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孤立?随便你们,没兴趣陪你们玩游戏。”刘蒙蔑了众人一眼,很傲地直接走了出去。

    以一抵十六,丝毫不落下峰。

    没人想到这样的结果,没人想到刘蒙会直接撕破脸,那他以后格格不入。

    安和擦了一把脸上的水,骂道:“兔崽子,我绕不了他。”

    韩嘉一拳打在桌上,“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人嚣张成这样,低俗、无礼,我与这种人没半句话说。”

    李婵也很气,道:“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还硬。”

    梁真笑呵呵道:“有个性,看来人家以后不准备跟我们一起混着,不愧是刘仲大人的儿子。”

    一个个极其气愤的声讨。

    刘蒙则直接来到了慕雪的办公室,刚才他就是在耳边听到了慕雪的声音,这智慧宫也真神奇,慕雪拥有完全掌控的能力。

    “怎么今天才来?”

    “我也不知道罚我三天,从哪天开始算起,万一昨天来了还进不了,我多丢人。”

    慕雪嗔道:“小心眼,说说吧,怎么第一天到二层,就跟同学们搞得剑拔弩张,以后还要相处好长一段时间呢。”

    “你也知道,我并不喜欢跟太多人打成一片,人生得三五知己,聊聊人生足矣。”刘蒙看着她说,很明显她就是知己之一。

    慕雪笑得很愉快,还想苦口婆心地劝着。

    学术,不是闭门造车,必须要呆在一个集体里。

    “我不准备呆那么长时间,我想去安县了。”

    慕雪马上就明白了,“你想参加这一次的拜星?”

    刘蒙点了点头。

    “万一要是成功了呢?”慕雪还是觉得可惜,刘蒙的潜力应该可以把算力提升到更高,将来的好处不言而喻,他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也知道,时间并不能让我计算力更高。”

    “万一要是不成呢?”慕雪一听他要拜星,就开始忧心忡忡,竟有些紧张。

    刘蒙的眼神非常坚定,道:“没有万一。”

    无比的自信霸气,非千百次磨练不出来。

    慕雪真想象不出刘蒙何以拥有这气质。

    “好啦,怎么一说起来就忧心忡忡,我这三天钓鱼想了一个有趣的题,考考你。”

    刘蒙在纸上画了五个点,“在平面上随便画五个点,其中任意三个点不共线,那么一定有四个点,它们构成一个凸四边形。”

    慕雪也觉得有趣,可是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该怎么证明。

    “插-入的角度好难想。”

    她托着下巴沉思的样子很恬静、迷人。

    刘蒙在一旁等着她。

    “怎么,还想不出来?”

    “算了,我这脑子可能找不到插入的角度,你直接公布答案吧。”

    “这五个点的凸包只可能是五边形、四边形和三角形,前两种情况都已经不用再讨论了,而对于第三种情况,把三角形内的两个点连成一条直线,则三角形的三个顶点中一定有两个顶点在这条直线的同一侧,这四个点便构成了一个凸四边形。”

    刘蒙说着,怕不够清楚,想要去画在纸上,他正在慕雪的侧后方,慕雪也下意识往后面让,结果刘蒙索性一手扶着她,一手在纸上画出来。

    慕雪脸蛋有点红红。

    “真是巧妙,刘蒙,你总能找到一个看似简单问题其实很难问题的完美解法。”

    “那是,关键是思维。”刘蒙也不谦虚地指了指脑袋。

    两人每次交谈都那么愉快,一次次学术交流,慕雪看着仪器上依旧没有突然的三阶,很是无奈,明明感觉到了进步,为何不见起色呢。

    “刘蒙,我知道你的性子,如果可能,还是跟同学们保持良好的关系,毕竟学术需要讨论。”

    “知道啦。”刘蒙笑道,“只不过我这个人可能走到哪里都不太合群,顺其自然喽。”

    刘蒙骨子里闲散自由,从不愿意屈从场面,虚伪地与人相处。

    ……

    刘翀打了个哈欠从天字号静室内走了出来,扫视着外面的众人,不等他询问,韩嘉就像一条忠实的小狗,将此前与刘蒙发生的冲突详细地说了一遍。

    “他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一个新人,太嚣张了。”

    刘翀的目光很冷,扫了一圈儿,“你们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一个新人,不是刘蒙太嚣张,而是你们太废。”

    “可我们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哪想到这人根本不在意。”

    “我们都是准学者,即便发生点什么冲突,又能怎样?对付野蛮人,就不能用文明的法子。”刘翀眯着眼睛说,很是危险的光芒,这刘蒙比预想还要让人厌恶,不懂规矩,不想融入集体,与他那死鬼父亲一模一样。

    众人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一轮,竟然没占到一点便宜,被老大一顿批,都是卯足了劲,下次,刘蒙来的时候,定让他好看。

    刘蒙逛了逛街,刚到府邸的路口,看到杨斯在府门口转悠。

    “小子,干什么呢?”

    杨斯看到他,赶忙一手扶着胸口,表示万分的尊重,脸色窘迫道:“学者大人,我等您回来。”

    “怎么,做出来了?”

    “没……有,我实在想不出法子,憋得好不难受。”

    “多难受?你这个年纪憋着可不好。”刘蒙笑嘻嘻地说着,招呼一脸懵懂的少年进了府邸,蓉姨已准备好了饭菜,三菜一汤,提供好的食材,蓉姨的手艺绝对一级棒,毕竟当年能在刘府当差,都不是一般人。

    “傻站着干什么,一起吃吧。”

    杨斯很是局促不安,蓉姨对他也很关照,不时地给他夹菜。

    少年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与学者大人面对面吃饭,敬畏得很,诚惶诚恐。

    饭后,刘蒙给他招到了书房,也没说任何学术之事,道:“跟你玩一个游戏吧。”

    在一张纸上胡乱地划着各种组合在一起的图形,形形色色,任意得很,然后在不同形状围成的空格里分别填上1到100的数字。

    “你需要做的就是从1数到100。”刘蒙笑着说,笑得很诡异。

    杨斯心想,这太容易了,不就是数数嘛。

    “1,2,3,……”

    真要做起来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想要从不同形状的方格中寻找到连续的数读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杨斯竟然用了五分钟,他很羞愧地低着头。

    刘蒙看着,心说真是一块璞玉,表现得相当不错。

    “来,再来一次。”

    这一次提高了不少,杨斯仍觉得很难为情。

    正要兴致勃勃还能再快时,刘蒙便不再玩这游戏了,“我教你一种九宫格棋,很简单,在纸上画一个棋盘,每人九个棋子,你用白色的珠子,我用黑色的珠子,规则都明白了吗?我们开始吧。”

    刘蒙带着杨斯玩得不亦乐乎,尽管每一局杨斯都被杀得丢盔卸甲,小少年却是越挫越勇,争强好胜之心不降反增。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