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疼。”周钧的性子也极为倔强。

    “钧儿,学术之路,首要一颗坚韧不拔的心,这一路充满荆棘,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迈过去,犯错误不怕,就怕一蹶不振,我当年一心学术,可惜家里太穷,只能中途经商,待得有些余财,年龄也大了。”

    那感叹满是不甘。

    “我把所有寄托都放在下一代,可你爸和几位叔叔都不是那块料,直到你,爷爷才看到希望。”

    “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

    “记住你今天的屈辱,因为你不够强,慕主管才能无视你,我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只要你够强,你说什么,就是真理。”

    “不要用遗忘去消逝仇恨,记住这疼痛的感觉,疼痛才能让人奋进。”

    周钧的眼中闪过异样的色彩,拳头紧握,更加的坚定,是了,刘蒙,慕雪,这两人都会付出代价。

    眼前似乎闪现慕雪那清冷的面孔,高傲带着不屑的蔑视,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臣服在我的脚下,学者不行,那就学士。

    仆人来报李家人求见。

    周钧敷药后,独自一人进了书房,尽管没有智慧宫的环境加持,他仍不会放弃。

    周老爷子的书房中,周云帆坐在主位,喝着茶水,周青云也在一旁陪伴,李大福皱眉思索着,而李彪根本没有资格参与讨论。

    “周老爷子,我对您老人家仰慕已久啊。”

    “老朽都快是无用之人啦,一辈子无所成,有什么好仰慕,倒是大福,生了一个好儿子。”

    这老匹夫!李大福心里骂着,“小彪这孩子跟周钧关系一直很亲密,我们两家现在是一荣俱荣易损俱。”

    哼,想拉我们下水,没门儿!周云帆像一直敏锐的老狐狸一样。

    三人足足在书房中呆了一个小时,李大福出来后,一言不发招呼着儿子就走,李彪惴惴不安地跟着,带着哭腔了都,“爸爸,怎么说?”

    父子俩上了车后,李大福叹了口气,“周家并不想过问,这老匹夫怎么可能得罪智慧宫,慕主管那丫头也真强势,摆明是看不惯周钧。”

    “我怎么办,爸爸。”

    “别吵了,让我再想想。”

    李彪急啊,论战输了拖着不执行,刘蒙完全可以找智慧宫裁决,到那时眉心意识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前途尽毁。

    刘蒙回到家,林萧儿说:“恭喜,你赢了。”

    “我已经是准学者,刘家的门楣我会发扬下去,我父亲的荣誉,自然是做儿子的继承,你不要想太多了,不该你背负的责任不需你背负。”

    “你真是准学者了?”林萧儿的美目光彩夺目,仍不能相信。

    刘蒙也不多说,闭双目,双手做出缠绕、分开,右手指眉心,一团亮光闪现,这便是准学者的标记。

    “你不是一直……”她没说下去,天赋很差遭人嘲笑。

    本来湿润的眸子溢出了泪花,林萧儿满脸都是笑容,“原来今日新晋入的准学者真是你,刘叔叔后继有人,真好。”

    她很欣慰,可是一直以来的信念突然瓦解,她的心里一下子特别空,不知道该干什么。

    “恭喜你。”

    “你很喜欢周钧吧。”刘蒙突然说道,“他今儿被我抽了一巴掌,其实,你有什么想法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林萧儿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一样,哥哥林威下午就来告诉她智慧宫发生的一切,刘蒙论战胜了,还为哥哥求了情,还有后来刘蒙跟周钧发生冲突的事,毓秀如她,一下子就猜到被周钧利用,她不想再说什么,现在说什么,都说不清,也于事无补。

    两人确实没有什么私情,仅仅是普通学友,她到刘家只有一个目标,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虚脱的感觉,茫茫然,也轻松了。

    把书籍整理好,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本不带走。

    这一刻,她跟刘家没有关系。

    当晚,她就走了,刘蒙把买来的基础书籍和空间袋都送给了她。

    两人仅相处几天,交流并不多,两下安好才是最好的状态。

    刘蒙又搬回了主卧,那反屏蔽星阵的星石还在,散发着光芒,他安坐着,一页一页地翻书。

    良久,他叹息了一声,有点怅然若失。

    第二天,一早,林威又来了,看到刘蒙出来,就冲上来道:“你他妈是不是人,竟然把我妹赶走。”

    手里拿着刀。

    刘蒙也没什么好脾气,“你妹在我家,你拿刀砍我,让我跟她断绝关系,现在她回家了,你还拿刀砍我,你有毛病啊?”

    你!林威气鼓鼓地看着。

    “你的刀敢碰到我一下吗?”

    刘蒙往前,他往后退。

    终究没敢动一下,袭击准学者,罪很重,尤其是18岁之前的准学者,严重会判处死刑,谁也救不了。

    刘蒙就差那么几天,但确实没到18岁。

    这意义差别很大。

    18岁前成准学者,拜星成功率有30%,非常高。

    平民得罪真学者,那真是除了死就是死。

    智慧宫对外张贴公示。

    正式确定刘蒙成为准学者的消息,这绝做不得假,正式公告也让心存怀疑的人闭嘴。

    尽管匪夷所思,可这就是事实。

    李海看到公告,心情尤其复杂,刘蒙成准学者,原本他有机会攀附上,可竟亲手推开机会,真恨不能砍自己一刀,那心脏揪着疼。

    上一次,刘蒙能轻松解决两个超难的算题,他就该想到刘蒙此前是隐藏实力,果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李海好一会还魂不守舍,徐君就在他旁边,他幽幽地吸口气,说:“刘蒙真是准学者。”

    再不愿意承认,这也是事实,徐君也沉默下来。

    押错了宝,怪不得别人。

    倘若像赵代一样傻就好了。

    星空小组直接把两人驱逐,新任组长显然是向刘蒙示好。

    刘蒙成为准学者的消息传开。

    刘氏家族是北安城名副其实的第一家族,声名显赫,不仅仅是出了刘仲这般耀眼的天才,还有当年一直屈居其下的刘扶摇,至今也已经是学者六阶,同时是智慧宫一级会员,年青一代更是出了直追刘仲的徽章天才刘翀。

    北安城的城主就是刘家人,刘扶摇的亲弟刘芙蕖,学者二阶实力。

    刘家现在就由刘扶摇一支把持,议会大厅此刻聚集了不少人在讨论。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