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神叨叨,刘蒙看他笑得很贼。

    “我爹准备给我娶媳妇了。”

    “那我就提前恭喜一声啦,过段时间我就要去安县,不晓得能不能喝上喜酒,礼物一定到。”

    “刘蒙,你去拜星吗?”

    “嗯,试试看。”

    “你一定能行的,你要是成了真学者,那我就有一个学者朋友了,那时候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朋友。”

    相比于李海、徐君他们的心计和功利,刘蒙更喜欢跟赵代相处。

    “刘蒙,你别生海哥、徐君的气,他们一定有苦衷的。”

    刘蒙认真道:“我不会为难他们,只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面也最多打个招呼,阿呆,你也不要跟他们走太近,免得被利用。”

    “哦。”赵代很有些伤心,尤其对李海,内心中很有感情。

    三日,智慧宫对刘蒙的禁令就解除了。

    二层的准学者们一早到了之后,一个个都时不时看向楼梯口,这刘蒙刚成了准学者,总会过来吧。

    八卦王梁真笑道:“今天,刘蒙会过来了吧。”

    韩嘉气愤道:“此子目中无人,你们看着吧,绝不会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这两日,每有提到刘蒙,韩嘉就要跳出来咒骂几句。

    那日,韩生平羞怒难平,召集了三房小妾都难以灭火,便把孙子叫来,语重心长说:“小嘉,你还年轻,一定要再拼搏一把拜星成功,否则爷爷被人取笑都没法反驳……”

    这两日,不少平民倒了大霉,韩生平借此出了不少火气。

    李婵笑道:“那要人到了才知道哦,我也没跟刘蒙认识,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韩嘉急道:“我爷爷因为城主大人的吩咐去调节他与李彪论战之事,他竟然没有一点尊重,还说我天资愚钝,不屑指导我,我呸,我比他还早两年成准学者,我需要他指导?什么玩意儿。”

    但凡在学术上有所成之人,无一不是意志坚定之人,而顺便带来一个大毛病,很多学术大成者,都有小心眼、记仇的特点,不弄死你不罢休。

    尤僻乐道:“韩哥,你要不服气,不如等下刘蒙过来,你一言不合上去就跟他论战,堂堂正正打败,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梁真马上附和,“这个好,你们要是论战,我就在广场上设个赌局,韩嘉胜刘蒙,一赔一,刘蒙胜韩嘉,一赔二。”

    这些人并不太看得起韩嘉,按着学术等级,韩家就是不入流,可就是韩生平巴结上了刘芙蕖,地位甚至凌驾拥有真学者的家族,靠溜须拍马上位,自然不服众。

    众人卯足了劲要给刘蒙一个下马威,左等右等,刘蒙根本没来。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

    慕雪心绪不宁,召了何超过来。

    “今天刘蒙来宫里吗?”

    “没来,一整天都没出现过。”

    何超一边回答一边悄悄看主管的表情,沉思,皱眉,这什么意思?

    他到现在也搞不清主管到底跟刘蒙啥关系,为何突然就那么青睐。

    “你去吧。”

    这又得颠儿颠儿滚蛋。

    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慕雪喃喃道:“你不会是小心眼生我气了吧,我要惩罚周钧,总不能让别人说闲话,三天,就禁你三天还不乐意啦,小心眼。”

    翌日。

    刘蒙才来到智慧宫,当他再出现门口时,那些曾经嘲弄的目光就完全收敛,很多人自发地往后退几步,目光飘向别处,都不敢看过去,几乎就没人没笑话过刘蒙,保不准被记恨就是打击报复。

    周钧,那可是一层最风云的人物,都被当众甩了一巴掌,人家刘蒙就被禁三天,周钧却是一年,其他人自问跟周钧比还是差很多。

    “刘学者,早。”

    几乎所有人对刘蒙都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惹不起你,我也不亲近,这第一个主动打招呼的人也让刘蒙很意外。

    “你是?”

    刘蒙真不认识。

    “刘学者,我是星空小组新任组长孙涵,此前我们小组很多成员被前任组长周钧误导煽动,做出了很不理智的事,我代他们向您郑重道歉,对不起了,请您原谅。”孙涵很认真地说完,弯腰,鞠躬。

    这就是身份地位的差距。

    你星空小组在一层再牛逼,任何二层的准学者下来一个也能轻松踩死你。

    孙涵好不容易当了组长,可不希望因得罪刘蒙被解散。

    除了二层的准学者们和慕雪关注刘蒙来不来,就孙涵一直让人盯着,必须把矛盾尽快解决。

    刘蒙没说话看了看他,看着很斯文。

    孙涵一咬牙喊道:“让他们两个过来。”

    一声吩咐,李海和徐君被带了过来,李海一直羞恼低着头,人在屋檐下又怎能不低头,徐君倒有些倔强,脸瞥到一边不去看刘蒙,发泄心中的不满。

    “这两人吃里扒外,刘学者,您觉得怎么处理他们?”孙涵很客气礼貌。

    刘蒙看了两人一眼,又去看孙涵,道:“他们都加入星空小组了,怎么处理你问我?”

    孙涵拿不准他的意思,正要说话,刘蒙摆了摆手,道:“既然人家加入了你们小组,就好好一起努力共同进步吧。”

    刘蒙说完潇洒而去。

    留下略吃惊的孙涵,惊愕的徐君,闪过悔意的李海。

    刘蒙一眼就看到了丁拳,坐在那儿獐头鼠目缩头缩脑,两手抱着脑袋,活像是软骨头投降姿势,越是不想被注意到,可动作就越发显眼。

    “这不是丁拳嘛,沙包大的拳头的拳。”

    这家伙假装没听见,又害怕,两手抱得更紧,简直是一活宝,滑稽得不行。

    刘蒙就笑嘻嘻在一边看着。

    看到刘蒙盯着他没走开的意思,丁拳赶紧站在一旁,很是局促不安,讪讪笑道:“嘿嘿,刘学者来啦,您……您请坐。”

    “这不是你的固定位置吗?我坐着不适合。”

    尴尬。

    丁拳囧得搓手。

    “沙包大的拳头,是不是想打我?”

    看他挺搞笑,打趣一下而已,谁知道丁拳这几日心里压力都特大。

    噗通。

    丁拳被吓得一下子跪倒,战战兢兢道:“学者大人,我错了,求您别跟我计较了,我该死……”

    这家伙吓得自己抽了自己一巴掌,语无伦次。

    刘蒙就是逗他而已,哪会打击报复他呀。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