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战双方等高台。”何超大喊,慕雪恨不能撕了这家伙的嘴巴。

    刘翀率先上去。

    刘蒙笑了笑也爬上去,很是轻松自在。

    慕雪又是担心又是自责,刘蒙完全处于下峰,看刘扶摇那老狐狸志在必得的模样,这战题绝对艰难、晦涩,想到那失败的可怕后果,她如坐针毡。

    “分发战题。”何超高喊。

    论战开始。

    三层平台,诸位真学者能够看到两位论战者的细微表情,慕雪的心情很低落,直接回了办公室,应刘扶摇的要求,两人的战题及解答都密封放置,众学者们一起监督,任何人都无权查看。

    现在众人都不知两人的战题分别是什么。

    高台上,刘蒙和刘翀的表情都很凝重,只是两人都很好地掩饰了情绪,旁人看来他们都很平静。

    “扶摇兄,刘翀所出的战题是什么?说来听听。”

    刘扶摇摇着折扇道:“厚坤兄,切莫心急,等下揭晓便知。”

    “也不知这刘蒙又出了什么战题,我看小翀表情也很凝重啊。”

    刘扶摇从慕雪的表现来看,猜得**不离十,定然是那变幻多端的图例,想来翀儿已经知晓,却依旧沉着思考,这份沉静当真是不错。

    对自己的孩子,自然是越看越喜爱。

    高台下的众人则看不真切两人,只能在下面无聊的窃窃私语,这次论战时间可足足有两个小时。

    李彪混在人群中,悄悄地看着高台上的情况,眼珠子几乎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要看看刘蒙失败时的表情,也算为自己报仇了。

    不仅广场上,这附近的茶铺生意也格外好,价格临时增加了不少,等闲人是喝不起了。

    在二楼最好的位置,包间里,坐着两人,正是林威和林萧儿兄妹。

    “妹子,你整天戴着那副假面,累不累啊,这里反正也没别人,就拿掉吧。”

    “不必,戴久了便习惯了,真要摘掉,反而不适应。”

    林威灌了一口茶下去,咧着嘴道:“嘿,真是恶有恶报,这小兔崽子成了准学者就尾巴翘上天,竟然休你,报应来得真快。”

    林萧儿忧心忡忡,她也不知为何想来看看,叹声道:“大哥,你又胡说些什么,我当初嫁过去也是为了刘叔叔的荣光,如今刘蒙能子承父业,岂不是更好,我们两家终究是交情颇深,该支持刘蒙才是。”

    “我也明白,可这小子太不地道了,要了你,几日就……”

    越说越不像话了,林萧儿嗔道:“大哥,你乱说什么,刘蒙是正人君子,我们一直相敬如宾,不过是名义上的关系。”

    “那便好,那便好。”林威还是很惧怕妹子。

    林萧儿忧心忡忡地看着。

    林威又忍不住道:“我看这小子要糟了。”

    看台下。

    就连胡老板都带着女儿妞妞和小徒弟杨斯过来了,那线店的小姑娘巧儿看到杨斯甜甜地一笑,挤了过来,杨斯的眼睛全盯在上面。

    胡老板很不满地看了一眼巧儿,老神在在道:“刘少看起来要麻烦啦。”

    巧儿噗嗤一笑,道:“胡老板,高台上两位都姓刘,不知你说得是哪位。”

    声音变小,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胡老板马上补充道:“当然是刘蒙要糟,翀少那是咱北安城出了名的天才,当然所向披靡。”

    胡老板擦了擦额头,要是被刘家的人误会他支持刘蒙,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尽管人家很可能根本不会关注他这小人物,可小心点总没错处啊。

    杨斯额头上的青筋一崩,喊道:“我老师肯定会赢。”

    胡老板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嘘嘘,低声道:“小兔崽子,你不要命啦,乱喊什么。”

    “我没乱喊,我老师肯定赢。”

    “别叫了,再叫就给老子从鞋店滚蛋。”

    胡老板暗暗叫苦,害怕被这小徒弟连累,这小子自从上次受了刘蒙的指点,打心底里崇拜起来,愣小子天不服地不服,心高气傲得很,不知怎么就死心塌地了,不得不拉着女儿跟杨斯距离远点。

    杨斯怒道:“走就走,爷早就不想干了。”

    胡老板气得要抽他。

    高台上,刘蒙依旧还在思索,万没想到刘翀父子竟出了一道无理数证明的算题,可是很阴狠地要求用空间几何的方法,无理数的证明用反证法最是容易,可用空间几何的方法怎么处理?

    ……

    慕雪把自己困在办公室,一直自怨自艾,觉得都是自己害了刘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翀更是绝望。

    终于,何超敲响了时间到的钟声。

    密封两人的答卷。

    刘翀和刘蒙都被请到了智慧宫三层,而诸位真学者则围坐在长桌前,慕雪脸色显得更加苍白。

    两人论战的结果就放在封信之中。

    刘翀来到之后,一直都不敢去看父亲的眼神,感到无比的羞愧。

    “当真是虎父无犬子,贤侄果然一表人才。”老夫子说。

    “不愧是我们北安城年轻一辈最杰出者啊。”

    刘扶摇捋胡须,道:“诸位老友,可切莫再夸,这小子都要骄傲了。”

    慕雪始终找不到机会单独跟刘蒙说几句话,心里恨极了刘扶摇,竟召集了这么多人,一朝想把刘蒙彻底打垮。

    “诸位叔叔伯伯好。”刘翀礼貌地微笑着打招呼。

    刘蒙则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刘蒙,说起来我们都与你父相识,年轻人起码要懂得一点礼貌。”

    这一说出来,多人附和,大有批斗的架势。

    刘蒙本就不喜这种场面话,这些人一见面就没命吹帮刘翀,他自然没什么好感,是以进来后就沉默不语。

    “父亲离开后,也从未见过诸位叔叔伯伯,唯恐高攀不起。”

    “年轻人怎么说话呢,知不知道尊师重道。”

    “算了,我等不屑与之计较。”

    多位老夫子跳出来批得更欢。

    “若我父亲今天在这儿,不知诸位又是怎么说话。”

    刘蒙说完便不愿意再理会众人。

    这一句说出来,众人不免面面相觑,是呀,若是刘仲在此,谁敢聒噪一句,顿时就安静不少,刘扶摇心里被叮咬一样,刘仲,你都死了,还能跟我作对,影响力依旧存在。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