧。”周钧并不认为李海能提供什么,这种天赋不行,家里还穷,年龄有大的家伙,他自然不看在眼里。

    “17只猴子分桃……”

    根据刘蒙提供的方法,可以无限延伸,李海算力有限,所能计算出的结果,17已是极限,且耗费大量时间得到。

    周钧顿时心里一震,面上还是无所谓,他极快地验算了一下,这个答案是正确的,这是极难的算题,即便是他,短时间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而靠验算那几乎不可能。

    不动声色。

    徐君抿着嘴唇连忙递过去一个眼神,她真是打心底想加入星空小组,那意味着更好的资源,而且说不定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学友,她的命运或许真能够改变。

    李海咬了咬牙说道:“我们俩还有一些不错的资料。”

    “哦,如果你们能够拿出一套我们没有的资料,也可以。”周钧悠悠地喝了口茶,心里得意,见着两个人,倒也没白浪费时间,这道算题很适合明天的论战。

    李海一咬唇,直接把《佩尔方程》缓缓地拿了出来。

    周钧把书拿过来看,眸子发亮,一看整个注意力就全吸进去了,这与以往接触到的算例不同,而是通用解法的理论,很有趣,很有趣。

    两人在一旁等待,可周钧沉迷其中,一直都没抬头。

    李海自惭形秽,他看一会儿就头痛欲裂。

    徐君相当羡慕,扶着下巴,看着聚精会神的周钧,双眼闪着小星星。

    “很不错。”周钧半晌才抬起头来说了一句,脸上却没半点挫折、沮丧,而是兴奋,挑战的兴奋,又埋头继续钻研,书页缓慢向后翻,看到第20页。

    李海又是震撼,又是气馁。

    这几乎是真学者前最高难度的数论书籍,周钧竟然能那么长时间,一下子看了这么多页,这才深切地感受到差距竟如此巨大,难怪人家未满18岁就达到八阶后期。

    如痴如醉,一直到日落西山,周钧抬头看了一眼,才依依不舍收回目光,叫道:“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您都看了三个多小时。”徐君笑着说,尽量让自己看着温柔、可人。

    周钧站起来,居高临下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人就是星空小组正式一员,可以参加平日的小组学习,以及任何一次学术讨论。”

    两人也都很兴奋地站了起来,连忙感谢。

    ……

    刘蒙这一晚睡得很沉很香,还做了一个梦,美梦。

    林萧儿又看了一晚上,眼睛满是红丝,看到刘蒙出来,语气温和了很多,“我应该多顾及你的感受,说话语气不该那么急。”

    “我也没跟你一般见识。”

    刘蒙吃完饭往外走。

    林萧儿脾气又上来了,“你等一下,今天的论战你一定不能输。”

    “我的事就不劳你参和啦。”

    她伸手拦住,将与周钧研究所得的算例拿出来,“你提交这道题,想必那李彪答不上来,很大几率和局。”

    刘蒙扫了一眼,心说还真是幼稚,不愿与她纠缠就拿了。

    林萧儿本想说什么,加油,你一定会赢,都觉得不对,轻声道:“等你回来。”

    刚出门右拐,还没到鞋店呢,就听到一个大嗓门喊道:“熊样儿,站住。”

    一看是那个消失了几天的林威,刘蒙对这个愣货一阵头疼。

    “你特么跑什么呀?”林威上气不接下气。

    刘蒙也是气喘吁吁,弓着腰不理他,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没拿刀。

    林威骂骂咧咧。

    “你个兔崽子,你属兔子的?”

    “算你特么还是个男人,今天之后,我妹就跟你没关系了。”

    难怪不拿把刀呢,刘蒙缓了口气,道:“万一我赢了呢。”

    “你他妈不可能赢。”

    “就是我能赢,我也不敢啊,你又得拿刀砍我,我又不是准学者,还真害怕。”

    “知道就行,要不是你答应了论战,我特么早砍死你了。”

    “那你妹不是要守寡了。”

    林威眼一瞪,“守你妹的寡,不能改嫁呀?就你这熊样子才耽误我妹一辈子呢。”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