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有平民犯事在他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

    刘蒙走进客厅正好听到这话,看着老头儿就不咋爽。

    “两位找我何事?”

    刘三笠硬着头皮把家族给予奖励100金角的事说了,倒也爽快,直接把钱递上去。

    白拿的钱,刘蒙顿时高兴,脸上也多了笑容,道:“家族太客气了,替我谢谢诸位长辈的厚爱。”

    刘三笠暗暗观察好一会,看他不似说反话挖苦,一张老脸好看了很多,心说,这小子胸襟还是很宽广的,不错,不错。

    倒为了家族的不公平待遇,为之惋惜。

    轮到韩生平了。

    这厮从刘蒙进来,眼都没抬起看一下,自顾自的喝茶,相当的自大,刘蒙根本不爱搭理他,搞搞清楚这是谁家,最烦这种自以为三五六万。

    韩生平慢悠悠道:“我代表我家城主过来告诉你,你与李家小子论战之事到此为止吧,本来也没多大的事。”

    刘三笠在一旁补充道:“刘蒙,这北安城的城主也是咱刘家人,说起来还是你堂叔呢。”

    刘蒙顿时火大,我管你是谁呢,当初李彪带人在门前辱我门楣,不见你这位城主本家叔叔过问,现在我靠自己出气,你来横插一脚了,要不是收了李家好处,才真是见鬼。

    再看韩生平那态度,刘蒙更火了,轻描淡写道:“我自己家的事就不劳堂叔费心了,明日再不见李彪过来跪着,我就去智慧宫求个公道。”

    嘭,韩老先生本以为他替着城主屈尊降贵跑过来一趟,还不是一说就成,刘蒙这小子对他太不够敬重,这一旁,刘三笠还看着,老脸往哪放,一拍茶几,指着刘蒙的鼻子就喝道:“这是城主大人的意思,你敢不听?”

    刘蒙也不急,潇洒地打开折扇,扇了扇风,乐道:“我是准学者,城主大人管不到我,况且这里是我家,学者宅邸,天王老子也管不到这儿。”

    还有一句没说,你特么算老几啊?城主又算特么老几?

    刘三笠嘿嘿笑道:“说起来李家那小子太过分,竟然跟我们刘家闹,给点苦头吃都是轻的,老夫真不知道芙蕖为何让你来说这事。”

    心道,肯定是拿了李家不小的好处了,胳膊肘往外拐,哼,两兄弟没一个好东西。

    韩生平脸色更是难看,也不屑废话,瞪眼喝道:“城主大人的话,你是不愿意听了?”

    刘蒙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道:“还要我再重复一遍?你老这耳朵不太好。”

    韩生平气得颤抖,他是谁?城主幕僚,甚为倚重,毫不夸张说是北安城实权二号人物,何时受过这气?“你……你……大胆。”

    “我这就回去如实禀明城主大人,哼。”

    他站起来就欲走,坚信搬出刘芙蕖,这小子一定会软下来认错。

    “好走,不送。”

    韩老爷子哪受过这气儿,一甩袖子就走。

    刘三笠老爷子还没走的意思,和蔼道:“小蒙,我就这么叫你啦,我跟你爹以前关系很近,只可惜啊,他突然没了消息,否则咱刘家该是你爹当家,你可要继续努力,早日成为真学者,继承你爹的衣钵啊。”

    听这话,刘蒙多少也反感,关系好,也不见你平日来走动,帮一把啥的,反正都是场面话,他也不会在意,连连点头称是。

    “你这位城主堂叔,很有本事,就是心胸窄了点,你直接驳了他面子,保不准会迁怒于你,若是有麻烦,你就来找我,老夫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在家族里还是有几分薄面的。”刘三笠很恳切地说。

    闹吧,闹吧,能给那两兄弟添点堵也是开心事。

    “那就先谢过啦,我这位堂叔肯定也是受小人蒙蔽,要不然怎么会向着外人说话呢,我看八成是这个师爷狗仗人势自作主张,肯定不是堂叔的意思。”

    场面话谁不会说。

    刘三笠也感觉到这小子不好糊弄,真不知以前怎会有那么不堪的名声,看来传言多不实,该早点接触才是,刘仲虽不在,在家族中还是有很大的声望,一日没有确切的死讯,那就不容小觑。

    闲聊几句,便没什么好聊,刘蒙意兴阑珊,刘三笠很有眼力劲又说了几句就起身告辞。

    刘蒙发现蓉姨很生气,忙笑着问她怎么了。

    蓉姨也是憋不住事的性子,斥责道:“少爷成了准学者,家族才送来一百金角,实在太过分了。”

    这里面有什么隐情,一听蓉姨说起,当初刘翀成为准学者,家族给了五千金角,还有其他各种奖励,后来拿了徽章更不得了,耗费家族大半资源。

    尼玛!原来如此!一对兄弟果然都不是好鸟,一个族长,一个城主,全他妈一肚子坏水。

    “他儿子刘翀是十八岁前成准学者,少爷也是,待遇却差那么多,要是老爷在,肯定不敢这样。”老忠仆很是不平,她是看着刘蒙长大,一直觉得少爷很不容易,成了准学者,那是由衷的高兴。

    有机会定要讨回这个公道,刘蒙动了气。

    那边韩生平气呼呼地回了城主府,一刻不停就到刘芙蕖那里告状,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这小辈太目无尊长了,若不是看他是城主您家的人,我非当场教训他不可。”

    刘三笠说得不错,刘芙蕖心胸非常小,有一次仆人不小心打翻了茶水泼到他身上几滴,就让人把这女仆活活烫死了,听了韩生平的话,脸色阴沉得厉害,“他真这么说了?不肯卖本城主的面子。”

    “这小子说话非常狂妄,还抱怨城主大人不该向着外人说话……”

    “知道了,你下去吧。”

    刘芙蕖心中怒极,可也一时想不到好的办法,一个准学者在18周岁前受到特殊保护,这是整个夏国都通用的法律。

    这小子好像还有几天就到年岁了,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收了李大福的重礼,总得有所表示才行,想到此,他又唤过来韩生平。

    “你准备点礼物再去一趟,就说看在本城主的面子上,宽限李彪十天,我受人重托,也算有个交代,记得,好言好语地说与他听。”

    韩生平心里犹如吃了一个苦瓜。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