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刘扶摇大人就一直被刘仲大人压一头,刘翀恐怕也会被刘蒙压一头。”

    “不可能吧,刘翀大人可是徽章准学者,刘蒙不过是普通准学者。”

    “嘿,等级是一回事,气势又是另一回事,上一次刘蒙过来那么嚣张,还不是照样没事。”

    二层总是有点窃窃私语传来,刘翀听着皱了皱眉,心中如同被毒舌叮咬一样,他意识到没给刘蒙一个下马威带来了很大坏处,影响到了他的威信。

    刘蒙接下来三天都在家里,倒也相安无事,心里那股好奇心也淡了下来,想来那中年女人是什么隐士高人,本来看好的苗子,也不愿再跟杨斯接触,这小子倒是在府门外转悠了几次。

    这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法子,那声音好像实质一样钻进脑袋,肯定是一种高深的星阵,恐怕跟心理控制有关,刘蒙想起上次在二层似乎匆匆瞥到过一本介绍类的普通书籍,还是要去看看。

    三天都没来,大家以为刘蒙没脸再来,反正没人会搭理他,竟然又突然出现了。

    “哼。”韩嘉第一个拍了桌子站了起来,走过去抓起一本书来,喝道:“这本书我早预约要看。”

    “这本书我等下要看。”

    刘翀眼神锐利,一个示意,几人就明白了,不懂规矩,就别想在这二层混。

    安和抢先一步拿在手里。

    还没等刘蒙抓起另一本书,尤僻从旁边窜了出来,夺在手里,“这本书我要了。”

    如此再三,再明显不过,几人虎视眈眈地围拢上来。

    在哪里都是斗,刘蒙感叹一句,这都一个个还是准学者呢,怎么没正事干,微微摇了摇头,道:“还真巧,我要看哪本书,你们也要看,看你们这样子还想动手不成?”

    “你的准学者身份在这里可成不了什么依仗。”

    楚静坐在刘翀一旁,哼声道。

    平民对准学者动手,那是死路一条,可大家都是准学者,谁怕谁啊,真打起来,谁是谁非哪说得准。

    “大家都是准学者,动手动脚岂不是太低等了,有兴趣,随时欢迎论战,呵呵。”刘蒙笑说,心理暗叫糟糕。

    只是众人围着,他想走也走不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让开。”

    “你不懂规矩,就别想在二层混。”

    “规矩,什么规矩?”

    “装傻吧,你小子,新人上来得给我们这些前辈磕三个响头,再站着不动,让我们每人踹上一脚,懂不?”韩嘉冷喝道,原本不过是规规矩矩给众人扣手鞠躬,作揖长拜,再花些钱财买些笔墨纸砚。

    “何人定的规矩?智慧宫可没这规定。”刘蒙依旧镇定得很,这点场面还不至于吓倒他。

    刘翀对这位本家兄弟极为厌恶。

    一是从小父亲就拿刘仲来鞭笞他,仇恨从父亲那里传递过来。

    二来他本来极鄙视刘蒙,如今他摇身一变竟也上了二层,三日前与周钧的冲突中,慕雪明显的偏袒,这让他更是妒火中烧。

    这北安城智慧宫就一个风云人物,那就是他刘翀,怎能容他人抢了风头。

    “我定的规矩。”刘翀站起来说道,走近前,双目逼视。

    本来以为成了准学者,能躲避林威、丁拳之流的威胁,万没想到这帮读书人更加无聊、无底线,刘蒙更是深切地体会那句话,走到哪儿都不能一劳永逸,除非你是这世上最强的男人。

    “你是?”刘蒙明知故问。

    不等刘翀介绍,李婵就骄傲道:“哼,你真是瞎了眼,这位便是我北安城第一准学者、有史以来天赋最高者、徽章佩戴者,刘翀大人,你的成就不值一提。”

    “哦,听说过,失敬,失敬,说起来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你父早已搬离刘家,算不得一家人。”刘翀的语气很是冰冷。

    “那咱毕竟都姓刘啊。”

    “跪下!”刘翀突然眼睛一睁喝道,声势很是慑人,弄得在刘蒙身边的尤僻双腿一抖,差点儿就情不自禁跪下。

    刘蒙眯着眼丝毫不动,麻痹,你算那颗葱,老子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还没跪过呢。

    “周钧于你,尚不如你与我之差距,今天,我便也让你知道被人当众打耳光的滋味。”刘翀铁下心要教训刘蒙,那几个一心巴结的走狗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刘翀缓步走来,每一步都带着极大的压迫感,看着甚是霸道威武。

    刘蒙倒也安静下来,冷冷地看着他。

    这绝不是玩笑。

    刘翀扬起手,带起的风声就看得出这一巴掌来得极重。

    “住手!”

    慕雪突然出现。

    “你们都是准学者,这里是钻研学术的地方,而不是打架的地方。”

    毫不留情的呵斥。

    “还不放开,想干什么?”

    在智慧宫中,慕雪的权威不容挑衅。

    没人敢当着她的面还胡闹,否则都将面临严厉的处罚。

    “刘蒙,你跟我来。”

    刘蒙整理了下衣服,扫了目瞪口呆的众人一眼,跟着慕雪潇洒而去。

    刘翀的脸色非常难看,这一次教训不成,损害的是他的权威,而且从这件事,更能确定慕雪厚爱刘蒙,妒火中烧,烧得他满心痛苦,他才是这北安城最耀眼的明星,慕雪应该厚爱他才是,现实却是不假辞色,不公。

    “慕主管真是太偏袒刘蒙了,真不知怎么想的。”李婵哼声说。

    女人的敌人永远是女人,又漂亮又有权势,自然引起优秀女孩子的嫉恨。

    楚静也跟着酸道:“嘘,你可少说两句吧,说不得被主管听去,有你好果子吃。”

    “听到就听到,大不了被罚,我是为翀哥鸣不平。”李婵不忘借机表露心迹。

    刘翀稍愣了片刻,摆了摆手,道:“大家都看书吧,主管说得对,这里是研习学术的地方,莫要浪费好时光。”

    没人知道他紧握的拳头,指甲都恰到了肉里,就像父亲所说,当你遇到不公、挫折时候,永远不要气馁,给自己三分钟调整,化成更大的动力钻学术,只要你够强,你就能拿回你想要的东西。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