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生平心说,城主这是转性了吗?一个后辈如此轻视,他竟然没生气,又不敢问,只能硬着头皮又来到了刘家,心里那个恨呀。

    刘蒙满脸不耐烦接见了他,开口就问道:“韩先生又有什么指示?”

    “呵呵,先生不敢当,我是城主大人的师爷,算起来就是刘家的仆从,刘少爷千万别客气,我之前言语不当,回去被城主大人狠狠地训斥了一顿,特意过来道歉赔罪。”

    咦,不是说这个城主堂叔报复心很重吗?刘蒙是顺毛驴的性格,听他这么一说,很大方道:“没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转告我族叔,有空我去看望他。”

    “就是,说到底是一家人。”韩生平的老脸臊得慌,又道:“城主大人还说,李家托请到他说和,李家一直都是纳税大户,也不好拒绝,可否请刘少爷给李家宽限十日,待得风头过去,那李彪再来兑现论战承诺。”

    韩生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高得很,既然领会了城主的意思,自然能把姿态放得很低。

    迎面不打笑脸人,刘蒙很爽气一摆手,道:“好吧,告诉堂叔,我答应了。”

    “那太感谢刘少爷的体谅,城主知道,一定也是欢喜。”

    啰嗦了几句,韩生平一张老脸笑得跟一朵老菊花一样,说话直让刘蒙起鸡皮疙瘩,前后不过两个小时,一个人的态度竟能翻天覆地,脸皮厚到这程度也是难得。

    对这种人,刘蒙向来敬而远之,眯着眼睛半躺着,吸溜一下口水,“韩先生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昨晚没休息好,这会儿犯困。”

    “刘少爷肯定是昨晚研习学术太晚,老朽不打扰了,这就回去跟城主大人复命。”韩生平笑呵呵地说,特慈祥的长者,又叹道:“老朽的孙子韩嘉不成器,两年前就成了准学者,至今还没拜星成功,以后还往刘少爷可以指点一二。”

    这本是很隐晦的奚落,你小子傲什么,老夫是准学者,就连老夫的孙子都是准学者,别以为成了准学者就了不得,有本事成了真学者再说吧。

    刘蒙点点头,道:“行,过两天我去智慧宫,有机会就指点指点,具体能领会多少就看这孙子悟性了,毕竟两年都没拜星成功,恐怕这辈子希望不大。”

    噗,韩生平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走出刘府之后,扶着胸口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喝道:“无知小儿,无知小儿,像你爹一样不得善终。”

    清晨,空气最是清新。

    刘府,刘扶摇喜欢种植一种特别品种的梅花,跟腊梅一样,这种梅花能承受住酷暑与严寒,而它的花季也正是一年中气候最恶劣的时候,他侍弄着梅花,脸色阴沉着一言不发。

    刘翀站在父亲身后一言不发,自小父亲就对他严厉,父子间从未有过太亲密的交流。

    刘扶摇轻叹了口气,很突然地说了一句道:“刘仲当年凡事压为父一头,他的儿子终于也成为准学者了。”

    刘翀心里一紧,刘扶摇摆了摆手,“你去吧,为父再侍弄一会儿花草。”

    若说刘翀心中最痛恨的人就是刘仲,自小父亲就经常念叨这个曾经的宿敌,在家里中也拥有极大的声望,父亲当年一直被压,而他自小展现出学术天赋后,便也如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头上。

    他16岁便成了准学者,家族里人便会说,小翀真厉害,家族有史以来第二年轻成为准学者,父亲的那些痛恨完全转移到他身上来,成为准学者后,他对自己要求更严格,终于得到了徽章,他要一步步证明,他会比刘仲更耀眼。

    ……

    二日转眼即过。

    刘蒙差不多都宅在家里,除了去了一次鞋店。

    胡老板手脚很快,镇店之宝做好了两双,一分价钱一分货,穿着确实舒服。

    那小学徒杨斯看到刘蒙进来,也一改往日疲懒,笑嘻嘻地迎了上来。

    “你已经是准学者啦?真是太厉害了。”

    “怎么?你也想钻研学术吗?”

    “当然想。”杨斯一脸羡慕,随即脑袋又耷拉下来,他可没那个机会,家中清贫,母亲也一直不准许他去智慧宫。

    “我出几个题目给你,你要是表现不错,我就教你。”

    “好呀,你说。”杨斯很是兴奋,摩拳擦掌。

    胡老板眼一瞪,喝道:“你小子到后院捞鞋底去,别打扰本店尊贵的客人,呵呵,刘学者,抱歉抱歉。”

    “无妨。”刘蒙看着小子很机灵,有心考校一下,道:“1+2+3+4+……+100等于多少?开始计时。”

    杨斯当下就皱眉沉思了起来,虽然已经15岁,可一直没机会接触到什么学术。

    “5050。”

    速度很快,不过刘蒙知道这世界的人普遍计算能力强,这题目即便一个个加起来,也花不了太多时间,接着道:“1+2+……+1000又等于多少?”

    这次的速度更快。

    “500500。”

    “你是怎么算的?”

    “这些都是连续的自然数,如果把顺序换一下,首尾相加就都是一个数值,这样就简单多了。”杨斯一脸的得意。

    天赋确实不错,在地球上,数学王子7岁时就懂得这个道理,那时也仅仅是接触数学不久,这仍然说明不了什么,刘蒙又道:“1+4+9+16+25+……+1000000又等于多少呢?”

    1到1000自然数平方和。

    这一下杨斯的脸色明显凝重,找不到明显的规律可寻,得意的笑容消失,手指在写写画画。

    “等你计算出结果,可随时去找我。”

    胡老板看着离开的刘蒙,心里一震,突然就产生了一些敬畏感,甩了甩头,叹声道:“学者老爷跟我们平民就是不一样。”

    这个世界的人一出生接触的就是学者为贵民为轻的教育,对学者的敬畏深入骨髓。

    刘家府邸后面就是北安江,刘蒙这几日最喜欢坐在江边钓鱼,悠哉自得,这一日他喊了赵代过来玩,赵代依旧憨厚的没心没肺,从家带来了大量的糕点,刘蒙吧唧吧唧地吃着。

    连声赞叹:“阿呆,你这些糕点哪里买的?真好吃。”

    “哪里是买,我家厨娘做的,好吃吧,我每天都要带在身上,饿了就吃一块。”

    赵代的性子最容易得到快乐,刘蒙跟他一起也觉得轻松快乐,他确实不太适合学术,不过他也不太在意,每日出来与几个好友相聚,探讨学术倒是顺便了。

    “阿呆,你爹不逼你研习学术吗?”

    “可能他知道逼我也没用吧,我从小就笨,五岁了才会开口说话,我爹一直以为我是哑巴呢,我会说话,都把我爹乐疯了要,我现在能吃能走能蹦能跳,我爹就很满意了,嘿,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