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与李彪的论战,纯属是小打小闹,而这一次与刘翀的交锋才真是硬仗,尤其北安城所有的真学者见证,那一番精彩的讲解给一帮老夫子留下深刻的印象,犹如刘仲大人当年一般的风采。

    尽管畏惧刘扶摇兄弟多年来的威势。

    可刘仲大人的名头也不是盖的。

    智慧宫主管慕雪也全力支持。

    可以说,仅此一战,刘蒙就不再是那个任人揉捏的吴下阿蒙,一跃成为能够与刘扶摇兄弟分庭抗礼之人,尤其刘蒙还年轻,智慧宫一级会员,潜力巨大,丝毫不亚于一名真学者的身份。

    提前示好总没错。

    这一晚,北安城的权贵们大多家族悄悄地开了个会。

    刘家大宅中,气氛非常凝重,刘翀跪在顶针板上,双膝扎得生疼,额头冒着冷汗,却是一声不吭。

    刘扶摇脸色铁青地坐在前面,悠悠地喝着茶,看不出喜怒。

    “甘心吗?”

    刘翀喊道:“不甘心。”

    “为父当年败于刘仲,你又败于刘蒙,这是我们父子的宿命。”

    这话深深地刺痛刘翀,从小父亲就那此时激励,而刘蒙多年来始终是一滩烂泥,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败,还败得如此彻底,当着北安城学术界所有真学者的面,每一秒都觉得如坐针毡、如鲠在喉,他甚至想到死,不敢去面对别人的目光,甚至是下人奴仆,他都觉得全都在嘲弄他。

    嘿,你不是北安城第一天才吗?竟然败给一个废材,真丢人哦。

    “多年来,你一直很争气,比为父当年要强。”

    刘翀头更低,父亲一直期望甚高,他也渴望能成为学者、学士。

    “学术之路异常艰辛,多些磨难不是坏事。”刘扶摇的语气温和了些,随即道:“刘仲当年再本事也不得善终,刘蒙一直是废材还好,哼,他越出众,死得越快。”

    急转的语气异常冰冷。

    “记住,不要被任何困难打倒,每当你面对一个敌人,就要生出一股更大的勇气,打倒你的敌人,让他痛苦的死去。”

    刘翀怔怔地看着父亲,一张俊脸变得通红,激动道:“孩儿不会被打倒,我一定会战胜刘蒙。”

    “哼,自然有老天会收了他,你需要做的唯一事,就是提高计算力等级。”刘扶摇的目光阴沉得可怕,“为父明天去一趟安县,这段时间,你就别去智慧宫了,在家里研习学术吧。”

    刘翀心中又是一阵痛苦,他才是智慧宫二层的王,却再没脸去,正要告退,叔叔刘芙蕖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一帮趋炎附势的小人,那废物不过是赢了小翀,就急着上赶子送礼攀亲戚,全然不把我们刘家放在眼里。”

    刘扶摇嗤之以鼻道:“当年刘仲的声势不是更大,现在呢?”

    ……

    李家。

    李大福的表情很凝重。

    李彪在一旁跟个倒霉孩子一样,低着头,嘟囔着道:“爸,真没其他办法了吗?我不想去跪。”

    李大福也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老子怎么教导你的,要跟比你层次高的人好好相处,做到骂不还口,打不出手,要欺负就欺负那些不如咱家的平民,你怎么打怎么骂,就是搞死也没多大关系。”

    “爹,我一直都是按照你说的做呀。”

    李彪快哭了。

    啪,一巴掌就抽了过去,李大福还不解恨,又一脚踹了过去,李彪滚了一圈才稳住。

    “你个蠢货,没事你去惹刘蒙干什么,那学者后裔是叫着玩的!”

    李彪这个胸闷呀,当初周钧可是一层最有前途的人,他倒是想巴结二层的准学者们,可人家也不带他玩儿,刘蒙是出了名的废材,他接触过一段,脑袋瓜子也确实不灵光,谁曾想怎么就一下子这么厉害了呢。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爹,我不能跪啊,以后我还怎么见人。”

    李大福到底心疼儿子,语重心长道:“今日刘蒙与刘翀高台论战,你也看到了吧?”

    “孩儿去看了,竟然是平局,这刘蒙还真是好狗运。”

    啪,又是一巴掌,这一下更狠,甚至嘴角都打出了血。

    李彪心说,我又说错什么了。

    “老子怎么生你这么个傻蛋,那刘扶摇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最后不了了之,这说明什么?”

    “什么?”李彪真想不懂。

    李大福那个气啊,平日见这儿子也很是机灵,怎么今日就这么蠢,“刘扶摇都奈何不得刘蒙,而且为父跟黄学者相熟,我打听到,其实刘翀输了,那智慧宫的主管慕雪坚定站在刘蒙一边支持,刘扶摇也不得不低声下气恳求和局,又出了血,才对外宣称和局。”

    李彪完全懵逼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彪子,我们家有点钱不假,可说到底还是平民家庭,人家要想搞我们,绝对没个好,眼看这北安城要变天,千万不能淌进去,你明儿一大早趁着人少的时候就去跪吧,早点了结。”

    父亲的话,李彪不敢不听。

    ……

    韩府。

    韩生平和韩嘉面对面坐着,韩生平足足半个小时都没说话,满是折子的老脸纠成一朵菊花,额头上的眉头沟壑很深,爷爷不说,韩嘉也不敢开口。

    没人能理解韩生平此时的痛苦。

    韩家一直是刘芙蕖的坚定支持者,也因此获得了大利益,可标签也太深,摘不掉,他怎么也没想到刘翀会输掉论战,而且一败涂地,本来悄无声息论战也就算了,可刘扶摇非请来所有真学者,结果当着面输了,给刘蒙带来极大声势。

    而且韩嘉一直都坚定打击刘蒙,矛盾也不可调和。

    良久,韩生平叹了口气,只希望是巧合而已,不会真得变天,刘氏家族内,刘三笠等人蠢蠢欲动,他也看得出来,只要刘扶摇稳住族长的位置,权势不受影响,即便慕雪大力支持,刘蒙毕竟只是一个准学者,一级会员不过在智慧宫内部享有特权,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这段时间,你就别去智慧宫了,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眼下只有淡化处理。

    “爷爷,为什么?在家可没智慧宫的效果……”

    “闭嘴,按我说的去做。”韩生平呵斥,吓得韩嘉缩了缩脑袋,不敢再言语。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