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宫白天发生的事在北安城引起了轩然大波。

    梁家、尤家、安家、刘家等,一个个都是人精。

    韩嘉回家后将白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韩生平听得很仔细。

    韩府的下人这几日都是惴惴不安,一个下人因没打扫干净书房被吊了一天,放下来时奄奄一息,直接被遣送回家,不知死活。

    韩嘉吃水果的时候,啊呸,竟然吃到一个坏的,当场就勃然大怒,骂道:“贱婢。”

    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韩生平笑着让人先带下去,那丫头吓得大声喊叫,“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

    韩生平平日很是慈祥,可却是个极阴狠的性子,充当了刘芙蕖的爪牙,干了很多针对平民罄竹难书的恶事。

    可就连夏国的统治者对平民都不太在乎,只要不闹事就行,说到底还是看重学术,本国产生尽可能多的高等级学术家,拉拢,才能保证夏国的地位。

    韩生平沉思良久之后,道:“刘蒙跟他爹的性格一样,都是傲得没边,谁面子都不给,慕雪这丫头是他的靠山,你可以煽风点火,切不要当那急先锋,万一发生了正面冲突,慕雪顶他,爷爷也无可奈何。”

    “为何城主大人也怕?”

    韩生平一瞪眼,喝道:“这话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说得你口,听得我耳,千万不要再说,不可对城主大人有丝毫的不敬。”

    纵然心里那么想,可万不可说出。

    他的权势全来自于刘芙蕖,一旦失去了靠山,家族地位必然一落千丈,难保不会有人落井下石。

    韩生平摸着胡须,道:“最恨刘仲的人就是刘扶摇,刘蒙这些年一直废着,倒也保住了性命,时机成熟,突然发力成为准学者,如此看来,爷爷是小瞧了他,隐忍这么多年,这心性不一般。”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韩嘉想想点头,“嗯,刘翀确实看刘蒙很不顺眼,可他却不亲自出手。”

    “嘿,这父子俩也是一个性格,都阴沉得很,小嘉,你要想个法子让他们直接起冲突,才能替爷爷出了这口恶气。”

    韩生平说着,心里却有点不安,刘仲失踪几年后,最开始对刘家落井下石就是他,这才受了刘芙蕖的重用,这也就为何他一听到刘蒙成了准学者,第一反应就是仇视和打压。

    静下来一想,更是害怕,万一任由这小子成长,到时候难保不是威胁。

    尤其成了真学者,那就后患无穷。

    爷孙说完话后,韩嘉就退了出去,韩生平来到关押婢女的房间,那婢女一看到他就惊恐地大喊,“老爷饶命,大人饶命。”

    韩生平笑了,很慈祥的目光,那婢女看着却如同魔鬼,拼命地挣扎着,她曾看到过老爷处死犯错婢女,太惨了。

    “犯错误,就该承受惩罚,本大人何尝又不是看别人的脸色生活,呵,我们都是丛林法则中的一环,老虎杀狼,羊生来就是被狼吃,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那婢女眼睛瞪得很圆,惊恐地叫不出声音,看到无比可怕的事,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

    刘蒙和杨斯玩了很多盘九宫格棋。

    杨斯保持了超高的战绩,一盘没赢,可这小子眸子发亮,若不是刘蒙催促他回家,这小子就赖着不走了。

    “早点回家吧,明儿我跟胡老师说放你一天假,带你去智慧宫玩玩。”

    杨斯一路蹦跳着回家。

    一回到家就发现气氛不对,母亲杨鸿脸色铁青手里拿着藤条,杨斯一想坏了,肯定是胡老臭蛋告状了,一屁股坐下来,嬉皮笑脸。

    “娘,饭好了没,我饿了。”

    藤条啪啪啪打在桌上,杨鸿喝道,“站起来!”

    杨斯懒洋洋地站起来。

    “你是不是又跑出去玩了,做事太不认真,我都听胡老板说了,你总把客人往外赶,只有学者进来才服务,你想把我气死吗?”

    杨斯顶道:“我根本就不喜欢修鞋,其他父母都希望孩子成为学者,为什么你就不让我去呢,偏偏当什么学徒工,我不要修皮鞋,我要成为学者,我要去智慧宫。”

    杨鸿大怒,喝道:“跪下。”

    一看母亲真怒了,杨斯赶紧跪下,脸上还是不服气,为什么?他想不通。

    杨鸿呵斥道:“不准你到智慧宫,不准你测试算力级别,记住了吗?”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杨斯忍不住反驳道。

    杨鸿大怒,藤条用力地打在他身上,杨斯执拗地抬头看着,也不躲避,这几下打得极重,也一声不吭。

    杨鸿气得说不出话来,杨斯一看这架势顿时软化,一块软方巾递了过去,摆摆手道:“好好好,我全听你的,不去智慧宫,不测星算力,继续修我的皮鞋,行了吧,我是一个快乐的修鞋匠,修鞋真快乐呀。”

    板着脸,杨鸿嗔道:“这还差不多,盛饭吃吧。”

    杨斯根本不饿,还是大口地把饭吃完。

    饭后,杨鸿严肃地说道:“学术之路看似光鲜,实则蕴含着极大的危机,那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就要不断追求,即便再是天赋过人,心坚固,如果走入一条歧途,即便是死胡同,也只能义无反顾地撞上去,撞开一条生路。”

    杨斯不以为然,真想顶上一句,“你又不是学者,怎么知道?”

    他看到那些学者,就没看到哪一个学者老爷一副苦大仇深,看看老师刘蒙,本来谁都看不起他,现在成了准学者,谁不尊敬。

    真不知道母亲是受了谁的蛊惑才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学者多好呀,哎。

    “我不求你有啥大出息,只希望你平静地生活,找个贤惠的媳妇,生两个孩子,安稳地度过一生,胡老板的女儿小妞儿就很不错。”

    噗,杨斯一大口饭吐了出来,一想到胡妞儿的形象就不寒而栗,是我亲娘不?有这么坑儿子的吗?

    不满道:“娘,我才十六岁,不用这么着急吧,我们平民一辈子可只能娶一个老婆啊!不能大意。”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