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极为紧张地看着,喉咙咕噜动,吞咽口水,竟有不少人盼望着刘蒙发现这誓言星阵隐藏的门道。

    这可是一次超级豪赌的论战啊,刘翀此战后,将得到大量积分,名望必将再一次大涨,即便在安县,也是排在前三的天才,毕竟整个安县也只有两个十一级徽章获得者。

    那众人与刘翀的差距将是天堑,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天才更进一步,废材一步登天,这都是让人心最难受的事,人性使然。

    刘蒙咬破手指,挥洒热血,那星阵化作两片,分别飞入两人的眉心。

    成了。

    韩嘉在一旁看着都有种虚脱的感觉,看别人豪赌也紧张啊。

    “你可看清楚我们论战的要求?”

    刘蒙心说,我看得仔仔细细呢,只是这星阵颜色跟李彪上次的不同,没什么关系吧。

    “这是一次永久记忆的论战,必须自洽。”楚静跳出来说,鼻子一哼,就靠在刘翀身边,含情脉脉地看着,道:“恭喜,翀哥。”

    “恭喜啦,翀哥。”

    “翀哥威武。”

    “翀哥,我老崇拜你啦。”尤僻的幽默感不错,说完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再去看刘蒙,那眼神都变成了怜悯,哎,真是太可怜了,刚翻身就这么败掉了,所以啊,就像穷人就不能给他一大笔钱,最后还是会败掉。

    你没掌控一级会员荣誉的实力,白白得到,也捂不热。

    乞丐就是乞丐。

    废材真是废材。

    不自量力,非挑衅翀哥,着了套吧。

    刘蒙真有点蒙,怎么回事啊,这些人就开始恭喜刘翀,这论战誓言没毛病啊,他是真不懂。

    也不废话,刘蒙直接去找书看,没曾想竟有好心人给他找到了书,而且还翻到了相应的位置,然后那人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心说,没知识真可怕啊,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蒙一看这才明白,草,刘翀这小子果然阴。

    论战竟然分多个等级,誓言星阵的颜色不同,黑色,最为宽松,互相出题,得到正确的答案便可以了;黄色,就是刘翀拿出来的星阵,永久记忆,也就是说这失败会在慧根铭记终生,心智不坚,就会时时受影响,而且彼此论战必须写出全部解答过程,仅仅答案是不够的;第三种……第四种……第五种……。

    越往上越是恐怖,大道之争,一念之间,就可以天差地别。

    古今不知多少天才在论战高台,眉心爆裂,身死当场,刘蒙越看越是心中后怕。

    可越是如此,论战就越有独特的魅力。

    这个世界,学术就是一切,不像地球,你学术再强,受到制约太多,权势,体制等等,甚至你都不能随心所欲地找一份工作,甚至你所学都可能用不上。

    十年寒窗,一招高考,鲤鱼跃龙门,花费无数精力,到头来可能比不上拼个爹。

    这里,学术就是权势。

    刘蒙要和刘翀论战的事,很快就以席卷之势传播开去,上一次与李彪也不过是小范围,李彪可以说就是个小角色,在北安城都排不上号。

    而刘翀,那可是北安城名副其实的第一天才,不管这次的论战结果如此,很显然,刘蒙都收获了极大的名声,当然大部分都不怎么好,能让第一天才跟你论战,那也不容易了呀,还有不少羡慕的人呢。

    李彪最近都一直窝在家里,战战兢兢,悄悄派仆从到外面打听消息,一听到这消息,顿时就兴奋了起来,一溜儿小跑儿就来到了父亲的房门外,都来不及顾忌,直接把房门推开,就看到了很辣眼睛的一幕。

    很尴尬。

    李大福好一会儿才整理好衣衫从房间里出来,轻咳了一声,摆出威严道:“慌慌张张,干什么呢?”

    “爹,你白天怎么也……也不注意点影响啊。”

    李大福心说,老子白天宠个丫头怎么了,门都不敲,害得老子屁股都露出来了,这会儿也实在摆不出脸训斥。

    “到底什么事。”

    “刘蒙作死,竟然要跟刘翀论战。”

    “那刘翀可是一等一的天才,哪会自降身份。”

    “刘翀答应了,就定在明日。”

    李大福也愣住了,这不符合常理啊,不管人做什么决定,都跟生意一样,都得有目的。

    “这事儿准成吗?”

    “准,现在北安城都没几个人不知道,刘蒙真是找死。”李彪满心的兴奋,嘿,他刘蒙都输了,哪会再有人关注他,到时他灰头土脸,再寻找和解就容易多了。

    “这事儿容为父好好想想。”李大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白天发生在二层的事,涉及到大家的脸面,你想啊,这么多人要给刘蒙难看,结果自己打脸了,反正传出来的消息就是刘蒙和刘翀这对本家兄弟要论战,而且就在明日。

    刘翀回到家就被叫道了父亲的书房,刘扶摇双手背着,听了儿子所说的每一个细节,脸上的表情无比凝重,那思绪似乎一下子回荡到了38年前,那时,他与族弟刘仲也有一场论战,那结果以他失败告终。

    没想到,如一个轮回,自己的儿子和刘仲的儿子又重复了老路。

    刘蒙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犹记得多年前,那人跟他说的,此子这辈子不可能成为准学者,一辈子庸庸碌碌。

    这不是最残忍的报复吗?

    为何他突然就开窍了呢?难道跟慕雪有关系?

    早知就应该除掉,哪有今日的后患。

    “爹,孩子明日有十足的把握战胜刘蒙,哼,他仗着主管的崇信,太嚣张。”

    “翀儿,你要记得,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绝对的冷静,即便你面对一只抬脚就踩死的蚂蚁,在没踩死之前,也不可以大意,骄傲自负只会带来失败。”

    刘翀点头称是,“父亲大人的教诲,孩儿铭记。”

    “你跟他论战乃是要求全解自洽,这很好。”

    刘翀霸气道:“我不会让他再有机会作弊,慕雪明显偏袒他,甚至给他弄成一级会员,我看准学者的身份十有**也是假的,孩儿必须要堂堂正正地战胜他,揭穿他的真面目。”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